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四章 诡异诡异
    这常慧是要做些什么啊,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去和那些黑猫打交道,你是一个猫奴吗?

    再说了,我听说过各式各样的猫奴,还真的没有听说过黑猫的猫奴,黑猫家养的都好,如果是野生的话,恐怕除了那些爱猫如命的人之外,估计都没有什么人会去喜欢,虽然中西方文化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在黑猫上都是达成了共识的,黑猫尤其是三更半夜不去吃喝嫖赌泡猫妹妹,而跑到人的房子外去叫春的黑猫,没有人会认为这东西是吉利的象征,除非脑子秀逗了。

    等等……

    不对啊,这些黑猫为什么会密密麻麻的朝着这燕小长的别墅涌来啊……

    呸,这根本就不是关键,燕青虽然没有和我说的很清楚,但是我还是可以从他那旁敲侧击中明白了这常慧出的事情就和那些黑猫有关,由于我的眼睛有生死之眼强化的原因,我现在的透过那窗户看到的视野显得很是清晰,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常慧此时此刻的表情和动作。

    照理说,燕青在今天早上已经给她驱了邪,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她中邪的原因,如果是正常人,亦或是脑子不是那么傻的人,都不会再去接触那个能让他们再次中邪的传染源,所以如今这常慧的做法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毕竟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常慧的动作和神态,特别是那个眼神的灵动性和很是害怕别人看见的模样,绝对可以看出这个人此时的精神状况没有任何的异常,换句话说,简直正常的令人发指啊。

    在一阵东张西望之后,这个女人小心翼翼得了拎起了一只猫,就快步走回了别墅,那熟练的程度一看就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老油条啊,那熟练的作案手法,丝毫不显浮夸的表情,简直看的我心惊肉跳。

    这女人果真有鬼啊!

    等她进入别墅之后,那些黑猫居然还没有散去,反而还在那儿很是欢乐的围聚着,似乎是在那里****着什么东西。

    我微微一沉思,立刻察觉出了端倪,很显然这些黑猫并不是自然而然的来到这个地方的,而是那地上的不明物质所吸引来的!

    仔细用各种手段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任何注意的时候,我赶紧偷偷摸摸的朝着那些黑猫的聚集地走去,期间的艰辛自然不用多提,毕竟这个别墅不是我的,防御措施自然会针对于我,如果有王笛在的话,哪里会有那么的麻烦,一个鬼迷心窍就搞定了,但现在的情况怎么只是一个如果了得。

    哎……

    也不知道我安排的任务,王笛完成的怎么样了。

    当我满头大汗,近乎于连滚带爬的走到那些黑猫的聚集地的时候,才发现那些黑猫居然没有一点怕生的迹象,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自顾自的****着地上一滩亮晶晶,有些反光的液体。

    看来吸引这些黑猫的就是这些液体没假了……

    我随便用了一些手段就把那些黑猫给赶到了一边,用一张卫生纸沾了一点那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先用手沾了点摸了摸,很是黏糊糊的,凑到鼻子下闻了闻之后,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但这股腥臭味又不是一般的那种腥,似乎好像是……

    我脸一下子有些发烫,用纸巾把手用力的擦干净之后,扔到一边,赶紧拎过一直黑猫,把它尾巴掀起来一看,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是公猫!

    我在这个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打击来的太快,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现实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太特么的狠了!

    我艹,妈了个巴子,有不有那么犯贱啊,还用这种东西,我还特么的用鼻子去闻这东西,夭寿了啊,天啦噜。

    这东西……

    能够把成群结队的黑猫吸引过来,像痴汉一样的去舔,不是母猫发情后流出来的那个液体,还会是什么,我一下子想起了周星驰的那部电影,这东西对于动物来说,比人擦得那些白花油还要管用一百倍!

    也就是说,这些黑猫就是常慧刻意的招引来的,而那些被咬开头颅的黑猫的那一幕也是她一手策划出来的!

    而她这样做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完全想不通她的作案动机,因为从现在看来她完全就是神经病加作死啊,毕竟经过今天早上的那一档子事情之后,所有人都认定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又在这案发现场走了走,略微的看了看,在一旁的垃圾箱里面发现了一只满是伤痕,有着虐杀迹象的黑猫尸体。

    我将这只黑猫拎起来检查一下,这应该是昨天,或者更久以前死去的吧,我拎起来检查了一小会,发现它的脑袋并没有破裂的痕迹,也就是说这猫并不是被所谓的咬碎头颅做成豆腐脑的那种猫,很可能是被虐待致死的。

    也就是说……

    这常慧不管是不是中邪,在平时都还有着虐杀黑猫的习惯!

    我赶紧将这猫扔到垃圾桶里面,回到别墅里,顾不上想办法躲开什么监控以及防护措施了,像脚底抹了油一般,往燕小长的卧室走去,想把这个情况和我的猜想告诉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这样燕青骗得那些钱,用着才能够心安理得。

    我一推开门,打开灯发现常慧并不在屋子里面,只有燕小长一个人裹着层被子,睡的像一头死猪,摇了半天都摇不醒,经我医科生的专业知识,这臭小子估计被下了药,而且还下的不少。

    我叹了口气,也没有想办法给他解开,就去燕大长的屋子里面看了看,情况大体也差不多,只不过因为他年老的原因,药估计就没有下太多,但摇了半天,这货就像一个智障一样不断地哼哼唧唧,和没弄醒也没有任何区别。

    估计这个药就是常慧下的,至于动机自然就只有她知道了,不过也可能不会像我想的那般简单。

    而这个时候,楼底下的厨房发出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敲击声,随之发出的还有一阵凄惨到极致的嘶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