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六章 再次出事
    我被燕青这话给弄的差点都要窒息了:“老大哥,这明明是一个很是严肃的问题好吗……你要不要这样的趁火打劫啊,你这行为虽然不能说你道德上有问题,但是也是一个行为上的问题好吗,你还是要点脸吧老大哥,这样以后还是好相见的。”

    “你还有脸给我说,要不要脸的问题,你好不好意思啊,你师父是谁,燕长弓好吗,你能成为他的徒弟,节操还在不在我不知道,但是你要放心,你的脸皮是肯定不在的了,再说了……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钱吗,你装你妹个大头逼啊!”

    燕青只是被我脱口而出的话,弄得条件反射的一愣以后,转而就是对我一阵劈头盖脸的洗脑教育,洗的我那个感叹,人生是多么的无常!

    对啊……

    我可是燕长弓的徒弟啊,我哪里还有脸啊,再说了,我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赚钱啊!

    我怎么还会去考虑冤大头的感受啊,真的是无颜面对燕家父老啊!

    “阿斌小子……你要记得,你是一名道士,不是一名卫道士,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去收拾烂摊子的,收多少钱就做多少事,多的一分都不要做,你只要保证雇主的生命安全就行了,至于这些所谓豪门的恩怨情仇你就别去跟着瞎掺和了好吗?”

    我艹,这老小子,绝逼知道一些事情啊,不然绝对不会说出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不过在我歇斯底里的追问了好半天之后,这燕青就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肯说,就一个劲儿的忽悠,接着忽悠,弄得我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最后只能无奈的在头晕目眩中,莫名其妙得挂断了手机,埋着脑袋,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给闹醒了,我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嗖的一下从床上立了起来,毕竟在这个无异于龙潭虎穴的地方,我不打起点精神都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走到门前,才发现这个门被敲得震天响的原因是我昨天晚上被那无异于恐怖片的一幕给吓得把门锁的死死不说,还把那些搬得动的东西都堵在了门上,以至于他们根本打不开门。

    我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是常慧后,小心肝那个扑通扑通的跳,我艹,大清早的,要不要那么吓人,难不成她发现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将昨天看到的那一幕尽力的驱赶出去,毕竟昨天晚上的场景,给我留下的阴影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一时间计算不完。

    费劲千辛万苦把门打开之后,就看见常慧用那很是温柔,很是人畜无害,看上去如同旭日一般明媚的笑容,不过一看见这个女人我就想起了昨天她硬生生的把一只黑猫弄成了西红柿炒鸡蛋的行为,弄得我那个浑身不自在。

    “长长说你这几天为了我的事情比较辛苦,让我把早饭送到你的房间里面来,你看你要吃点什么?”

    我闻言看了看常慧手中的托盘,发现上面有一小碗豆腐脑……

    我嗓子一阵不舒服,差点就呕吐了出来,急忙将托盘上另一碗看上去像鱼翅粥的东西端了下来,狠狠的扒拉了一口,这才把我娇嫩的胃产生的反应给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对了……常女士,昨天晚上你还睡得比较好吗,毕竟你第一天驱了邪,也不知道你究竟习不习惯。”

    这鱼翅粥的味道还是不错,比我以前在外面吃的要稍微纯正一点,喝了几口,很是含糊不清的问道。

    “昨天我睡的挺好的,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一觉睡到天亮,真的挺感谢你们的。”

    常慧笑了笑,如果我没有听到昨天晚上,她一边砍那猫,一边说的那些话的话,我真的还会相信她此刻表现的淋漓尽致的感谢。

    “不过……常女士,你们家附近每天晚上都有这么多的黑猫吗……弄得我睡都睡不着,尤其是里面有一只猫还在那里像死了妈一般的嚎叫,感觉上就和被刀劈砍了一般,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常慧听到我的话,表情慢慢的开始难看了起来,尤其是听到之后的猫叫那一段,简直把几十年以后的皱褶都要挤出来了,不过能做这些事的人还是有自己演员的自身素质的。

    “我们这里属于郊区吧,周围除了商家就只有我们一家人住在这里,估计那些猫就是瞅着这个原因才成群结队的过来的吧,既然你睡得不好,我晚上就叫一个佣人给你送一个耳机过来就好了。”

    常慧的话,说的那个字正腔圆,虽然我敢肯定她都不会相信她自己说出的话。

    我点点头装作自己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这件事情一出,一切就在此回到了正常的轨迹,但却并不是我想要的轨迹,因为我原本是打算按照燕青教我的办法,逮着机会再以常慧又中邪的借口来彻底打压一下她,结果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已经开始对她密切关注了,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再进行之前的行动,乖巧的就和她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弄得我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秉承着没有事都要整出一点事情的观念,我准备先下手为强,结果在我还没有来得及下手的时候,燕小长也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觉得常慧的症状已经根治了,无论我如何旁敲侧击他都不为所动,大摆一次宴席,就把我送走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是把燕青那五十万尾款给结清了,甚至还以冲喜为由,给我包了一个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

    既然金主都发话了,我也不好说什么,虽说我在这里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但是也没有做什么事情,能白得这么多钱,我也乐的屁颠屁颠的从这别墅走出去,也乐得自在清闲。

    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了一个段落,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就跟着燕青一起跑业务,就在我快要把这件事情忘了的时候,一个电话再次打破了我悠闲的生活。

    “道长……出事了,我的老婆被猫袭击了!”

    这电话,是燕小长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