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章 逃脱酒店
    也就是一个呼吸间,快的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被天花板上的一连串像下雨一般顷刻间落了个稀里哗啦的吊灯给砸了一个半死不活,下一个呼吸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接踵而至的火焰,像巨龙一样无所阻拦的火焰给吞噬掩埋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至于那个近乎于疯癫的女人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已经被火给困住,似乎似乎是活不成了。

    见此状况,我愣了一小会儿,咽了咽哽在喉咙里面的唾沫,也没有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更没有补一句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这样的话,因为这个时候,猛烈到已经铺天盖地的朝我袭来的火焰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身前,一个不小心,那火焰就在我的脸上轻轻的蹭了一下,痛得我那个龇牙咧嘴。

    这情景吓得我转过身,就回到了房门里面,将房间门反手关上,锁的死死的,将一切可以搬得动的东西都拿过来抵在门的前面,试图阻拦一下蔓延开来的火势,想了想又一头扎进厕所里面,把所有水龙头都打开来,这才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像一个被老流氓骚扰追赶了好几公里远的青春女孩一样,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觉得被自己硬生生的加持下来的神光都被蜕了一层皮,全身上下一阵酸软,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瘫软在地上没有动静了,动都不想动了。

    唉呀妈呀,我特么的是不是火神啊,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火灾,要不要有一点科学依据啊,有时候我都在想,我上辈子是不是被水淹死的啊,这辈子老天看我不顺眼,想要给我换一个体贴的死法,你还真的体贴到让我整个人选择死亡都没有办法了,我都心疼我啊!

    这个时候,王笛走过来直接将我从地上拽起来:“臭阿斌……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这么大的火,该怎么办啊,我们逃不出去了,一遇到这种情况,你的脑子怎么就和燕若飞一样不好使起来了啊,我们这里是二楼还是五楼啊,外面都烧起来了,怎么办啊,你一定要把我给带出去啊!”

    我反手就把王笛手打开,顺便将她扔到一旁,没好气的说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在一旁瞎操心干什么啊,你是鬼,你是鬼,你是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你无论怎样都无法再死了好吗,你被光顾你自己了,快帮我想想我该怎怎么办啊,我是人,我不仅怕火,我还怕烟……哎哟喂,我说你也是一到危机关头你就给我添堵,你和燕若飞特么的就是绝配啊!”

    我没好气的看着王笛,王笛同样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经过一个呼吸间的对视之后,王笛突然向我冲了过来,像泼妇耍赖一样,一下子倒在地上,像一个八爪鱼一样四仰八叉的缠绕在我的身上:“我不管,我不管,对,我是没有本事,对,我脑子是不好使,只有燕若飞那个程度,但你是我的主人,你必须得好好将我给带出去,我这衣服才买的……香奈儿的限量版,总之,你要是不把我给带出去,我就和你一切死在这里算了……不对,是看着你死在这儿!”

    我艹,你还讲不讲道理啊,还蹬鼻子上脸了不成,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哪里来的钱买的衣服啊……

    “臭阿斌,你快想办法啊,我们该怎么逃出去啊!”

    “急什么急啊,你没看见我正在想办法吗?”我狠狠的拍了一下王笛的屁股,让她将我缠的就快要出不了气的腿松开后,一把将她背在我的身上,没好气的说道,“我最多以为,她会想出一点什么歪门邪道来迫害我们,我哪里知道她会一把火把酒店给烧了,这疯女人!”

    我此刻的脑袋被门缝里面的不断传出来的浓烟给刺激的有些发昏了,整个脑海里面简直就是一片乱麻,急得我直挠脑袋,不过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下,我本来就比较机智的脑袋里面那个才思泉涌,一个有一个超越人类极限的脑洞那个层出不穷,只不过没有一个是适合眼下的环境的,特么的,说实在的,我们有现在这样的环境完全就是那个女人搞得鬼,平时老和鬼魂打交道了,总是简单的认为总有冤魂想害朕,但是从现在看来,人要比鬼魂恐怖的多了!

    眼看着任务都已经完成了,而我如果死在这里了,岂不是太过于笑人……我一定要逃出去啊,那是必须的,必须要逃出去啊!

    而这个时候,已经被我堆满了杂物的大门已经开始散发出一阵一阵的闷烟了,若如果不是厕所里面蔓延出来的水有着阻隔作用的话,说不一定早就已经烧进来了,说实话,对于我而言,明火都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反而是那些充斥在这个房间里面的闷烟,让我整个人思维都有开始混乱了。

    所以说,我也顾不了再想一些完美的解决方案了,努力的回忆起那些电影里面画面,扯这两床被单就往落地窗户边跑,一到窗边我稍微观测了一下之后,找了一个有着类似于存放之类的平台的地方,随便拿了一个东西将落地窗敲碎之后,一边猛烈的咳嗽,一边将手中的被单撕成一小截一小截的布条,按照估计的高度弄成一个类似于绳子的东西系在一个比较解释的金属挂钩上之后,拉了拉就准备像电影里面一般,往楼下走。

    在屋子里面走了两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啊……

    “王笛啊,鬼魂都这么重吗?”

    “不啊,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真实一点,所以让阴气实质化了一点……”

    “我艹,那你现在还不轻一点是想要压死我吗?”

    王笛调整好自身的重量之后,我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按照之前设定好的地点,借着这根绳子从容的移动的,也亏得本身有逃课的基础,总之还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逃脱。

    当我费劲千辛万苦从楼上翻下来的时候,我们之前所在的屋子突然冒出了熊熊的火光,我擦了把冷汗,还好是逃脱了出来。

    “臭阿斌……我们现在可以回家了吗,任务也都完成了。”

    我叹了口气:“还没呢……那大怨鬼还盯着我们的,你难道感觉不到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