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一章 另外的办法
    我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就陷入了一阵撕心裂肺到随时都有可能自己断绝自己的生命的无尽痛苦中,这一切的造成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自然就是我对自己的实力的过高估计和对这所谓控阴术也好,控阳术也罢的修炼程度的并没有采取应有的重视。

    而第二个原因,自然和燕长弓这个人脱离不了关系,毕竟让我在修炼控阴术的同时运转控阳术的法门的人就是他!

    虽说他的话,是直接让我造成眼前局面的重要原因,但以我对他这么几个月的了解来看,这老小子在明明知道我是纯阴之体的情况下,都还要让我以这种方式来修炼,很明显是有他的目的,虽然我觉得他故意整我的可能性要占绝大一部分。

    在这般无尽的痛苦中,虽然我对燕长弓的想法还是持有怀疑态度,但是我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修炼的方法的确是正确。

    因为阴阳虽然相克,但在一定的情况下是相生的,尤其是在修炼控阳术和控阴术的时候,展现的更为的明显,由于阴阳本生的属性相反,所以会相互排斥,所以控阳术和控阴术法门运行的经脉是相反而且不一样的,按照正常的修炼途径,同时修炼这两门功法,绝对会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是这个世界就是抽象和富有戏剧性的,我就是被排除在正常之外的特例,因为我是纯阴之体,体内的阴气阳气处于阴盛阳衰的情况,一旦在修炼控阴术的时候,同时修炼控阳术,就会有一种在烧滚了的油里面,倒了一盆水的严重后果发生,所以我的体内,就瞬间的bomshakalak了!

    由于只要是地球人和正常人都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纯阴之体是不能同时修炼控阳术和控阴术的,而作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已经兼任作死小天王的我,就这样在燕长弓的忽悠下,就这样得意洋洋的走上了这条富有悲剧色彩的不归之路。

    照理说,纯阴之体因为体质的特殊,其实是不可能产生阳气的,而我之所以还会有阳气生成仅仅是因为我是活人罢了,出于天地规则的限制不得不有一些来维持生命的基本活动而已。

    而现如今,在控阳术的作用下,我的体内产生了本不应该产生的大量阳气,直接打破了我体内的平衡,以至于身体产生了排异反应,从而让阴气和阳气对身体发动了进攻,近乎于一个又一个炸弹一般的攻势接连不断的在我的体内施展开来,那威力自然没的说。

    这自然就是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的最佳诠释。

    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轰击和对身体内部近乎于炮弹耕耘了一般的袭击之后,我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变化,那就是我身体上那一个个仿佛被一根又一根冰锥刺穿的地方,开始慢慢的生成了一些金黄色的光斑,也就是说我的身体能够产生阳气!

    换句话说,我的这次修炼总算是有了一些看得见的成果了!

    而且我能感受到,这些阳气在缓慢的恢复着我的伤势,也就是说,只要阴气不中断,我体内就会产生源源不断的阳气,能够修炼成控阳术不说,我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但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不断涌向我体内的阴气,突然开始衰竭了,本来都有些愈合的伤口,一下子停止了下来,更有要崩坏的趋势。

    我本来就一刻都没有放松的心弦,更是绷的死死的,连带着小心肝都在扑通扑通的跳。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冲那些鬼魂吼道:“你们是在干什么!”

    可我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定睛一看才发现我的周围,已经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样的鬼魂了,都是一副惨兮兮的干瘪模样,看来我之前吸收阴气的疯狂程度,已经让这些鬼魂吃不消了。

    心如死灰的扫视了一下周围,才发现我的周围只有王笛的还能勉强站立,为我输送阴气。

    “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了?”

    “两个小时了。”

    我心里一下子苦涩了起来,距离我说那所谓的不破不立,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可现如今除了得到了一身的残破之外,并没有得到什么应有的效果,这该如何是好啊!

    而此刻的王笛看上去也坚持不了多久,而她一旦坚持不住,我觉得会玩完儿,没有人能够冲破阴穴的防护来救我。

    有过了一下小会儿,王笛的脸色变得异常的苍白:“臭阿斌……我最多还能坚持我坚持五分钟,而这五分钟,对你此刻的状态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能采取最后,也是唯一的手段了。”

    “什么手段……”

    我有些艰难,都快要晕厥了。

    “换血……我的鬼血里面有源源不断地阴气,而且我的血液永远不会枯竭,自然能够解决掉你现在的问题,不过这换血的痛苦,比你现在的痛苦,还要痛苦一百倍,只是你能够坚持的下来吗?”

    我都痛的快要狗带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够解决现在的痛苦,无论什么苦我都愿意受,毕竟我可不认为,这个所谓的换血会有多么的痛苦。

    “不要磨叽了,快点动手啊!”

    王笛点了点头:“好!”

    然后就在没有中断阴气输入的情况下,捏住我的手臂,指甲一下子变得很长,一下子就插入了那条最为粗壮的静脉中,随后粘稠的血液就从指甲中缓缓的冒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流进了我的体内,开始沿着我的静脉朝着全身流去。

    而就在这些血液一进入到我的体内,我的血管一下子猛烈颤抖起来,快速的萎缩了,一阵冰冷的感觉顷刻间蔓延至了我的全身,而血液所到之处,一切都开始快速的枯萎了起来。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血液便席卷至了我的心脏,我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犹如被电击了一般,变得异常的麻木。

    而我半个身躯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碎裂了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