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九章 常慧
    突然看见黑猫的脑袋被挖空,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觉得很是害怕,更别说这个连续几天吃豆腐脑都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子血腥味的燕小长!

    再加上这黑猫脑袋你里面被挖空的那些东西,黏糊糊,软绵绵,煮开再加上调料,那感觉不由得不让他不产生一系列的联想。

    当时的燕小长,真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要不是因为体内有着燕家人不那么怕鬼的基因,说不定早吓晕过去了,即便是没有吓晕,他也不敢进去查看,毕竟谁知道这屋子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不是厨房里面这个时候传出来一声很是熟悉的笑声,他恐怕早就跑回卧室里面去缩着了,因为厨房里面此时此刻发出的笑声的人,就是他朝夕相处,而且已经怀孕多月的妻子,听到这一笑声,可怕燕小长给愁坏了,毕竟遇到这样的怪事,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你让他任由自己已经结婚多年的妻子和还有肚子里面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在那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厨房里面呆着,他一个大老爷们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没办法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一进厨房门,这燕小长就吓尿了。

    不是形容词的那个吓尿了,而是真真切切的被吓尿了,眼前看见的那一幕让他现在都无法相信。

    当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厨房里面没有开灯,但是因为厨房的墙上有一个不算和严密的百叶窗,百叶窗外有一个昏暗的路灯,透进来了一些很是稀稀疏疏的光芒,将厨房映照的模模糊糊,但大致还不是睁眼瞎。

    而他的妻子就穿着一件很是宽松的孕妇睡衣,站在厨房的菜板面前,在一个劲儿鼓捣着什么,总之透过昏暗的光线,手中一直不断的洒落着大滴大滴的汁水,而一旁的灶台上还烧着一只不断冒烟的锅子,氤氲着大股大股的水蒸气,只不过味道闻起来,显得很是奇怪,有点像正在煮一些带有很多毛的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就和烫鸭子,烫猪皮那般,很不好闻。

    而这个时候,燕小长想也没有想,就直接把灯给打开了……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妻子有些愣愣的看着他,他也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他的妻子没有说话,是因为她此刻处于所谓的梦游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他没有说话,只是纯粹的被吓尿了,尿的连他自己的妈都不认识了。

    他的妻子此刻的脸上像日本的艺妓一般,涂满了厚厚的粉底,但在本应该是腮红遍布的地方,却多上了两片难以置信的血腥,而且他发现他的妻子并不是所谓的一开始那般愣愣的看着他,而是此刻的她眼里根本就没有黑色的瞳孔,全是眼白,就像被一根绳子勒住了脖子一般,整个眼睛就跟一个死鱼眼一般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看得他心里那个bomshakalaka!

    不过这还没有完,他原本以为她手上不断散落的汁水,应该是一些多汁水的果蔬罢了,等在这个时候的灯光照射下,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汁水啊,完全就是一大滩一大滩散发着刺鼻气味的血液啊,而她手中的东西,就是一只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黑猫,至于那烧开的锅里面……

    都快要溢出来的不是大把大把的黑猫毛还是什么?

    而这个时候,他的妻子又开始有了动作,张开嘴巴,狠狠的对着手中的黑猫脑袋重重的咬了下去,就听得一声脆响,这个黑猫的脑袋就一下子爆裂开来,红的白的撒的到处都是,而他的妻子,就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麻木的将还存在于猫头颅里面的脑髓一把抓了出来,放进了一旁的碗里,开始熟练的就着调料,开始做起了豆腐脑来。

    这一幕让这个长得就跟一个狗熊一样的男人直接吓晕过去了,知道第二天太阳升起来许久之后,才被自己要出门去撩妹儿想在厨房里面找点吃的东西的老爹发现,急忙送到了医院,才知道自己的儿媳妇出了这一档子事。

    其他且不提,燕小长去医院住了小半天才回过神来,有洗了小半天的胃,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给燕长弓发了委托,这才有了我的到来。

    而这事情,让燕小长头疼不已,因为这事,诡异就诡异在他的妻子第二天早上起来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分分钟秒变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和天真无邪的傻白甜。

    但是燕小长回到家,看到了虽然经过了家中保姆们的清扫,但依稀可见的猫毛和别墅垃圾桶里还没有被收走的垃圾里面黑猫的尸体,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妻子,除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让人心急,但这是又不能给他的妻子说,因为妻子也要快生了,万一受到惊吓动了胎气,那就玩大发了,所以这几天在等待着救兵的到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快要濒临崩溃了。

    所以才有了我一到来,这两个大人跪在我面前就差叫我老祖宗的那一幕了。

    听完这些话吗,我点了点头,又问了他们有些问题,就拿了一根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黑猫脑髓的作用,我在之前就有了很是深刻的了解,这东西可是大阴之物,鬼魂吃了有滋补阴魂的作用,但这脑髓在这里的使用就有些奇怪了,如果是燕小长的妻子本人服用,我当即就可以下结论,这女人是被鬼上身了!

    但是……

    服用黑猫脑髓,而且还是当做豆腐脑吃下去的人,可是不明真相的燕小长,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是在闹哪样啊,搞毛线啊,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我本来经验就不是很多,这样戏剧性的一弄,我一下子没辙了,不过还是让他们爷俩将那女人叫出来让我看看,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句话,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好使。

    等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一个看上去像保姆的扶着一个女人蹒跚着走了出来,当看见这个女人的外貌的时候,我整个人突然生起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

    这个人……

    我似乎在哪里看见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