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大单子
    看着眼前像花儿一样肆意挥洒和飘零的血雾,我心里一阵幽幽的叹息,该来的总归是来了……

    这样凄惨的一幕,本应该是一个极其令人伤神和泪点满满的场景,但我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终于把这两个祸害,神经病给解决了,如果再晚一点动手,我真的就要被她们给同化了,这感觉真的倍儿爽!

    寂静的房间里面,在这个时候,多出了一阵很是贪婪的咀嚼声……

    就是不用脑子也知道是谁,我撇了撇嘴角,从我眼前不断的耸动着的碎肉中,拖出了一个正在狼吞虎咽的身影。

    “干嘛……干嘛,我已经忍了很久了,不要拉我……臭阿斌,不要拉我,让我一次吃个够好吗,我要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

    这道身影不是王笛还是谁?

    被我拖拽出来之后,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般,不断的张牙舞爪的抽搐着,拼命地想要挣脱我的手,想要重回到那一滩让我看到就想要呕吐的碎肉中,在道德和节操中,王笛以她引以自傲不要脸的品质深深的折服了我,她直接一手将一团黏糊糊的碎肉塞进了我不断抽搐着的嘴巴里面,弄得我差点背过气,只得任由她去了。

    我走到之前那个恶鬼消失的地方,将那张已经变得异常黯淡的符箓拾了起来,反复检查了好几遍,发现确实不能用了之后,这才很是肉痛的将这张符箓扔到一旁的垃圾桶类。

    这张符箓就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保命符,由于高等级的散阴符的价格实在太过于贵的原因,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上官紫冷买了一些定身符,用于危机时候防御鬼魂的袭击,做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就如同今天这般。

    由于定身符的本身奇特的属性,一个人的身上只能存在一张,如果有多张定身符存在一个人身上,其中一张就会失去效果,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也不是什么问题都需要用定身符来解决。

    再说了,一张定身符是可以用很久的,因为只要定身符不拆封,也可以当做一般的驱鬼符来使用,再说了,用完了再找上官紫冷买就是了,毕竟在上次上官紫冷在那闹鬼的度假山庄来帮助我的时候,给了我她的微信号,而她又是一个微商,每天都在发一些的和道器有关的东西,买东西挺方便的,价格方面也没有燕长弓那么的坑人,下单配送方面也挺快的,最多半天就送到了,而且还会附送很多有用的小玩意儿,弄得我都有些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喜欢我。

    看着王笛现在吃的尤其欢乐的模样,我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但心里还是挺满意的,要不是王笛和我这样密切的配合,我也不可能会这样轻松的就把那个恶鬼给解决掉。

    说实在的要不是我之前来三亚前,就觉得这次任务不会这么轻松,秉承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的理念,肉痛的买了一颗阳气丹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那个恶鬼手中了,就算不死在她的手中,我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对付她了。

    至于这次行动的大功臣么……

    自然就是王笛了,明明是一个贪吃鬼,光凭借吃货的本能就可以征服整个世界了,可是却偏偏想要靠演技,真的难为她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说我阴险狡诈也好,英明神武也好,总算是把这马栏坡大酒店的这档子破事给解决了。

    然后将那个让我帮他办事还自以为自己是一个大爷,一口一个尼玛逼的人给放了出来,很是阳光明媚的恭喜他,他家已经全灭,然后家族企业也被他亲爱的女儿给烧成了一片黑灰之后,被他险些掐了一个半死,这才从他的手中的到了我应有的功德,虽说这几次的任务的钱因为都有燕长弓接手,所以我连半根毛都得不到,但好在由之前燕长弓给我的那根千年槐木块,那些残念在其中受到孕养,没有了消散的危险,暂时也不用担心他们。

    给燕长弓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从他口中得到了任务已经完成之后的消息之后,他同意给我放几天的假,并且答应我在三亚的一切花费他都会给我报销,只不过报销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一罢了……

    我在真心实意的谢谢了他祖宗十八代之后,他似乎感觉到了,我这感谢的分量感,以决心好好的培养我为名,还是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等我休息完这几天之后,会将地址发在我的手机上,让我到时候按照这个地址去就好了,说是这次任务的酬金都归我自己所有。

    我呵呵了几声就挂了电话,将一旁早已吃饱喝足,一手拍着圆鼓鼓的肚子,一手拿了一根牙签在那里剔牙的王笛拉到身边,就往外走去。

    王笛很是不乐意的看着我:“干嘛呀……干嘛呀,这是要去哪里啊,我才吃饱喝足,就算要卸磨杀驴你也得让我休息休息吧!”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想出去玩吗……老头子给我放了几天假,再不好好玩,我真的就老了!”

    王笛一听到要出去玩,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尤其是那个嘴巴动的那个销魂:“那个……我知道哪个地方的东西好吃!”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和王笛基本上走完了三亚的大部分的地方,额……王笛应该是吃完了整个三亚,有些时候甚至为了多吃一点,又不引起别人的怀疑,甚至连鬼迷心窍都用上了……

    虽说玩的挺开心,但是那钱也花的那个如流水……

    再又快乐又煎熬的几天过去了之后,燕长弓的短信如期而至,而且还很是详细,既有地址还有这个委托人的大致身份,只不过没有提及他的名字罢了。

    这个人是他的一个远方亲戚,是一个经商的大老板,一直都顺风顺水的,只不过近期家里出了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想到了在做这一行的燕长弓,所以就花钱想请燕长弓来帮忙,而燕长弓嫌麻烦,就把这事情推给了我罢了。

    按照这个地址,我找到一个看上去很是高大上的别墅,正想要走进去的时候,一个身穿一件大衣和戴着一个墨镜的女人拦住了我。

    “嗯?”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而这个女人很是自来熟的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将我往一边引着。

    “大单子……有没有兴趣和我谈谈,道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