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三章 理由
    没有血缘关系?

    感情辛辛苦苦照顾了的好几个月的孩子,就这样便宜了隔壁老王,这样强行被戴绿帽估计只要是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吧。

    虽说燕小长这一脉,因为没有成为道士的天赋,在燕家没有任何的地位,只能被放逐出燕家,任其自身自灭,但是体内好歹流淌的是燕家的血脉,血脉里面流淌着的可是身为燕家人的尊严……

    这么看来,就算杀了这个女人也是应该的啊,毕竟燕小长长得也算人模人样,又有钱又有事业,能连生两胎来看,那方面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都还要去偷吃,这特么的简直天理不容啊!

    “不过……你这样做,我虽然觉得情有可原,但是这毕竟是一个法制的社会,一切都要走法律的途径,而你能贪那么多的黑钱,而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估计也是一个懂法的人,怎么就这么傻啊!”

    我虽然很同情他的遭遇,但是为了表明我是一个积极参与和谐社会的建设,而并非是一个反动分子,还是必须向他宣扬一下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和顺应社会潮流的处理方法,这么深明大义的理论直接让燕小长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只不过他的反应似乎有些延迟,只是撇了撇嘴角,然后表情动作又恢复了之前那令人有些心寒的狰狞表情。

    “这些道理我也懂,我原本的打算就是想走法律的途径,毕竟我也和她在一起接近两年了,感情自然还是有的,就想趁着晚上睡觉前,和她谈一谈,让她带着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离开,作为补偿,我自然会给她一大笔赡养费,算是好聚好散,可真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却出了一些意外,让我看到了一些令我感到震惊的东西,我这才一时失去理智,做出了这些事……”

    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之前他说的差不多,常慧在所谓的驱邪过程后,身体状况变得好的多了,每天晚上都是亲自下厨,更是换着花样做很多菜,让燕小长和燕大长很是满意,每天都要吃很多,只不过吃多了以后,就想睡觉,而且睡得很是踏实。

    当燕小长知道了常慧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之后,就准备和她仔细的谈谈,所以那天晚上就没有吃太多的东西,就回到屋子里面等常慧将事情处理完,结果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但并没有发现常慧被那些黑猫袭击了,而是像我之前做的那样,在厨房外,看完了那虐杀黑猫的一幕后,跟着她进入了书房,看见她在哪里写日记,在发现了他之后,居然没有一点惊慌,反而就像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样看着他,就好像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只是中邪了。

    当他提出要看一看她写的日记的时候,她脸色这才有了起伏,有了抵触的动作,不过这并没有对他的动作造成什么阻碍,因为这燕小长最擅长的就是打闷棍……

    当燕小长翻开这本日记,一张一张的翻看了起来,越看心里越是冷,才知道和自己在一起两年的妻子,在这段时间,乃至十几年的时间里面,做了些什么事情。

    她改变的不仅仅是常钰的人生,也改变了他的人生,一段本来圆圆满满的婚姻,就因为常慧从小到大对于她姐姐的记恨,就让他失去了一个很是贤惠的妻子和两个还没有见到这个世界就死去了的孩子,换来的却是一个表面很是贤惠善解人意,背地里却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祸心的女人已经一个和自己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

    而这一切,就为什么会落在他的身上?

    他笑了笑,也不知道还不是传说中比哭的还要难看,用了点道术手段就把倒在一旁昏迷不知的女人给处理了。

    说到这里,他笑的很是凄惨,指了指自己的包,示意我将里面的东西摸出来。

    “那日记本我还没来的及清除,你是不是发现少了几页,那去看看吧。”

    我接过来一看,果真是那本日记缺失的几页。

    八月二十五日

    我总算是把那个贱女人的东西给彻底的夺了过来,不过这样,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成就感,如果我再给她曾经的老公戴上一顶绿帽子岂不是彻彻底底的将她给踩在脚下?

    九月三日

    想了半天,找什么人能够给那个贱女人有最大的冲击感呢,哈哈哈,不如找找那个贱女人唯一那个男朋友如何,想想就痛快啊。

    九月十五日

    那个男人过得似乎有点惨啊,完全没有之前的高冷模样,几下就搞定了,这感觉真的有点爽啊,尤其是狠狠地用鞭子抽他的感觉,似乎把好几年积累下来的怨气给统统释放了,有趣,真的挺有趣。

    十二月六日

    测试结果出来了,怀孕了,我高高兴兴的把这消息给了燕小长说,燕小长高兴的跟什么一样,那两个可怜的侄子,你们总算要有一个弟弟妹妹……

    我亲爱的姐姐,前姐夫,你们如果知道你们这一切都是我在操控的话,你们会不会有想死的心啊,不过这个秘密我会一直保密下去的。

    这一次我总归是大获全胜了!

    黑暗……

    这女人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能够黑暗到这个地步?

    我看着被五花大绑在我面前的燕小长,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可能同情占多数吧,叹了一口气。

    “只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燕小长叹了一口气:“我想到我惨死的两个孩子,还有离我而去的常钰,我实在是忍不住……”

    我一鞋子扇在他的脸上:“我是问你,做了这件事情悄悄地处理了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处理啊。”

    燕小长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目光闪烁,很是欲言又止,断断续续的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上,我再也忍不住了,又是一鞋子招呼在他脸上。

    “别像个娘们儿一样,要从轻发落就赶紧说!”

    “我……我只是觉得你看上去比较傻,应该破不了,这理由……还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