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二章 换血
    “啊——”

    我痛苦的叫出了声,只感觉到断裂开来的地方,就如同被浓硫酸烧过了一般,不断的冒出一股子灼热到了极致的热度,可就在下一刻,这些如火山喷发一般的炽热,就被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的冰寒飞一般的蔓延了开来。

    冰冷,刺痛,死一般的极寒,在我此刻的残肢上跳动着,无比的严寒,非但没有麻痹住我的神经反而让我越发的清醒,不得不尽数的将这些疼痛,尽数的接手。

    一阵阵的疼痛,一波更比一波强劲,一次又一次刷新上限的疼痛峰值,更是让我有一种灵魂都被撕裂的感受。

    “啊——”

    即便是咬着牙关想要硬生生的抗住这份痛楚,但身体的本能还是促使我用尖叫的方式来降低我的痛苦。

    “臭阿斌……你能坚持住吧,不行的话,你可以你可以试着咬我的手臂,这样你的注意力就会发散一点。”

    王笛很是担忧的看着我,小脸上的痛苦,比起我来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庞,似乎是想要替我分担一些苦痛。

    本来她都这样的说了,我也打算真的用咬她手的方式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不过看到她脸上写满的担忧,我突然又下不了口了,很是疲惫的利用起没有什么力道的身躯,尽力伸出手,推开了王笛的手。

    眼皮不知为何越发的沉重了起来,感受着浑身上下蓬勃升起的痛楚,死死的咬紧了嘴唇,直到流出来的血液不再是以往的鲜红,而是干涸的令人触目心惊的鬼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王笛往我的静脉里面输送的鬼血,沿着我的静脉循环了多少圈,以至于我的身体都开始慢慢的适应起了这份难以忍受的痛苦。

    虽然说,我还是能够感受到那如同凌迟一般的痛苦,但是鬼血慢慢吞噬和替代我全身上下的血液的那份冰冷和麻木,将我整个注意力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变化了,所谓的感官似乎早就离我而去了,留给我的似乎就只有那份不层衰减的观察能力,能够让我清晰的看到此刻的我究竟是有多么的凄惨。

    从最初仅仅是手臂的腐烂开始,凡是被鬼血流经过得地方,都开始腐烂了起来,化为了一块一块,类似于烂肉一样的东西,不断的发出咔咔咔的脆裂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东西慢慢的变得越发的干枯起来,就像一块一块很久都没有过雨水的滋润的龟裂土地,像是一片片随手就能碾成粉末的树皮。

    而这些干枯到几近破灭的皮肤下,原本还有这大致的形状的血肉,在王笛血液的持续灌注下,开始慢慢的有了一种要冲出束缚的趋势。

    这鬼血实在是有一点邪门……

    诡异的让我有些心惊,凡是鬼血流经过得地方,无一例外都被腐蚀,成为了一副干枯破败的模样,不过鬼血里面源源不断地涌动着的阴气,还是给了我一种很是踏实的感觉。

    因为这里面磅礴的阴气比之前所有的鬼魂加起来所能提供的阴气都还要多的多,虽说这过程很是痛苦,让我痛不如生,但是却还是明确的告诉了我一个道理,王笛说的没有错,我真的安全了。

    不过……

    当我试着移动一下我的身躯的时候,却发现我的身体咕噜咕噜的发着一声声很是不舒服的闷响,就好像有一滩滩脓水在我的体内不断的晃动,在身体的内部来回的撞击着,涌动着。

    浑身都很是不舒服,还有一种异常瘙痒的感觉,不断地在我的身体上蔓延开来,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其上扒拉着我的皮肤,让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在痉挛。

    尤其是我的脸,那瘙痒的感觉就像成千上万根细小的针在其上不断的来回的抽插,在我的脸上的穴位上不断的抽插捣腾,让牙齿咬的尤其的紧的我,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声野兽一般嘶嚎。

    也不知道鬼血在我的体内轮回了多少个循环,我的整个身体的呼吸频率都开始减慢到了极致,只有那股如针扎一般的瘙痒还在愈演愈烈。

    到最后,即便是王笛再三让我不要去抓自己的皮肤,我还是忍不住在我脸上轻轻的抓了一把,就听的一阵比比波波,刺啦刺啦的声响,就像从一棵腐朽的老树上,扯下来的树皮那般,显得很是沉重。

    被我抓挠的地方,显得很是麻木和粗糙,指尖指缝间还夹杂着一些奇特的物质,而这些东西不可能是树皮,而是散发着恶臭的碎肉,只不过干瘪的让我感到心惊和恐怖。

    “臭阿斌……就好了,就好了,不要再乱动了,坚持下来,坚持下来……”

    王笛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大滴大滴的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滑落。

    我心知我此刻的状态很是不好,但是我现在除了被动的接受这换血的过程之外,做不了任何的事情,咬咬牙,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自拍,查探起了自己此刻的情况。

    这一看,才知道这所谓的换鬼血的过程究竟是多么的恐怖……

    这张彻底腐烂到发黑发软,满是碎肉,黑的就像在下水道里面泡了好几天一般,除去我之前抓的那些地方有些缺口,有些稀稀拉拉但不是很明显的碎屑掉落出来之外,其余的地方还是算比较完好,全靠一张像腐朽的树皮一样的皮张罗着。

    用手机从上到下检查了一下,才发现我的全部躯体已经开始极端的缩小,无论是从手臂还是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开始干枯和腐烂,而皮肤之下,手机上并看不到,只有我知道是多么的难熬,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此刻的我就是一个矿泉水瓶,里面晃悠着不断流淌的液体。

    我尽管竭力的不去看我的眼睛,但那因为脸上的肉开始干枯,眼眶极端的深陷,显得尤其的突出,就像随时有可能掉出来一般。

    而这个时候,我的胸口突然一痛,一阵滴水的声音很是突兀的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

    我摸着那些有些发臭的液体,皱着眉。

    “是……尸水!”

    王笛的泪水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