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二章 怀的不是他的孩子
    这场景风云变幻,发展的太快,我一时间看不过来,只觉得就像坐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简直和在刀尖上跳舞一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即便是看见燕小长被这从天而降的保险柜砸成一条类似于死狗的东西,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开心,相反还有一点后怕,毕竟这可是王笛做出来的事情……

    我敢用我的命来保证,她并不是发现了眼前的状况才来救我的,而是完成了我交代的任务,感受到我的大致位置后就来了,这个从天而降的保险柜纯粹就是无差别的攻击,只是我的运气比较好,没有被它砸中罢了。

    说实话,我甚至还有点怀疑,以她的智商究竟看不看得出现在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

    王笛看到我被绑了起来之后,并没有立刻走过来为了解绑,而是像一个神经病一样,直接用手捂住了眼睛,捂住了眼睛就算了,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将眼睛遮住,一副欲罢还休的模样。

    “主人……怪说不得一个这么天真可爱,纯洁善良,美丽可爱的少女,天天徘徊在你的身边,你都没有任何的兴趣,原来你喜欢的是男的啊,还和一个男的玩**……重口,好重口,不过我好喜欢,对不起我打扰你了,要不要我把这个保险柜给他拿开,你们好继续?”

    我直接被王笛的话给弄得有些外焦里嫩,这个人是真的有毛病吧,什么不学,偏偏要学那些腐女,脑子里面都装的什么啊!

    “你是不是傻啊,他要杀我你看不见啊,你没有看见他手中的那把刀吗?”

    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一旁一脸期待的笑容的王笛,很是气急败坏的吼道。

    “哇呀……这么大一把刀,怎么不是刀片!”

    王笛很是夸张的说道,到也没有过多的耽搁,走过来三下五除二将绑在我身上的绳索结了下来,仔细端详了一下这绳索,我心里那个无语凝噎,这分明就是**时候才会用的捆绑绳索吧!

    怪不得,王笛会用这副异样的眼光来看我!

    这燕小长完全就是神经病吧,除了打闷棍比较专业之外,做什么事情都是就地取材,还真的以为自己在玩一次说走就走的角色扮演啊!

    一被松绑,我赶紧去试着搬动那重重的压着燕小长的大型保险柜……

    注意是保险柜,不是保险箱,那巨大的体积看得我那个有心无力。

    “你究竟是搬了多少钱?”

    我很是震撼的看了一会儿眼前的这个保险柜。

    “我就是按照你在意识海里面共享给我的地形图,然后偷取了一点这根小肠子的执念,根据他执念移动的方向,花了差不多一天,就在下面穿啊穿啊,就把他埋藏在地下的所有黑钱都给吞进肚子里面了。”

    这结果还是挺让我满意的,只不过……

    “你只花了一天就把他所有的黑钱都给拿走了,那你为什么今天才赶来,那你这几天死哪里去了?”

    王笛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很是满意的回味了一小会儿时间后,嘿嘿的笑了笑:“他的黑钱真的有点多啊,保险柜都有好几十个,我的肚子装不下,秉承着带不走也不给他留下的原则,就到处走了走,看见周围有一家很好吃的西餐厅,把那些钱都拿去吃了……由于吃太多了,所以来找你的时候,忍不住吐出来了。”

    吐出来了……

    你特么的说的真心形象啊,不过我也不太关心这些钱的去向,毕竟都是黑钱,只能捐出去,反正也得不到,捐给餐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当我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面前那个硕大的保险柜下面传出了一道弱弱的声音。

    “哥……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先把我给放出来来吧,一切都按规程来好吗,不带这样滥用私刑的,再不放我除开,我就要变成公婆饼了……”

    我和王笛对视了一眼,便不由分说的叫王笛将她的呕吐物再次吞了下去,本来还准备将他拖出来打一顿以报之前的闷棍之仇,结果发现他此刻已经都是一条苟延残喘的死狗了,只得按捺下这股子恶气,用一旁的**捆绑绳绑了起来之后,这才将鞋子脱下来,一言不发就对着他脸上就是一扇。

    “说……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把你自己的老婆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燕小长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呼,一下子懵的不行,但我的话语对他似乎有一些刺激性的作用,让他一下子开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眼里甚至还不断的冒出凶光。

    我又是一鞋子一鞋子,接连不断的扇在他的头上,把他的神光褪了个差不多后,他才老实了下来,很是不甘心的看着我。

    “如果你知道你老婆坏的孩子并不是你的后,你还会这样的镇静吗,你难道不会有将她杀了而后快的想法吗,告诉我,你会不会有!”

    我愣了一下,倒也说不出话来,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所有正常男人身上,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但我只楞了一下,就没好气的一鞋子扇在他的头上。

    “你逗谁呢,你孩子都还没有出生,你这么会知道的?”

    燕小长冷哼了一声:“你又不是道士家族的人,虽然我和我父亲在燕家属于不能成为的道士那一类型的废物,但是我的孩子不一定就不能成为道士,所以燕家在孩子出生前一两个月,就会来测试胎儿是否有成为道士的天赋,来决定是否提升这一分支的待遇,还是继续任其自身自灭……

    而测试的方式自然是用提取部分执念的方式来检测,结果依旧是没有成为道士的天赋,失望虽然是有的,但这些年的打击早就让我已经习惯了,而让我感到愤怒甚至绝望的是,这位长老再临走前怜悯的看了我一眼,告诉我,这还未出生的孩子并没有燕家的血脉,也就是说……

    常慧肚子里面怀着的并不是我的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