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大凶之兆
    那个能出那么多钱,找一个连认都不认识的人来帮忙对付一个连即将对付的那个人都没有见过的人去帮她对付她的仇人的人,如果不是事先对我或者燕长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话,那就是钱多的没处用,只能用来扔了……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女人早就在暗中下了手,一如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就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兼替罪羊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岂不是莫名其妙的就走上了贼船,想想就觉得有些恐怖,女人心海底针。

    眼见得两根大肠已经从我的视线里面离开了,依照那根大肠子目前气的那个七窍生烟的状况,一时半会都不会好,估计还得来会儿哮喘,嚼几粒安定片之类的来缓缓,这虽然不是我乐意看到的,但我也很是庆幸这突发的状况,毕竟单独和常慧在一起,便可以得到很多燕小长他们不愿意向我透露的消息。

    “那……常女士,你可以和我讲讲那个大肠,呸,长老爷子所说的那个人的基本信息吗?”

    我看着在一旁发着呆,似乎对那大肠有些担忧的常慧,很是人畜无害的笑着问道。

    “那个女人吗……我公公说的那个女人,其实就是我的亲姐姐,我姐姐在这家庭里面可是一个禁忌,是不能随便的提及的,我知道这样说姐姐的坏话是不对的,但是你既然问道了,我还是和你说说吧,我姐姐在很久以前就和我的老公离婚了,但是我老是看见她在我们家外面晃悠,而且都挑长长和老爷子不在家的时候,有时不可避免的碰到了,还会用一些话来威胁我,这些是可不要和他们说,我从来不敢在家里面提我姐姐的事,只要一提,我公公准会气炸!”

    这常慧很是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说道,只不过我能感受到,虽然她表面上说着不好意思说,说出来是一件丑事,她却越说越来劲儿,一副说出来就舒服了的感觉,这戏剧性的一幕让我对她整个人的印象都有了一些改变,感觉她就和我平日经常见到的绿茶婊好像啊!

    我听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她这话有些奇怪,仔仔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这才有些震撼莫名的看向眼前这个女人,很是不敢置信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姐姐和你老公离婚了?”

    常慧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对我起的这么大的反应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很是客气的对我说道:“对啊……我忘记和你说了,我的姐姐就是长长的前妻,因为她性格比较古怪的原因,她很早就离开了我们家,自己也不知道在鼓捣什么生意,也不和我们有任何的联系,第一次知道她和长长的关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又过了接近一年,也许是缘分吧,我才和长长有了联系,最后才结了婚,这样看,我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姐姐的事情啊,可不知道姐姐怎么想的,总是要来找我的麻烦,因为她是我的姐姐,也没有对我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包容着她,也没有和别人说。”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怪说我一看见常慧这个人就觉得很是熟悉,就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一样,感情那个想将我认作干儿子的女人,就是常慧的姐姐啊!

    不过虽然常慧的话说的很在理很是滴水不漏,但是我总觉得听起来有些强行扭曲我的善恶观,比如她说她的姐姐总要来找她的麻烦,这一点,我就觉得很是不认同,首先离婚了再另娶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没有人能够干涉,就算要找麻烦也是找燕小长的麻烦啊,关常慧屁事啊,除非常慧自己的作风就有些不干净。

    对于她姐姐……我只有两个基本的印象,第一土豪,非常的土豪!

    第二则是她这么的土豪,非常的土豪的要我去对付一个人,而对付的那个人是燕小长,而并不是常慧,也就是说常慧的姐姐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知道是谁做错了,就应该让谁付出责任,如果说真的是她对常慧做出的这些事,那么疑点就来了,既然她都有这么大的本事了,为什么还要请人帮她去对付燕小长?

    是吃多了没事情做,还是需要用不同的作案手法来撇清自己的嫌疑?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于情于理,常慧她姐姐都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做,纯粹浪费时间,那么如果这样看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常慧她并没有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是完全清清白白的,在她的身上肯定也有一些我们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阴谋的东西!

    不过,现在我虽然收了她姐姐的钱,但是我毕竟还是算在替燕小长办事,解决掉常慧现在身上所残留的问题才是当务之急,至于更深次的东西还是等着把这件事处理完了,再去调查吧!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多半是这三个人之间的纠葛发生的,说实在的我挺看不惯燕小长的,你以为你在开后宫吗,上完姐姐,又来搞妹妹,完全就是一个人渣加三级啊!

    再说说,这个做妹妹的常慧,明明就是自己犯贱好吗,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以为全世界都在谋害你,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好吗!

    很显然,只有我干妈,呸……只有常慧她姐姐看上去要正直善良一点,谁叫她那么有钱?

    多的暂且不提,你要我抓鬼,超度鬼魂,我没有任何问题,让我做这些精细活,我可拿捏不问,尤其是主人公现在还身怀六甲,要是被我胡乱弄了一个一尸两命,我可担待不了那个责任。

    我赶紧给燕青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紧过来,帮我完成这次任务,至于回报么……在燕青傲娇的答复中,默默地变为了这次委托的九成。

    虽说燕青酬劳开的挺高的,但是他人还是来的挺快的,一进门就咋咋呼呼了起来:“哎哟……哎哟喂,大凶,大凶之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