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三章 成功
    尸水?

    我的身上居然流出尸水这个人死后要一两天才能流出来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当我还在对王笛的话有所怀疑的时候,我的胸口猛然发出一阵咔擦的脆响,低头看去才发现我的胸口上原本存在的那个可以说微不足道的小洞,已经迅速的演变为了一个大洞,咕噜咕噜的发出着声响,像一个不断冒着泡的喷泉一样,大股大股的涌出散发着无尽恶臭的液体,和那个大洞处缓缓渗透出来的干涸血液交织在一起,红的白的,就如同一碗碗撒在地上的山楂糕。

    排除我和王笛惊骇欲绝的表情之外,唯一的好处就是那种成千上万根锥子在我的皮肤上戳来戳去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因为这些疼痛完全就收缩进了我的体内。

    接踵而至的疼痛,就像一块块锋利的刀片在我的体内疯狂的搅来搅去,蓬勃而出的阴气再次呼啸着在我的身体里面不住的散发开来,而这些汹涌澎湃的阴气,由于并不是我体内自发产生,而是蕴含在极具腐蚀性鬼血中,根本就不和人类产生的阴气相互匹配,剧烈的排异反应,直接冲刷这我皮肤下的所有脏器。

    就像我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根纠缠不清的乱麻,而这些从慢慢的吞噬同化我周身血液的鬼血里面的阴气就像无数把细小的剪刀在同一时刻疯狂的对这根乱麻展开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攻势,直接把我痛的想要咬舌自尽。

    可真当我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舌头在这个时间段里面,早就枯萎的就像一根干瘪的萝卜干,试着想要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的时候,却只能咿呀咿呀说出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语。

    “臭阿斌……你没有事情吧?”

    王笛很是担忧的看着现在的我,咋咋呼呼了好半天,这才发现我的舌头已经干的发不出声音了。

    我这个时候,都快要陷入晕厥状态了,但是这无比痛苦的感觉,却让我整个人异常的清醒,清醒的令人发指,连选择暂时逃避的权利都被硬生生的剥夺了,因为……

    控阳术和控阴术的法门还在不由自主的运转着,丝毫不受我的控制,也就证明修炼还并没有结束,苦痛自然还得继续的坚持下去。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随着那些阴气的不断的同化改变,我的身体也开始不断地塌陷,一个又一个的破洞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的在我的体表上冒出来,死了命的流出那些散发着难闻气息的尸水。

    尸水的大量涌出更是加快了我身体的腐烂程度,这无疑是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给我雪上加霜。

    不过庆幸的是,即便是我的身体所有部分都开始腐败了,但是看上去我的大脑并没有任何腐败的迹象,毕竟我还可以保持较为清晰的思路也算是谢天谢地了。

    王笛依旧在那里担忧的问东问西,再不复之前那般无时无刻都是嘴炮全开的段子手模式,看的我心里很是暖暖的,勉强有了一些力气,牵扯了一下面皮,做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一万倍的恐怖笑容,由于说不出话的原因,就用那腐蚀的只有一层覆盖着的手,沾着地上流淌着的尸水,在地上有些潦草的写道。

    “别傻站着啊,把这些尸水,鬼金收集起来啊,可值钱了!”

    王笛看着这些潦草的字迹,想要做出一个被逗笑一般的微笑,结果原地做了好半天,却依旧只能让那些泪珠不受控制的倾泻而下。

    之后的腐烂程度越发的严重,以至于原本我看上去较普通人很是强健的身躯,已经干瘪的只剩下一个大脑袋,还有两颗大的不像话,随时都有可能从深陷的眼窝里面掉落出来的眼珠子。

    这鬼血……

    真的太霸道了的,根本就不是人的体质能够轻易地接触的,毕竟在才进入道士界的时候,我就听的那些道士用硫酸来形容,我还不以为然,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这硫酸的效果,简直是杠杠的啊!

    而造成我身体如此地步的原因,是因为鬼血里面蕴含着的死气,直接就吞噬了我体内为数不多的阳气,在加上纯阴之体本身的阴寒,直接达到了物极必反的程度罢了。

    不过我能保住这一条命,保住这一口气,也有着纯阴之体的原因,毕竟纯阴之体如果不是受到致命的重创,只要有源源不断的阴气供应,就能够保留下一丝生机。

    而这个时候,只要能够将控阳术修炼出来,即便是只修炼出一层,也能够恢复身体的所有伤势,从我现在的境地来看,这才是真正的不破不立。

    估计这就是燕长弓让我样子修炼的主要目的,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重破纯阴之体的束缚,可谓是用心良苦啊,只是你丫的现在再这样做之前,能否提前通知我一声,哪怕含沙射影一下也好啊,你这样冷不丁的来一手,我真的担心我的命没有硬到他期待的那个程度,一下子嗝屁了我真的连哭都来不及了。

    鬼血中的阴气慢慢的开始和体内产生的阴气产生了契合,不过契合的代价就是我此刻这副看上去就有些触目惊心的人干模样。

    又这样不生不死的熬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死气的冲刷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了,显得很是稀疏平常。

    这……

    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所谓的换鬼血,已经算是彻底完成了,是成功了吗?

    就在我刚刚升起了这种念头的时候,我本来冰冷的如同一具死尸的身体一下子变得灼热了起来,剧烈的温度,灼烧的让我有一种残存的骨头,都快要被焚烧殆尽的真实感觉。

    这些东西……

    似乎是阳气吧!

    但下一刻无穷无尽的阴气就呼啸着而来,试图要将这些突然产生的异类给尽数的抹去,可这些散发着炽热温度的金黄色气体,如同烧不尽的野火一般,越是镇压越是也是显得旺盛。

    看来是成功了啊!

    这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猛然移动至我的心脏,狠狠地冲撞在一起,我只记得剧烈震荡从我的体内传开,然后两眼一黑,终于晕死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