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章 被敲闷棍
    看到这里,我心中认为常钰一直以来出的那些事情,以及被栽赃陷害,看似平常和没有任何的奇怪之处,很是明白的呈现在这里,并被常慧曾经写下的日记给硬生生的解密了出来。

    这真的是一个小学生,初中生,乃至高中生能够做出来的事情,能够拥有的心机吗?

    她们两个再怎么说,都是亲人啊,血液里面都流淌着相同的鲜血,究竟是有多么强烈的仇恨,才让一个人能够变得六亲不认,找着机会就陷害自己的亲姐姐?

    而这从常钰的言语间,我能察觉到她是真的对她的妹妹好,想让腼腆的她融入集体,甚至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被陷害了那么多次,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妹妹。

    可这常慧究竟是这么了?

    我继续翻看着这些日记。

    十一月二十日

    男人可是校草啊,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了,他这么会喜欢她,这么会这样,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凭什么我去向她表白的时候,他直接就拒绝了我,可为什么他还追了那贱女人一年,我不甘心,不甘心,我一定要拆散他们,一定!

    十二月二十五日

    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那男人有事情陪不了她参加聚会,那贱女人还叫我一起和她参加聚会,那天我穿了一件和她相同的衣服,随意使了点手段,就让一个男的趁着那贱女人喝醉了对她有些动手动脚,然后用她的手机拍下一张,发个朋友圈,看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十二月三十日

    这世界究竟是这么了,她都这样做了,为什么没有太多人唾弃她,反而她的前男友受不了别人的嬉笑转学了,怎么会这样,影响这么大的是事情,为什么没有太多人关心,她还是有那么多朋友,这个贱女人,我好恨,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录都和常钰无关了,不过还是那些很是阴暗的内容,看得我那个浑身不自在,看上去只要和她有仇隙

    的人都被她折磨的不轻,并不复之前她对付常钰的那般地步,但无论怎样,她心里对常钰的始终是有增无减。

    至于这日记里面,为什么没有和常钰消息,大概是因为常钰离开家去另外一个城市去上大学了吧。

    我也没有心思去看所谓的勾心斗角了,就一直往后翻,终于事情再次和常钰有了联系。

    七月十二日

    都已经几乎五年没有回家的贱女人,终于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据说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长得又帅,身材又好,特别是还年轻,怎么他们这些好男人都看上了这个贱女人,我不知道她究竟哪点好,凭什么我就得不到这一切,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好过。

    七月十三日

    什么,她已经坏了那个男人的孩子,爸妈居然都不说她,还同意了她的婚事,是有病吧,她这么能这样的信服,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她就这样好好的过下去。

    八月十二日

    终于找到机会,说服了那个贱女人和那男人,以只有我知道姐姐的行为习惯的借口,让他们没有请看护,让我做他们家的看护,在这一个月里面,我在他们家的旋转楼梯上,涂肥皂,抹润滑油,终于让这个贱女人跌倒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让她流产了!

    十二月五日

    又怀上了吗?

    我亲爱的小侄子啊,对不起啊,我和你无冤无仇,但是我的的确确看不惯你的妈妈,所以你去死好了!

    一月四日

    医院说她再也不能生育了,以他们家老头子的封建观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来看,这个贱女人总算没有好下场,总算是从我的世界里面离开了!

    六月五日

    费劲了一年的艰辛,终于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贱女人你如果知道了是不是会很难过啊,我终于比你强了!

    看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日记就断开了,似乎是被人扯去了,在这样奇怪的情况下,我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过多的纠缠,继续往后面看去。

    八月四日

    都过了两年了,这个贱女人怎么又回来了,怎么还有脸回到这个家,本以为她再次回来,是因为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结果这个贱女人看上去过得挺好,让我感觉很不爽,尤其是听到长长和她洽谈合作事项,遭到拒绝,我那点难得的优越感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我就死看不惯她过得比我好!

    八月十五日

    这个贱女人居然和燕小长把离婚手续办了,我总算是有了一个名分,不过总觉得她是在施舍我,看着她那装出来祝我幸福的眼神,我真的想拿一把刀把她的脸戳一个稀巴烂!

    九月一日

    这个贱女人最近每天都要来我家外晃悠,是不是还贼心未死,还想着打长长的注意,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她得手,一定要采取措施,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别人都夺不走!

    日记到了这里就终止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如此,还是被拿走了,不过事情的脉络已经清晰的不行了,从这本日记来看,常钰原本应该幸福的人生走向,都是因为常慧的原因,被迫改变了走向,虽说现在她过得很好,但不是因为常慧,她绝对会过得更好。

    看到这个地方,我心里那个庆幸,幸好我没有因为常慧出的状况就轻易地认为是我干妈,呸,常钰下的手,不然,这篓子又捅大了!

    不过常慧这事情也就有些怪异了……

    虽然说是恶人有恶报,但是能对她下这么重的手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估计也是一个比较变态的人物。

    而这个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点虚的,毕竟我只擅长直来直往的事情,这样间谍又是反间谍的戏码,我真的hold不太住。

    而这个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因为这个别墅实在太安静,除了我一个人在,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想要对我下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我心里一紧,就要往外冲,刚走到这间房屋的门口,就听的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身体一软,视野就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