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八章 黑猫脑髓与豆腐脑
    看着那个女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心里面渐渐地泛起了迷糊,她要我去对付的那个人就是燕长弓那个远房表亲?

    我艹,敢情她就是一直在这里蹲点,想要找一个帮手啊,然后燕长弓就把我轻轻的送到了她的身边,只不过她是怎么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事的啊,感觉上还是挺有一点玄乎的,麻蛋,燕长弓交代给我的任务绝对不可能是什么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一看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做的!

    不过好在我也不算什么正常人!

    不过我心里很是泛狐疑的是,这个燕长弓所谓的远房表亲,究竟是不是他的远房表亲,毕竟以我对燕长弓的了解,他唯一的亲人就是钱,应该早就已经达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了,所以……

    “王笛啊……我看那个女人真的挺可怜的,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帮她呢?”

    我很是义愤填膺的看着王笛。

    “啊……那人哪里可怜了?”

    王笛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嗯……你看看她的衣服……”

    “香奈儿定制款……”

    “那其他的呢?”

    “LV的挎包,Burberry的披肩,迪奥的口红,卡地亚的手链……尼玛,可怜个屁啊,老实说,你是不是想要打这笔钱的注意了,你真想当她的干儿子啊?”

    我很是无语的看着王笛,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了,但王笛可就不依不饶了:“你当这个女人的干儿子,总比当燕长弓的亲孙子强太多了啊。”

    我艹,你这话也说得还真形象啊,感情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就这么的伟大啊!

    这个时候,服务员将那瓶03年的酒和惠灵顿牛排端到了我的面前,王笛很是眼馋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脸很想吃的模样。

    我拉着她就往外走:“中国人吃什么西餐啊,有什么好吃的啊,这些东西哪里有我们的中餐好吃,等这件事情忙完,我带你去最好的中餐厅吃饭。”

    王笛点了点头,挽着我的手一脸的幸福。

    而就在我要走出去的时候,这个服务员快步跑过来拉住我……

    “先生……你不吃可以,总要付账吧。”

    我一愣,一时间无语凝噎,肉痛的把卡递过去。

    “那……打包!”

    当我感到很是丢脸的从那家西餐厅再次回到燕长弓那个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远房表亲别墅外的时候,王笛早就不在乎路人异样的眼光的,将手中的牛排就着红酒,如同面包就着牛奶一般,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完了,看的我那个心神荡漾,还好我这生意做的嗨,不然我连这么一个吃货都养不起了。

    走到别墅外面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别墅的门居然是打开的,而且没有任何人守着,就像进入了小偷一般,既然都这样了,我也没有管什么礼节,就直接顺着车道走了进去。

    我刚一进入他们的客厅,一个人就扑通一下跪倒我的面前,泣不成声,嘴里不断的叨念着,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我被这场景给吓得不轻,这是要干什么,是要认爹吗?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一个太师椅上也站起来了一个白发苍苍,但由于保养得比较好,脸上甚至连老年斑都没有的老头,更是泣不成声的走到我的面前,说着什么终于有人来救他的儿媳妇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越看越像在认祖宗啊!

    看到眼前这两个人此时此刻的模样,我虽然感到很是心惊,但也很是疑惑,有些弱弱的问道:“请问……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这两个人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对视了一眼,以一副看弱智的表情看了看我:“你是不是傻啊……有照片的啊!”

    我很是无语的看着有些诡异异常的这一幕,简直和哔了狗没有任何区别,你们这是翻脸还是翻书啊!

    不过看见他们此时此刻比较激动的模样,我还是没有和他们有过多的闲聊,随便找了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就询问起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这件事情的缘由。

    那个看上去很是苍老的男人叫做燕大长,若非要强扯一些关系的话,他就是燕家这个家族里面没有任何修道天分的一些人,只不过由于投胎投的好,燕家还是要管他们的生死,所以还是将一些不太重要的家族企业交给他们管辖,由于他们还是能赚的了钱,所以在嗜钱如命的燕长弓眼里,有钱的燕家人,自然就是远房表亲了。

    而出事的人是他的儿子,燕小长。

    燕大长一提到他儿子和儿媳妇之间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口齿不清加上帕金森综合征,弄得我听了好半天都没有听懂他究竟在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燕小长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他说了好半天,差不多有个十多二十分钟吧,但说简单点,一句话就了结了,他的妻子这段时间的晚上开始梦游了。

    他这老婆的梦游有点奇怪,在一开始都没有什么,就是相当于晚上起床去上厕所的时候,时间要稍微长上一点罢了,到后来就开始要说一些莫名其妙,在凌晨的时间段听上去很是恐怖的话了。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梦游的症状,是在他得妻子怀了孕之后才产生的,随着他妻子的肚子越来越大,她这梦游的症状就越来越夸张,看上去不仅邪门,还让他很是惶恐,因为他所在的燕家,毕竟是位于道士四大家之一,对鬼怪之类也有一些了解的,所以他有点怀疑他的妻子中邪了,所以就拜托燕长弓来看看。

    这燕小长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都还比较正常,但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恐怖了。

    燕小长每天早上都要吃一碗他妻子做的豆腐脑,最近一段时间,他开始觉得这豆腐脑的味道有些不对了,里面似乎是有一些腥味,去问他的妻子的时候,他妻子总是一脸茫然,并不知道出现了一些什么情况,就猜想是不是豆腐出了些问题,可重新买了豆腐,第二天还是一样的状况。

    直到燕小长有一天晚上睡不着,在去上厕所的途中,在厨房外发现了一直死猫,才知道他一直经历的究竟是些什么……

    因为这个死猫的脑髓……

    已经被挖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