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五章 终局
    表子划船不用桨,全靠浪这一句话可真的不是吹的啊,而这两母女,完全特么的就生动形象的诠释了这一点啊,这都不是关键,关键就是一浪更比一浪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后浪直接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啊,简直就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我的肩膀上顿时传出了一阵难以言喻的阴冷,身体也在这个刹那间冒出了让我感到极其的难受的虚弱感……

    好难受啊……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了燕长弓的恐怖,因为我以前只看见燕长弓把自己的本命灯取出来交给我,本以为取出本命灯这一行动很是轻松,再不济就是虚弱一点,有什么大不了……

    而现实却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仅仅是一盏本命灯就可以把我弄得差点就要灰飞烟灭了,而燕长弓居然就那样轻飘飘的取出了三盏……对,你没有听错,是三盏本命灯,尼玛逼,这就是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区别吗?

    燕长弓,尼玛逼,装逼也要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好吗……随随便便装逼会死人的好吗?

    刚才那个臭女人能够这么轻易地将我的本命灯给弄灭了一盏,固然有我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大怨鬼给吸引住了,没这么反应过来的原因,还有我潜意识里就认为本命灯熄灭一盏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想的甚至都不是如何保护那盏本命灯,而是……

    在本命灯熄灭之后,该如何对那女人进行雷霆万钧的反击,然后现实这特么的太现实了,弄得我一下子变得这副萎靡不振的表情,就好像身体一下子被掏空……

    虽说根据道士界的人的长期调查,人失去一盏,甚至两盏本命灯都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只要注意阳气的补充很快就恢复了,但是最重要的是,这所谓的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这太大究竟是有多大,如果每次都是这么大的话,我感觉我以后再也不去爱了。

    如果说在这本命灯没有熄灭之前,我还可以勉强招架一下这恶鬼的话,而在本命灯被熄灭之后,我就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非但内息调动不起来不说,更别提只要有一个想要调动生死之眼的念头,都会让我的脑海里面充斥着一种被一双手给硬生生的撕裂的感觉。

    本来以我现在这个架势,即便是这里只有那个臭女人,我也不是很招架的住,而这个时候,那个大怨鬼还跟在后面添乱,虽然她此刻已经比现在的我更加的强弩之末了,但是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哪里来的力气,直接伸出手一把卡在我的喉咙上,硬生生的把我推倒在了地上,连带着把我的脑袋和地面来了一个重重的亲密接触,以至于我一时间有一种彗星撞地球的强烈冲击,一下子把我弄得发昏不说,还有一种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的奇葩感受,不过好歹没有晕过去。

    挣扎的抬起头,又看见了那个满脸都是烧伤,脸皮子都没有几块好的女人,一脸狰狞的笑着看着我,显得很是恐怖,这一回眸看得我那个心惊胆战,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简直可以让我吐出前些年吃过的面,不带这样玩的……不带这样玩的!

    “你……你……该死,你该死,陪我,所以你要陪我死!”

    这个女人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本来就在透风的嘴巴,在这刹那间,爆发出一阵很是凄惨莫名的话语,这一止不住的震动,让她此刻的脸皮哗啦啦的掉着,像一个破碎的陶器一般,顷刻间消失在了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原本就存在过的模样,露出了掩盖在其下,和她焦黑的面皮形成了鲜明对比的牙齿,森冷着对我笑着。

    我被她看着头皮发麻,深吸了一口气:“等下……我只想问一下,你的死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啊,你找我有毛用啊!”

    这个女人手上动作依旧没有停止,换了换手的位置,将用力捏着的部位,从头发换到了头颅,并且还在用力的加大着力度,以至于我此时此刻,感觉到我的头骨都在随着她的节奏,动次打次的震动起来。

    “不过……你如果死了,我们之间不就有关系了?”

    这个女人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整个房间的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起来,很显然她已经下了杀心了。

    有病……绝逼是有病,鬼的世界,真的不是人的思维可以触及我的,鬼才想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不要把这话说的这么的大义凛然,说的好像我真的想和你有什么关系一样。

    而这个女人正准备一把像捏碎西瓜那样捏碎我的头颅的时候,她手中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下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就像看到了一个绝世美男子站在她的面前一般,虽然现实就是这样。

    “本来,还想和你多玩玩的……但是从现在看来,没有这样的必要了!”

    我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毕竟失去了本命灯,还有脑袋被撞了几下,自然不会太好受,但是比起以前在练舞的时候大招衔接失败受到的撞击那还是真算不了什么。

    我轻轻的拨开了这个女人死死按在我的脑袋上,企图将其捏碎的手,在其上的一张看上去没有贴上多久的符箓上重重的摁了一把,戏谑的看了这个眼睛都被烧的漆黑,但还是掩盖不了她眼中的惊恐的恶鬼,从怀里摸出一个圆溜溜的小药丸,塞进嘴里,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恢复了不少。

    冷哼一声,也不和她做过多的解释,心意一动,紧闭着的右眼一下子睁了开来,斩鬼剑一动直接看在了她的天灵盖上一道黑色光线上,顿时这个恶鬼连尖叫都发不出一声,就直接化为了飞灰。

    “呜……呜……呜……”

    而这个时候,除了一开始对我进行了偷袭,便再无动静的大怨鬼突然发出了一阵凄惨的哭声,猛地向我扑来,身形异常夸张的颤动了起来,似乎是要自爆!

    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要自爆,因为她还没有迈出一步,整个脑袋就被一张血盆大口给一口咬碎,只留下一阵血雾在我眼前恣意的升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