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三章 缘由
    “谁……你说谁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恶鬼,哪里来的恶鬼?”

    王笛像吃着张飞牛肉一般,小根小根的撕扯着那为数不多,从那大怨鬼的身上硬生生的扯下来的肉块,细嚼慢咽,细细的品味,那专注的表情一点也不亚于专业的美食家,但在我有些没头没脑的话下打断下不得不狼吞虎咽的将手中的未竟事业解决完,这才有些困惑的问我道。

    “那你认为,我说的还有谁啊,如果不是那个疯女人死后要化为恶鬼来找我们复仇,就以这个大怨鬼如今连你都打不过的实力,她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来找我们?”

    我一脸嫌弃的看着王笛吃的像什么一样的王笛,然后一脸嫌弃的从一旁从抽出一张纸巾,使劲儿的擦拭着身上因为和那大怨鬼的接触,变得尤为的血腥和粘糊糊的身体,只是很感觉到头疼。

    这头疼倒不是因为这大怨鬼突然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让我有了起床气,也不是因为她把我身上给弄脏了,让我的洁癖犯了,而是出于道士与生俱来的直觉,我从那大怨鬼来到我身边后那一刻起,就一直察觉到一股较为强大,然后一直针对于我的压抑气息,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在这个地方我除了和这大怨鬼,有仇之外,就只有那个想要害死我,却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的女人了。

    所以,这个躲在暗处的像一条不断的吐出蛇信子的毒蛇的东西,也只有这女人了,而且这女人生前作恶多端,手上沾染了许许多多条人命不说,最后就连跟随自己的多年的老员工,甚至生自己养自己的老母亲都没有放过,死后不变成恶鬼还会变成什么?

    本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但又招来一个恶鬼,让本以为已经可以快快乐乐轻轻松松的享受几天来之不易度假生活的我,不由得感到分外的头疼,特么的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不过,这件事情……让我也感到很是蹊跷,毕竟人死后要化为鬼魂,也是要有一定的条件和过程的,能够这么快就变成鬼魂,感觉上还是一个恶鬼,也只能证明,这个人在死前的怨念很是深厚,深厚到只要一死,就恨不得变成鬼魂来索命。

    不过这样,真的让我很是无语啊,不对,确切的说,这一家子人做事情,不按常理出牌不说,简直可以说,不讲一点道理啊!

    首先,这个可以说和发布委托有关的酒店男主人,他明明是在求我办好吗,然后却傲娇的一句话一个尼玛逼,一副吃定我,认为我非做着这个任务不可的架势。

    而这个女主人,首先尸体不是我拿的她的,女儿也不是我杀的,甚至她还是她女儿杀死的,尼玛不去纠缠警察,不去纠缠其他人,也不去找别人报仇,偏偏要作死的替杀害她的凶手来找我这个被害者寻仇,这个行为已经不再属于脑子不对的范畴了,而是属于特么的完全没有脑子啊。

    最夸张的是她的女儿好吗……

    首先人不是我杀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念头,仅仅还想要本本分分的完成这个委托,好享受享受来之不易的三亚之旅,而她呢,就仅仅是因为我人比较好,受了那个中年妇女的劝,就把那中年妇女杀了不说,然后更是夸张的因为我本能的报了警,就放火烧酒店,到最后,甚至把自己亲手杀死的鬼魂化为的鬼魂,带着一起,连鬼迷心窍这种高科技手段都使用了出来,就要杀我灭口啊。

    后来你自己死了在了自己放的火下,就算了吧,该投胎就投胎去了吧,结果你特么的还执迷不悟,还要变成恶鬼,变成恶鬼都算了,你还要来找我复仇,我和你的死有毛关系啊,简直莫名其妙,神经病啊。

    狠狠地捋了一下思路,我才发现这些事情,这些所谓的鬼来复仇,完全和我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你们一下子就把我整懵逼了,这样子真的说的过去吗?

    不过,这样的情形对于我而言还是有一个唯一的好处的,那就是这个女人已经变成恶鬼了,不能超度,只能斩杀,这样的结果倒也是了却了我为民除害的初衷。

    想了半天,越想越觉得,想不过去,走到门口一把将紧紧锁闭着的大门拉开。

    “臭阿斌……你要去干嘛。”

    王笛很是好奇的看着我闷着头不出声,对我在床上坐了好半天,一有动作就往门外走的举动显得很是不理解。

    “当然是把那老神经病拉进来,问一问那小神经病的事情啊。”

    我把门一打开就看见那个大怨鬼靠在大门右侧的墙边坐着,一个劲儿的画着圈圈,显得很是委屈。

    这副模样,看的我很是不爽,本宝宝都还没有什么小情绪,我艹,你这罪魁祸首反而有情绪了。

    我也没有管那么多,就把这个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大怨鬼给再次拉了进来。

    经过一系列的逼供之后,我对她的女儿大致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首先因为这家酒店比较赚钱,第二这个男主人也死了,所以这个女人对这个唯一的女儿显得很是宠爱,不应该说是宠爱,简直可以说是宠溺了。

    你知道这个女人给她的女儿一个月多少的零花钱吗?

    说实在的,这个女人都不知道,她就很是轻描淡写的给了她的女儿一张卡,一张每月最高额度可以透支五十万的卡,然而这个做女儿的每个月都还会透支。

    后来,酒店的生意有一段时间有些不景气,这个女人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的钱,那女儿就不乐意了,她大手大脚习惯了,一时间哪里习惯的过来,便去借高利贷,这样利滚利,这做女儿的还不起,她的母亲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而这个时候,这个女儿居然提出了一个非分的要求,就是向她的母亲索要这个酒店属于她的股份,用于她的抵债和偿还债务,不然就要杀了她!

    这做母亲的自然不会同意她的要求,她也只以为自己的女儿只是试试性子罢了,压根就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杀她……

    然后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完全就是一群疯子啊……我是怎么牵扯到这里面来的。

    阿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