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四章 变化
    昏迷中,我还是有一丝丝意识的,感觉我体内浩浩荡荡的阴气和此刻生成如同野火燎原一般的阳气,从一开始的互相抵触,水火不容的地步到最后不断冲击交融,到最后相互适应融合成一个类似于一个太极模样的东西。

    这东西散发着一丝丝不明所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片混沌的气体,将我的执念,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如同沉睡于一个异样的鸡蛋中一般,身体不断产生的阳气,开始不断的产生着它应有的作用,一阵酥酥麻麻,却又温暖异常的柑橘,顷刻间浮上了我的执念,一阵倦意顿时浮上心头,执念之体也抵挡不住这份疲惫,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总算是陷入了沉睡。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依旧躺在昏迷前的浴缸中,只不过这里似乎有过一次较为彻底的清理,至少一眼望去,并没有看见那些之前修炼时候,残留下来的尸水和腐肉,也没有闻到什么难闻的气息。

    而原本密密麻麻的躺满了在修炼途中,几乎被我吸成鬼干的鬼魂们,也不见了踪影,只是能通过血玉之间的联系感觉得到他们还在这个阴穴里面活动,一个都没有少。

    难不成,我已经昏迷了很久了?

    我从一盘的衣架上拿过了之前修炼控阴术的时候,褪下的衣服裤子,正想要穿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奇怪,虽说看上去很正常的躯体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从光泽上看觉得很是虚晃,一点也不像血肉铸就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在我在浴缸里面反反复复的打量着自己才从人干恢复人样的躯体的时候,一道身影蹦蹦跳跳的走进了浴室,看见了站在浴缸像一个好奇宝宝一般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自己身躯的我,一道欣喜若狂的声音,顷刻间蔓延开来……

    “臭阿斌……你终于醒了,让我好等啊!”

    我循声望去,才发现王笛手中端着不知道是从哪里压榨而来的鬼精华,欣喜若狂的站在我的面前。

    见到王笛这副就快要喜极而泣的模样,我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也没有想那么多,就直接给了王笛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这个突兀的拥抱下,王笛身体一僵,就软倒在了我的怀中,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心里那个柔软,一时间,倒也说不出什么话,就这样静静的抱着王笛,把我所有想说的话都融入这个大大的拥抱中,一切的情感,只有在经历过类似于生离死别的场景,才会知道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和值得留念。

    拥抱着,拥抱着我才觉得似乎有点奇怪起来,总觉得我身体有个东西在不由自主的摆动起来,从这个怀抱中分出神来,这才想起我还没有将衣服穿好,再加上王笛身材和长相都不差,一时间美人在怀,那个东西自然不太老实。

    王笛自然也感受到了那东西的磨蹭,脸羞的通红,瞬间我们两人挣脱开来,趁着这个间隙,我赶紧将衣服裤子都穿上,这才感觉好了不少。

    而王笛自然还是一脸红晕未消,一个劲儿摸着自己的眼睛,嘟囔着会不会长针眼。

    而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去搭理她,自然这其间也有我之前近乎于耍流氓的原因,让我心里也有些害羞,急忙用血玉将那些阴穴里面的鬼魂统统召集了过来,在掩饰尴尬的同时,顺便也想验证下修炼了控阴术和控阳术后,实力的增进情况。

    等那些鬼魂成群结队的赶到的时候,我仔仔细细的斟酌了一下,还是挑选的那个领头鬼,毕竟万一我实力暴增的连我妈都不认识,把弱的鬼魂给弄死了,那就不好办了,还是选一个强一点的为好。

    我抽出斩鬼剑,试探性的在那个临头鬼的身上戳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深入交流一下,就听见这个女鬼,爆发出了一阵极其凄惨堪比死了妈一般的惨叫,身体一下子就蹦碎了一半,在我惊骇欲绝的目瞪口呆中,带着那半边躯体,连滚带爬的回到了那些鬼魂的后方,像一个鸵鸟一样,再也不敢出头了。

    我有些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的模样,拿着这把成本价只有几十百把块的斩鬼剑,掂量了半天,觉得这把平日里就只能斩杀怨鬼的剑,再怎么也不可能这么轻轻一碰就差点让那怨鬼支离破碎,唯一能够合理解释的可能,就只是这次换血和修炼控阴术控阳术对实力的增进了。

    “这威力……”

    我还在暗暗的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尤其的惊诧的时候,王笛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臭阿斌,这倒不是你的实力精进了有多么的恐怖,而是因为你的身躯在你之前修炼控阳术和控阴术的时候,绝大部分的血肉已经消失了,现在你的身体完全是由阳气和阴气组成的,相当于此刻的你在无时无刻的运行着控阳术和控阴术,对鬼怪的伤害自然很大咯。”

    “我的血肉……已经消失了?”我有些惊讶,倒也没有太过于失态,毕竟这么透明的躯体,不用脑子都知道肯定有些问题,“那我这身体还能恢复原本的模样吗?”

    王笛笑了笑,倒也没有吊我的胃口,从嘴里吐出大量包装好的菜肴,递到了我的手上:“你就是所有的能量都耗尽了而已,迫使你只能压榨血肉,来弥补修炼所用的能量,多吃点东西就好了,不过这次控阳术修炼的成功,倒是让你以后得修理要容易的多了。”

    摸了摸这些菜肴,发现还是温热的,应该是王笛才去买来的吧,宠溺的摸了摸王笛的脑袋,这才食指大动,狼吞虎咽了起来。

    吃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有觉得饿,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将眼前的食物一扫而空,这才觉得恢复了不少,酒足饭饱,这才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王笛……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加上今天擦不多有十四天了吧。”

    “十四天?”

    坏了坏了,一修炼就忘了时间,今天可是精英小道士考核的日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