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有问题
    “什么大凶之兆……什么大凶之兆,你给我说清楚!”

    燕青的话刚从门外传了进来,别墅深处立刻传出了燕小长气急败坏的声音,估计那根大肠好不容易压抑下来的情绪再次被燕青的晦气话,给能沸腾了,以至于燕小长风风火火的从别墅内部走出来的时候,额头上都是青筋直冒。

    甚至从我的视角看去,这燕小长连杀了燕青的心都有了,要不是我担心他打不过燕青,万一被反杀的话,我真的不想去劝他,毕竟我也想燕青被收拾,只不过这局面一时半会儿实不现。

    我好说歹说,将燕长弓的电话都拨通了,被燕长弓痛骂了一顿,说什么这点小事都要找外援,还有什么本事之类的云云,这才让燕小长认可了燕青的身份,这才一改之前的沸反盈天,一副二皮脸的表情,让我感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会变脸的人还是层出不穷啊!

    燕青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气也不恼,从衬衣口袋里面摸出一张名片递给燕小长,一边发一边客客气气的说道,如果这次的生意让他满意的话,下次可以拨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

    这名片一到燕小长的手中,我就看见燕小长整张脸都绿了,嘴角都在不住地抽搐,我瞟了一眼,差点就笑岔了气,这名片上面写满了什么诸如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出殡收尸下葬之类业务凭借此名片可以打九折的话语,存心就是来找茬,触霉头的吧,真不怕被打死?

    燕小长整个人看上去都快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但是似乎是看在燕长弓的面上,亦或是之前被燕长弓坑的不轻的阴影上,也没有敢多说些什么话,就一个劲儿的催促燕青赶紧处理他老婆身上此刻的怪事,并且也特豪气的告诉我们钱不是什么事儿,只要能解决这事,再多的钱都行!

    燕青摸出一个寻龙诀里面的那种罗盘,一边不住的念念有词,一边绕着常慧快速的转着圈子,看得我们那个脑袋发晕,然后收敛了从香港回归以前一直没有收敛过得笑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小肠啊……你老婆可能是中邪了,而且还重的不轻啊,麻烦,大麻烦,凶兆,大凶兆啊,可得累死我这把老骨头咯!”

    燕小长一看这场景,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一个在不久前都活蹦乱跳人畜无害的女人,突然在半夜三更,咬黑猫的脑袋,还用黑猫的脑髓来做豆腐脑这不是中邪了,那才是怪事了,他下子伸出手,紧紧的贴在燕青那白白胖胖的手掌上面,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师……我知道你们燕长弓一脉的优良传统,你就开个价吧,我说了只要你能治好我老婆,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燕青自然也不废话,伸出了一只手掌,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五十万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这燕青在钱的方面的确是比较敏感的,就在我这样想到时候,燕青很是利索的开口了:“五万!”

    五万……

    你是不是傻啊!

    我知道你们燕家人很抠,你也不至于抠到这个地步吧,在宰别人的时候,你都要抠上一把,你懂不懂什么叫做抠门啊,是对别人抠,对自己抠,不是体贴到让冤大头抠,唉呀妈呀,你抠门都抠变异了,我真的服了你了!

    不出我意料,燕小长很是疑惑的看了燕青一眼,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同意了。

    但见到燕小长这般的豪爽和耿直,燕青一下子就不乐意了,眼珠子那个滴溜溜的转,很显然就是一个老奸巨猾惯了的人,老脸蛋上的那个不情愿和为难表现的那般的淋漓尽致:“这位小肠子啊,我刚才没有和你说的很明白,这五万块钱呢,你不用脑子都知道,那是肯定不够的,只是保证你那母女平安,不至于一尸两命的下场,但你想想,敢在我们燕家头上撒野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容易对付的角色,我把你们的事情解决了,要是我的小命给搭进去了,我岂不是很亏啊,所以……你看看是不是再得加一点钱呢?”

    燕青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一副不知道羞耻是什么的老油条模样,燕小长不愧是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人,直接一拍桌子,干脆而直接的说道:“你究竟还要多少钱你就只说了吧!”

    燕青再次伸出了五个手指,我心想,你这次总该得开窍了吧……

    “再加五万!”

    我一下子给跪了,你非和五万过意不去是不是啊,你怎么不要直接说加倍啊!

    燕小长愣了一下,对燕青的小胃口有些发懵,本想要点头,但看到燕青那张高深莫测的脸,急忙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也不要给我说理由了,这件事情只要处理好,我就给你五十万,这只是定金,如果一年之内不复发,我再给你五十万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和燕青对视了一眼,这大老板就是耿直啊!

    “成交!”

    事项谈妥之后,燕青让常慧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宽松的浴袍之后,就扶着她进入了卧室,顺带啪嗒一声将门关上不说,还诡异的反锁了。

    这一幕据燕青所说是叫做驱邪,照我的理解来看完全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开光啊,如果不是这常慧已经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的,任谁都要想歪。

    尤其是里面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很是凄惨,要死要活,死去活来的叫声,听得我那个气血喷涌,刺激的燕小长青筋直冒,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走进燕青的禽兽人生,究竟是什么让他能对着身怀六甲的孕妇做出如此不是人的举动!

    好半天之后,燕青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一只做了成百上千次运动的种马,近乎像爬一般从房间里面出来滚了出来,而随后走出来的常慧那个容光焕发,整个人眼里的血丝和我之前察觉到的残余执念都消失了,完完全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燕青走过去和燕小长说了几句话之后,燕小长很是满意立刻摸出手机按了几下,燕青等到手机响了之后,这才走到我身边,示意我往前面走,似乎是有话想要单独和我说。

    一出门,燕青立刻凑到我的耳边:“小子……这一家子人似乎都有些问题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