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七章 残酷的袭击
    被猫袭击了?

    接到这个电话,我一下子懵逼了,手中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直接被我斩鬼剑挑着的那个烧死鬼来了一个强有力的反扑,要不是一旁的燕青反应的比较快,我的身上指不定会少多大一块肉。

    我被这种平日里就被道士定为位于食物链底端的烧死鬼,差点反扑成功,心里那个大为光火,将手机暂时放到一边,就是对着他一阵狂踩,直到他的身形到了濒临消散的地步,这才心有不甘的收回了动作。

    这才接过电话,很是无奈的说道:“小长哥啊,我现在还有点事,没时间和你谈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看在和你有过一次生意接触的份上,我还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医生,带着嫂子去看看就好了啊。”

    我刚要挂电话,燕小长便急急忙忙的叫住了我:“道长啊,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也睡不清楚,你不要挂电话,我给你发一条彩信就知道了。”

    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后,我的手机振动了一下,短信来了!

    我打开一看,本来还有些漠不关心的表情一下子有些难看了,也不多话,把手机上的照片递给燕青看了一下后,他的眉头跳了跳,把手机递给了我。

    “你还是去处理一下这件事吧,反正你跟我跑了这几天业务,这几天也只开了一天张,而且还只遇到一个烧死鬼,简直霉的透顶,你还是不要留在我身边了。”

    我撇了撇嘴角,显然很是不认同他这些话,但是对他这刀子嘴豆腐心的性子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接过电话之后冲另一端的燕小长说道:“我马上就来!”

    等我按照燕小长的指引到达了医院,走到常慧的病床旁的时候,才真正的确定燕小长给我看的照片并没有一点作假,相反经过了美图秀秀app后还没有那么的狰狞。

    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我之前看了那张照片,对常慧现在的状况有了一定的印象,我绝对认不出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个人就是她。

    常慧原本在我的印象中也是挺漂亮的,虽然比不上孙骁骁张青青王璐她们,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但是现在的她,完全和我之前那些印象沾不了哪怕一丝一毫的边,如果不是看到一旁的燕小长和燕大长这两根肠子都快要哭死了,我还真的会试着去摸一摸这常慧的脸,想看看她是不是画的那些特效妆。

    此刻的常慧静静的躺在床上,整张脸被毁的那个稀里哗啦,连一个人样都看不出来,当然那个人头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还是能够看出大致形状的,只是其上的两只眼睛都被锋利的东西给硬生生的剜去了,鼻子也只剩两个小孔,至于嘴唇被分割成一半又一半的诡异形状,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这就是你说的……你老婆被猫袭击了?”

    看到这样震撼莫名的场景,我不禁有些艰难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燕小长。

    燕小长叹了一口气,将盖在常慧身上的被子掀开,露出了被其掩盖下的场景,再次让我艰难的吞咽起了唾沫。

    这具以前看上去还颇具有姿色的身体,也都只剩下一些残骸了,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抓痕,看上去就被成千上万的猫给肆虐了一般,这现场堪的那般惊心动魄。

    而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处于昏迷阶段还是清醒阶段,因为她已经没有了眼睛,没有了鼻子,完全看不出她的神态,只能听到她时不时发出的哀嚎,听上去很是痛苦,痛苦的连我都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和平日里装出来的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让我很是清晰的认识到了她绿茶婊的那一面,即便是我想要打压她,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也不希望她被折磨如此的生不如死。

    这常慧几天不见怎么就会变成这模样?

    我思索了一小会儿,有了一个想法,难不成这一切都是我干妈……呸,常慧的姐姐做出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谁能够做出来?

    看来是时候和我干妈,呸,常慧的姐姐联系一下了,虽说我除了她给的两张卡之外,就什么也没有留下了。

    但是我毕竟是一个人脉比较广的人,将卡号发给卞振华,让她帮我查一下这张卡的卡主的信息和联系方式。

    很快卞振华的信息就发了过来,上面有这张卡的卡主名字和预留号码,而且这个卡主的名字叫做常钰,听上去有点像常慧的姐姐,应该没差了。

    打过去后,在一个有些慵懒的女人的回应中,道明了我的身份。

    “哦……小哥,你的本事还挺大的啊,你这么快给我打电话,难不成,我们之间的生意你已经完成了?”

    我刚说一个还没有,这女人本来就要高歌一曲的语气一下子焉了下去:“那你打电话来搞个毛线啊!”

    我差点被她这句话给弄背过气去,强压下震荡不已的心血,有些艰难的问道:“大姐,我知道你和你妹妹有些仇怨,可能你受了一些冤屈,你报复情有可原,但是你也不至于将你妹妹弄成现在这般模样吧!”

    为了让我的话更有可信性,我还把常慧现在的照片发给了她。

    “小弟弟啊,我一开始找你谈生意,就明明确确的告诉你,想让你帮我对付那个负心人,而不是要你对付我妹妹好吗,我和那个人之间的事情和我妹妹没有一点关系,我怎么可能去对付她,再说了,如果我又这手段,我还要你干嘛,我钱多到用不完,随便扔去喂狗啊!”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尴尬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怎么,这女人开口就是人身攻击啊,尼玛逼,嘴炮一直都不是我的强项,我现在该怎么办,尴尬,好尴尬!

    “好了……不和你多计较了,之前处理公司的事情,没有给你说清楚,现在给你说一说,为什么我要找你帮忙收拾他……因为我被他抛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