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四章 恶鬼突袭
    不过虽说这个大怨鬼的死法很是老套,但是说实话,还是让我挺感慨良多的。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日子真会玩,一个月五十万的零花钱都还嫌不够就算了,但劳烦你,你要不要在介绍这个事件的时候,总是不把重心放在你女儿和你的死上,老是喜欢在五十万这个罪恶的金钱数目上加重语气啊,你这样说着,我都想问你究竟是在炫富呢,还是在宣扬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现在这个社会是创建和谐主义社会的关键阶段,容不得一点资本主义的滋生,所以……

    所以我说这么多,我只想要说一点,你还要儿子吗?

    你说的这些话,弄得我都想当你的儿子了好吗?

    你一个月给你的女儿五十万的零花钱,知道这个数目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是一个这样庞大的数目?

    我最喜欢的网文作家,我爱上了一具女尸的作者我心诚上架两个月才赚了1300啊,你这一个月的支出,就够他赚几十年啊,阿西吧啊!

    不过听完了这个大怨鬼坎坷,然后很是催人泪下的经历,王笛哽咽了起来,不过并不是因为同情亦或是悲伤,而是她忍不住又从那个大怨鬼身上硬生生的抠了一小块碎肉下来,狼吞虎咽到欲罢不能。

    我没好气的拍了拍王笛的脑袋,很是嫌弃的将王笛拉到我的身边严加看管了起来,不然这样会给这个大怨鬼一个持强凌弱,痛打落水狗的行为,这是一种不好的行为,虽然我平时很喜欢这样子做。

    看看时间啊,我们也只睡了不到几个小时,离阳气最重的下午两点都还有几个小时,虽说那个女人如果真的化成了鬼,也化成了恶鬼,并不怕太阳,但是她此刻最好的进攻机会也就只有在这两点前的几个小时,还有凌晨十二点附近阴气最重的几个小时了,因为她虽说是恶鬼,但实力并不占优势,也就只能利用天时来尽力的缩小我们之间的差距。

    不过让我感到很是奇怪的就是这个站在我面前一脸畏惧,看什么都很是害怕的大怨鬼……说真的,这鬼魂绝逼是有一些古怪啊,被自己的女儿给亲手杀死了不说,却没有太大的怨气,相反还有一点唯唯诺诺,不太像一个大怨鬼,甚至说她是一个胆小鬼,我都会相信。

    但不成……母爱真的会让一个女人变成这般的两极化?

    这是母爱的伟大……还是母爱的可悲?

    亦或是这个世界的悲哀?

    得了,先不光想这个大怨鬼了,当务之急还是那个要解决的还是那个恶鬼……

    那个恶鬼的怨念主要来自于她那与生俱来,不知道为什么比王子卫还要变态一万倍的思想,已经莫名其妙就认准是我害死了她的奇葩脑洞,但是有我和王笛的配合,对付这个恶鬼倒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移动着的士力架,王笛如果打不赢,还可以随时吃一吃这个大怨鬼来补充补充。

    我将斩鬼剑从身上抽了出来拿在手上,让王笛从嘴里吐出一瓶黑狗血擦了擦,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越发的让我感到心惊肉跳:“那个女人估计就在我们附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袭击了,而且你光从她与正常的地球人不同的脑洞来看,她的袭击说不定也不会走什么寻常路,一个就是因为零花钱不够,就把自己的母亲给杀了的人,你觉得她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么?”

    王笛听了我的话,很是轻微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之后,轻轻的拍了拍那个大怨鬼有些哀怨的面庞,尤其的体贴温柔的说道:“老婆婆……你就放心吧,我们绝对会给你的女儿一个很是舒适,绝不会太痛苦的死法,反正你们都死了,也活不过来了,所以等我们把她给弄没了后,你也就收拾收拾投胎去吧,都别给对方添堵,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是多么的美好啊!”

    说着说着,我又看见王笛再次从那大怨鬼的身上扒下了一块不算小的血肉,这……

    感情王笛已经把这个大怨鬼当做自己的口粮了啊!

    这个大怨鬼此刻对我们的话充耳不闻,像之前那般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脸,不断的嚎啕大哭起来,哭的很是难听不说,还没有哪怕一丝一号的节奏感,尤其是那不断从手指缝隙中泄露出来的眼泪和血珠,污染环境不说,而且严重的影响我的心情啊,尤其是你把地上床上弄得那么脏,到时候又要我付清扫费,我这么抠的人,你这样做,不是要我的命吗?

    这个大怨鬼哪里管我的表情,在一个劲儿哭的同时,还在不断的啜泣开来:“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因为……我想要杀死你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都没有一点点的防备,这个大怨鬼的手就紧紧的放在了我的脖子上,看上去似乎想要杀死我,她的脸色尤其的狰狞,就好像和我有着深仇大恨……

    我很是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轻轻松松的就把这个大怨鬼的手给甩到了一边:“你是不是有病吧……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又来了?”

    这个大怨鬼早就被我们俩给重创了,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更不用说在她此刻连掐住我喉咙的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

    “阿斌……过来帮我看看……”

    王笛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背后传来,我也没有细想,将手中的大怨鬼往王笛身边一推,任由她处置之后,便转头望去。

    一转头就觉着要遭……

    我艹,怎么可能有两个王笛!

    我一转身就对上了一张满是火焰烧伤的脸,就在吓得直倒吸了半口凉气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就直接插入了我的肩膀,在我猝不及防之下,从中硬生生的拽出了一道摇曳的很是扑朔迷离的火苗……

    这张满是溃烂的伤口的脸上,勾起了一道诡异的弧度,轻轻地将其吹灭……

    顿时一种虚弱感觉在我身上蔓延开来……

    遭了,本命灯被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