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一章 再次出现的大怨鬼
    王笛很是木然的看着我,愣了一会儿,像一个巫婆在跳大神一般,东跳西跳的同时,一面不断的东张西望:“在哪里……在哪里?”

    我没好气的拍了拍王笛的肚子:“在你肚子里面啊,你不要一天到晚老是把你的脑子用在寻思着怎么吃喝上,也应该多用来思考思考问题,你把那大怨鬼半个身体都吃了,她失去了一半的近一半的执念,不找你还找谁啊……不把那些执念给夺回来,或者将那些执念给补充完善,她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了啊,除非她存心想魂飞魄散不成。”

    王笛这才恍然大悟一般重重的点了点头,但脸上的表情依旧很是傻白甜:“人家本来就是一个贪吃鬼,有句话不是这样子说的吗,做一行爱一行,思考这些费脑子的事,我还不如拿来多吃点东西嘞。”

    我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智商跟不上实力提升的王笛,整个人简直被雷的外焦里嫩,不过看在现在事情还是解决了的份上,我暂时就不和她计较了,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活下来了。

    “臭阿斌……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王笛随手从嘴巴里面扯出一袋薯片,撕开包装袋一边咯嘣咯嘣的吃着,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还能怎么办,等警察来啊,不然我们就这样子走了,这锅我来背啊。”

    看看时间离那些警察的出勤时间也不远了,我再次打电话催了催那些警察之后,就和王笛随便找了一块不会被燃烧和爆炸所波及的地方,等着那些警察的到来,不过不用脑子想都可以知道这些警察会这样对这个案件定性了,毕竟那个女人可是已经死在火海中了。

    在一旁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消防车便来了,警察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才来的,他们原本以为我们还困在酒店里面,所以还带了很多救援要用的工具,再看见我们已经逃脱了之后,也没有那么的大费周章,因为这个酒店里面也就只有我们两个在里面居住,当然还有那两个已经死了的酒店员工。

    这火因为已经烧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原因,那酒店几乎都没有什么可以烧的了,所以他们很快就把火给扑灭了,在扑救火灾的同时,警察也在和我们做笔录,在我提供的线索下,在三楼的走廊上找到了纵火和杀害在二楼尾号房里面居住的酒店员工的那个疯女人的尸体,自然也在我的指引下,在那女人所居住的房间的床板下找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只剩白骨,但由于用防腐剂保养得很好,并没有散发出太大的过分味道的尸体,应该是老板娘的尸体不假了。

    警察们将这些尸体用专门的工具装好之后,说是要拿回去调查,留了我们的联系方式,说如果有需要在联系我们来协助破案,我们很是理解的同意之后,使用了鬼迷心窍糊弄了他们一下子后,这才心满意足转身就走。

    哼……小爷的出场费贵着呢,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义务劳动,对不起,叔叔我们不约!

    “臭阿斌……这下子事情总算是完了,都已经转交给警察了,总该轻松一些了吧!”

    王笛有些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一副没有睡醒,想要找个地方补瞌睡的模样。

    看着她此刻的模样,我心里那个和哔了哮天犬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你丫的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吧,你好歹是一个鬼啊,我从来没有见到哪个鬼每天要按时吃三餐,还要讲究营养搭配,每天还要睡够十个小时,你这鬼活的简直比我这个人还要获得滋润啊,我怎么就摊上你了啊!

    不过说实话,我也累得不行,虽然此时此刻的海风吹得我很是舒服,但是我整个人还是忍不住的犯困,也懒得和他计较了,打了个呵欠认同道:“那个大怨鬼的尸体已经被撤离这个马栏坡大酒店了,估计事情也告一个段落了,任务完成后应该会有些延迟吧,等我收到任务完成的消息之后,我们再走吧,现在得尽快找一个地方补补瞌睡,不然我身体真的吃不消了!”

    反正任务也完成了,也好不容易来一次三亚,离下一次考核还有一段时间,在这里玩玩,放松放松,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先把精神养好,不然哪有精力继续去生龙活虎?

    不过走了一圈才知道,这段时间正好是旅游的旺季,所以说大部分酒店的房间都住满了,只有一个五星级酒店还有一个总统套房,逼得我只能肉痛的付了钱,拉着王笛在她兴高采烈的呼唤声中,走进了开好的房间,一头扎在床上,也不再去管贵不贵了,倒头就睡了起来。

    虽说这里总统套房是贵了一点,但这里的设施却是要比马栏坡大酒店要好上不少,最重要的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会来骚扰我,估计那个大怨鬼也应该去缠着那些带走她尸体的警察了吧,所以就下来的几天总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旅行了。

    至于钱么……

    等钱没了,再去坑赵叔就好了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很是舒服的时候,一阵很是撕心裂肺就像死了至亲一样的声音出现在了耳畔……

    是谁啊……

    “王笛王笛,快去看看,是谁在哭!”

    等等……

    又有人在哭?!

    我整个脑海像是被雷击了一般,一下子的清醒了起来,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我的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满身是血的身影,这道身影头埋的很低很低,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脸,但手的缝隙里面不断地洒落这大滴大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眼泪,而这些眼泪里面还夹杂着一些看上去很是狰狞的血丝,这是……

    血泪!

    这……

    这人的身影一下子和我脑海里面的一道身影重合了起来……

    这……

    这不就是那个大怨鬼吗……

    她怎么又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