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七章 谈生意
    大单子……

    道长?

    一眼就看的出我的身份,还刚好卡在我要进入燕长弓给我这任务的委托人的别墅的那一刻,将我拦下,这女人有意思,有意思!

    王笛在一旁不断的冲我努着嘴,示意我要不要动动手脚,乘机摆脱这个女人,我想了想,一来鬼迷心窍不能乱用,而来这个女人看上去也不像道士,甚至看上去和道士这个行业没有一丝一毫的沾边,反而从那一身香奈儿的定制服装来看,土豪的可能性还比较大,人家土豪想要和我交朋友,和我谈生意,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想着摆脱她呢?

    再说了,做道士这一行,有谁是真的喜欢和那些鬼打交道,才走上这一行的呢?

    绝大部分的人做道士还不是看上了这一行来钱快,有一个大单子主动找上门来,你说以我这么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拒绝?

    王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不过也没有硬生生的破坏这个氛围,因为整个女人带路的方向来看,似乎她要和我们谈事情的地方,好像是这个城市最好的西餐厅,一瞅见有吃的,这货一下子不闹了,那小脸……尤其是那个眼睛看上去都要冒烟了。

    一进这家西餐厅,这个女人就拉着我们走到了一个有些僻静的角落,也没有说话,直到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将餐单递给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没有接,冲我指了指,那服务生就识趣的将餐单拿给了我。

    这一幕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试探我的底细,我自然不能和她客气,但也不能随意的点东西,狠狠的在流着口水,什么都想点一些来尝尝的王笛头上重重一敲之后,看着她眼泪汪汪的坐在一旁气鼓鼓的模样之后,我对那个女人道了一声抱歉之后,这才撇了撇嘴角,冲那服务员说道:“来一份惠灵顿牛排,另外……再开一瓶酒……”

    这里的红酒也不是很多,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我能认出的也就只有拉菲,不过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不能点这个,就挑了一款名字比较顺口,并且年份也比较适中,03的红酒,这才将菜单轻轻的放在了中间,微笑着看着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自然也一脸微笑的看着我,眼神里包含着的兴趣,很是明显:“这位先生,生意没有谈,你这点单就让我大开眼界啊!”

    我笑了笑:“不管谈不谈的成,自然诚意要显示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整个背心都在冒汗,要不是最近看了几集好先生,和孙红雷学了几招装逼的东西,我还真的会以一副土包子的架势来面对眼前的一切,如果真是这样,我这人可真的丢大了,不过好歹强行装逼成功了!

    “呵呵呵……那是自然!”

    说着这个女人,直接将她一款不知道什么名字,反正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奢侈品的帆布包拿到了桌子上,拉开了拉链让我看了看,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里面堆积的密密麻麻的钱砖。

    我心一动,略微的估算了一下,少说也有好几十万吧,这生意有点意思,正当我要开口询问的时候,这个女人将手中的包放在了身后,在我诧异的那一瞬间,将一张卡放在了我的面前。

    “这张卡里面有三百万的现金……”我吞了吞口水,这究竟是什么生意,玩这么high,而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啪的一下子甩了一张卡在桌子上,“这张卡里面没有钱,但每个月的透支限额是五十万,只要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都是你的!”

    我愣了愣,整个心里一下子就像进入了一个炸弹一般,久久的不能够平静,什么……

    我也是一个月有五十万零用钱的人了……

    只不过这样看来,这个女人似乎不是来找我谈生意的,莫非是出来找干儿子的?

    如果真是这样……

    那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毕竟我也算是一个有节操的人,花这点钱就像收我为干儿子,你觉得可能吗?

    “请问你这生意具体是什么,妈妈?”

    “你叫我什么?”

    “咳咳……我说的口字旁的吗,有些激动说多了,别介意啊!”

    这个女人也没有和我过多的废话,就让我想办法帮她对付一个人,让那个人越惨越好,这生意对我而言,并不算太难,反而简单的有一点过分,毕竟我是一个有鬼追随的道士,并且王笛此刻的实力堪比前十道的鬼魂,让一个人出一点事,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问题是无论我怎样对她进行追问,她都不肯说出她为什么要让我对付这个人,而且还出这么多的钱。

    以我这和那些混混打过交道的经历来看,这个女人肯定有鬼啊,从她那么有钱,却又不怕用钱的手笔来看,很有可能是想要击垮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罢了,说心里话,这么多钱,如果我说我一点儿也不动心,那也太假了,但让我卷入一个类似于权利斗争的风波里面,我又懒得冒那么大的风险。

    想了想,便把这两张卡,推到了她的面前:“对不起……我接不接活儿,也要看师父的主意,我还得请教一下他才行。”

    这女人看了看我就知道我开始推诿了,也不多说就要收拾收拾起身离开,看到那两张卡也要离我而去,我心里疼的简直在滴血啊,也不知道哪根神经出问题了,蹭的一下站起来,摁住了她的手……

    “我一向比较克人,说不一定,我接了这个任务,就算我不去找他麻烦,他就出事了呢?”

    我这话说的我都嫌弃我自己了,而这个女人笑了笑扔下了这两张卡,转身就走。

    “诶,你怎么就走了啊?”

    我握着那两张卡,有些发蒙。

    “有你这话,就足够了!”

    这女人也没有回头。

    “你还没和我说那个人是谁啊?”

    “呵呵呵……你就别装傻了,就是你要去见的那个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