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五章 参加考核
    就仅仅感觉到只过去了几个呼吸间就睁开了眼睛,结果现在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已经过去了十五天……

    十五天,要是换在平常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偏偏卡在这个关头,就有些尴尬了,毕竟今天可是三年一度的精英小道士考核的大日子,而这次考核对我而言,并不仅仅是只关系到一个所谓的称号等级而已,因为我身上还有阴室的选拔存在,若是因为我迟到了,错过了这次考核,就不仅仅是哔不哔哮天犬的问题,而就有些富有悲剧色彩了,本以为之前的那些死去活来的经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现在看来居然是柳暗花明又一坑。

    一想到这样的情况,我就算再想吃,也没有了吃的心情了,赶紧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一边,然后收拾好东西就想要离开这里,而这个时候一旁的鬼魂却眼巴巴的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愣了愣,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看着他们冷哼了一声:“那个鬼婴已经相当于魂飞魄散,你们和他产生的因果已经算是彻底被斩断了,而这个阴穴现在已经被我给接手了,这里来去自由,如果在离开前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留下足够的鬼面皮就行了,但不要提太过分的遗愿。”

    说完这些话后,我也没有再和这些鬼魂有任何的纠葛,拉着王笛就往外跑去,我这样做也是有我的考虑的,铁牛公寓这个阴穴和波浪酒店以及学校有很大的不同,阴气的来源似乎是这个公寓,而并非阴穴里面的鬼魂,而这些鬼魂实力普遍不算高,留着也没有什么作用,要走就让他们走得了,眼不见为净。

    一出铁牛公寓,才发现手机开始不停地振动起来,信息来电显示蹭蹭蹭的在手机屏幕上不断地冒了出来,看看时间,都是今天一大早就发出来了的消息,而现在已经快到正午了,这延迟,估计就是在铁牛公寓里面鬼魂比较多,引起的磁场混乱的原因吧。

    我也没有想那么多,点开短信查探了起来,发现都是些燕长弓,燕大,燕若飞他们的催促短信,因为参赛的固定里面记载了,是今天十点在自己的事务所里面集合,清点人数后,前往精英小道士考核的地点,野狼平原进行考核。

    而现在都快迟到了一个小时了,给张亮打了一个电话,了解到他们在等了我半个小时之后,就不得不离开了,不过在燕长弓方面的施压,以及我子道兵的名头,他还是将名额给我保留了下来,至于能不能参赛还要看上级的安排,从他的话来看,似乎这件事并不那么的好办,毕竟不遵守规则在一切考核中都是大忌。

    不过这种破坏规则的事情,自然要交给最喜欢破坏规则的人来完成,想到这里我急急忙忙给燕青拨打了电话。

    “叔……那些龟儿子们,说我长得太帅,迟到了就不要我参加考核了。”

    “我艹,这么假的话,你都说的出口,快快快,把地址交给我,我来接你,这比大生意必须得做啊。”

    “什么大生意?”

    “这些人不但眼睛瞎,而且脑子还有问题啊……只要服用燕式驱邪散,一个疗程就见效。”

    “噗嗤……”

    说实在的,还是燕青对我的胃口,将地址给他说了之后,很块他就开着车子来了,不过这车子,还是那辆上面印有欢迎阿斌回家的那辆运尸车,光是停在我的面前这一小会儿都能感受到来自全世界的注视。

    只不过这殊荣我可不敢心安理得的接受,打开车门拽着王笛,简直无地自容的钻了进去,一个劲儿的催促燕青赶快开车。

    在这一路上,我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这几天的事情都告诉了燕青,燕青很是专注的听着我的话,时不时的还询问一些细节,其余的倒没有说些什么,就只是在我说到最后的时候,来上了一句类似于画龙点睛的话语:“还是算走上了正常的轨迹,以你的智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把你前世的祖德都耗尽了,小子,不赖啊。”

    我脸皮子顿时抽搐了起来,这是闹哪样啊,我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这样被你们给坑了不说,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还好****运爆棚,勉强死里逃生,你还这样说,我真的有这么的不堪,我艹,弄得我都有些开始怀疑现实究竟是有多么的残酷了。

    不过燕青也算是知书达理,又洗涮了我好半天之后,这才收住了要将我弄得吐血的势头,给我讲解起了这野狼平原来。

    野狼平原是一块地势比较复杂多变的地方,有湖泊,森林,沼泽,山丘,沙漠……说明白一点,就和一个小型的世界地理环境的聚集处,由于从飞机上俯瞰起来,大部分都是平的,取名的人,就随意的称其为平原。

    至于为什么叫野狼,因为这里曾经一度被一个叫做野狼的雇佣兵团占做根据地,由于地势复杂,就被用于训练和实战演练,后来似乎是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最后这个野狼雇佣兵团被清除了,后来久而久之,这所谓的野狼平原就被道士协会所掌握了,然后被弄上鬼迷心窍,就用来进行道士的考核。

    至于每次的考核内容,都是由此次的考核官来决定,基本断绝有任何徇私舞弊的行为。

    而这个时候,燕青驾驶下的运尸车已经颤颤巍巍的开到了野狼平原外的一个人群的聚集地,应该就是那些参赛者集合的地方了,而几个道士模样的人,正在那里检查着那些参赛者的掌心上的纹身。

    燕大本来还打算再送我一程,不过看到了端正在一旁的一个老头之后,脸色就是一变,也不管之前说过要给他们看病的那些胡话了,将我一脚踹下去就离开了,那飞也似的逃跑,看得我那个目瞪口呆,是看见鬼了吗?

    当我迎着党的春风,气喘吁吁的走到排队检查的人群中的之后,整列队伍,加上我就只剩两个了,我拍着胸口庆幸道,还好来的及时。

    那些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我前面那人的手,对着名单看了一眼后,念叨了一句乙组,就放他进去了。

    到我的时候,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注视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

    “最后一个……生死组的成员终于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