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八章 下雪了
    而再看看其他的参赛者,在吃下了那颗丹药之后,脸色都是一阵很是难看的煞白,就好像在这一瞬间失去了什么很是重要的东西一般,以至于我能感觉到这些人在之前表现在我面前的那些一往无前的气势在这个时候都被压制了下来,那些所谓的王天师事务所的人,纵然在之前被传得有多么的强大,在这一刻,自然也不例外,眼神里面都有一些很是明显的怯意,这和道的联系,估计对道士有些重要吧……

    不过这样对比起来,我就真觉得我有一些羞耻感在不断的蔓延开来,因为和这些人比起来我,我真真正正的像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感觉和他们都不是一个频道的人,要不是我这次的闭关修炼,的的确确的增长了部分的实力,让我有了一些自信心,我都怀疑我不是来参赛,而是来逗逼的了。

    总是发生了这样的异变,但是车上的人慌张一会儿,大多都恢复了正常的表现,毕竟慌张解决不了问题,就算你再慌,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难不成你还要在这个时候退缩?

    就算你是真心要退缩,参赛者是肯定不会拦着你的,但是这个决定权并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站在车门旁的一个提着狼牙棒的工作人员身上,虽说他在这个最后的关头一个劲儿的再三确认有没有人想要退出,但是他脸上的那个生人勿近的表情,还有手中狼牙棒上的突刺,很是明显的告诉着在场的所有人,你丫的说句退出试试?

    在没有人说要退出后,这个人这才笑了一笑,说了一句保重,挥舞着那根狼牙棒,转身就没有影子了。

    后来车上上来了一个司机,通知我们将安全带系好之后,这就缓缓地将车发动了,透过玻璃往外看去,前方似乎是有着很多条路,每一辆大巴车都是朝着不同的路线新进着,按照之前所说每个大巴都是单独进行的考核以及也野狼平原辽阔的环境和奇特的地形,估计没有办法和他们碰上了,也不知道燕大燕若飞张九辛他们会怎么样,还是有些担忧,不过转念一想,以他们的本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倒是我这个越是在道士这条路上走下去,越是感觉到脑子有点迷糊的人,才应该被担心。

    这大巴刚一启动,便听到车上的广播传了出来。

    “参赛的精英们你们好,当这个大巴车开出的时候,你们已经开始了第一阶段的考核,被隔离了和道之间的联系以及剥夺了一切和道士有关的物品的你们,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你们将以普通人的身份来面对这次考核,所以那些和鬼魂之间打交道的忌讳,可要记好了……

    我们安排了十几个受我们控制,且以为你们是他们的不肖子孙的大怨鬼在暗中窥视着你们,只要你们一违反那些忌讳,他们就绝对会对你们下死手,这点毋庸置疑,但考虑到你们失去了和道的联系,所以他们无法对你们使用鬼迷心窍。

    需要警告你们的是,第一阶段的考核,禁止内斗,只要一旦有内斗的情况发生,将会直接剥离参赛的身份。

    最后……祝你们好运,希望你们都能活着走出来!”

    这广播完毕之后,整个车厢里面都是死一样的寂静,这广播告知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过于庞大和令人恐惧,虽然我并不知道失去了和道之间的联系,和能不能和鬼交战,以及从一个道士变成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但是从那些人比死都还要难看的脸上,还是能感觉到这件事情对于他们似乎还真的挺严重的。

    不过,我也没有再去询问任何人了,因为我感觉如果我把我此刻的想法说出去的话,估计会引起一些轩然大波,再说了,再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和我一样的前提下,还是能藏拙就藏拙,枪打出头鸟,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就在我沉思了半天的之际,我的衬衣口袋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很是炙热的灼烧感,烧的我手忙脚乱,废了好半天的功夫,这才从衬衣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已经被烧的零零碎碎的纸条,皱眉一看,才发现上面模模糊糊的写了几个字,阴穴的控制者的另一位参赛者,就和你在同一个大巴车上。

    我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倒不是猛然得知另一个阴穴的选拔者出现在和我同一个大巴上。

    震惊我的是,阴室是怎么在瞒过我,甚至瞒过了这次考试的工作人员,直接将这消息传递给我的,这阴室的手段究竟是有多么强?

    “斌哥……斌哥,你没有事情吧?”

    在我震惊的时候,一双小手拉了拉我,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才看向这双小手的主人,是坐在我身边的张雨琴。

    我摇了摇头,也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急忙凑到张雨琴的耳边询问道:“你刚才注意到我,还有和我一样反应的人了吗?”

    可能是因为我凑得比较近的原因吧,张雨琴有些脸红,急忙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指了指,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女人,告诉我,这个女人当时的反应也比较奇怪,但并没有那么的夸张,只是她的感觉比较敏锐注意到了罢了。

    我点了点头,找来一张纸和一只笔,写下“公平竞争,各凭本事”的话后,就递给了那个女人。

    过了一会儿,那张字条又回到了我的手中,我打开看了看。

    “一二阶段,我们还可以合作,但是第三阶段,我就不保证,毕竟玩的是命,这样可以吗?”

    我回头看了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冲我点了点头,我冲她笑了笑,便不再想这回事了,虽说这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暗箭伤人的可能性,倒也算是赚到了。

    大巴继续往前开着,一切很是平常,就这样过了不久,我突然觉得温度猛然发生了变化,一下子就像进入了一个冷库一样。

    我下意识朝车窗外看去,却发现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