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七章 隔绝道的联系
    这个老王道士事务所虽说他们挂了科的人是最多的,但这却不是说他们的实力是最多的,相反他们的实力是这四个道士事务所里面最强大的。

    而那些挂了科的人,之所以会挂科,倒并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弱,而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但是由于规则限制每次精英道兵考核只选前十五名,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而再看看其他的三个道士事务所,尤其是我所在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选上前十五的倒没得说的,剩下的人都是一些随波逐流的人,早就决定在张天师道士事务所里面当一个类似于公务员的闲职混吃等死了,以至于我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此次参赛的人,就只有我们势单力薄的十五人,和其他道士事务所动辄上百的声势相比,简直让我有了狂哔哮天犬的冲动。

    这样看来,我们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这个时候,十几个工作人员拿着扩音喇叭,让我们按各自的道士事务所站好了之后,便带着我们往野狼平原的最深处走去,走了约莫有十多分钟后,在几辆大巴车面前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那些工作人员就拿着一张很长的名单,开始一个一个念了起来。

    “燕大!”

    第一个被叫到名字的是燕大,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疑惑的表情,快步走了出去,站在那个念到他名字的人的面前,一脸的不卑不亢。

    那人大量了一下燕大,似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拿出一个令牌交给他。

    “甲组!”

    燕大接过令牌站回了队列中,由于隔得距离比较远的原因,只能看到一个大概,那似乎是一个木牌,上面写了一个甲字,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不同,应该就是象征一个等级或者身份吧。

    接下来的过程就有些索然无味了,由于人实在是太多了的原因,所以那个人就拿着喇叭硬生生的喊了一个多小时,才基本上把那些木牌发完。

    燕大本分到甲组我就认了,但燕若飞也被分到了甲组,我就有些弄不明白了这些人的分组标准,完全就是瞎啊。

    总得来说,我们这些经过了精英考核的人员大部分都是甲组的成员,不过我所在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就有些尴尬了,除了少数的几个比较争气是个乙组之外,其余的都是丙组,能在这个时候保持住微笑,都出乎我意料了,因为我看见那些补考的人看向我们的目光那个不可思议,就差没有把你们怎么都能通过考核写在脸上了。

    而这三个等级的木牌发完之后,还剩下大约一两百多号的人,就站在一旁傻傻看着那些拿着木牌不断地查探的那些人,一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模样,完全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发到木牌,那副委屈的模样就像一个个没有拿到糖果的小孩子一般,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工作人员的大喇叭也对准了我们:“请没有拿到木牌的人,赶紧排队来领取自己的木牌,一个一个的来,千万不要拥挤啊!”

    这话说的,活脱脱的像那些救济场所分发物资的样子,看的我们这些有点像被世界遗弃的孩子一阵头皮发麻,不过还是乖乖的按着这人的话,排好队,将那个木牌拿到了手中,毕竟道士考核是不可能做一些无的放矢的事情的,这木牌估计在这之后会有很大的作用。

    我看了看静静的躺在我的手心里面的那块木牌,上面刻了一个死字,轻轻摩挲之间甚至能够感觉到其间散发出来的血腥肃杀气息,弄得我有些动容,毕竟这样看上去,还是我们这些拿着死字令牌的人最强啊。

    “考官,这个令牌有什么用啊?”

    一个和我一样是生死组的人,冲那个给我们发令牌的人询问道。

    “令牌么……”这个工作人员笑了笑,这才继续说道,“自然是和你们之后的考核有关,不过想要知道他们的用处,你就得保证你能从第一阶段的考核中活下来,废话不多说,现在所有人自行选择一辆大巴,考核即将开始,不过在上车前我们将隔绝你们和道的联系,并且收走你们所有的道器符箓鬼仆,让你们以普通人的方式去参加第一阶段的考核。”

    以普通人的方式?

    我还在慢慢的斟酌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周围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有没有搞错,隔绝和道的联系,疯了吧。”

    “道器符箓鬼仆都可以收,隔绝和道的联系,如果遇到鬼魂袭击,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对啊……为什么啊。”

    周围的所有人七嘴八舌都说个不停,就像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我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和道之间的联系究竟是什么?

    我随手拉过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就询问了起来,恰好这个人还和我比较熟悉,就是那个开心消消乐的高手张雨琴。

    张雨琴告诉我,道士在使用道术的时候,都要向道借力,才能发出道术的威力,不然使出来的道术就和普通的武术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这一说,倒把我给弄懵了,我对付鬼,从来就没有和什么道联系过啊。

    不过我还是没有将这件事摆出来说,毕竟这件事怎么想怎么奇怪,等尽快把什么事道弄清楚再说。

    在进行这些操作之前,我也得知第一阶段,每一辆大巴车都是单独进行考核,考虑到可能会涉及到淘汰,为了避免内斗,就和燕大还有燕若飞,以及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员商议尽量都分散到不同的大巴。

    由于张雨琴是第一次考核的最后一名,考虑到她的实力,以及这次考核的特殊性,想了想还是让她和我一起开始考核。

    在上车的地方,进行了类似于安检的流程后,所有和道士有关的东西,都被检查了出来,包括夹在屁股里的那张保命符箓。

    将这些东西交给王笛后,便被勒令服用了一颗丹药,服下后有一种一道屏障隔绝在天地和我之间的感觉,不过总觉得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道……

    究竟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