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九章 烧死我们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在有些黑暗的房间里面闪烁着如同毒蛇一样的光芒,刺得我眼睛都有一点隐隐作痛,就听得呲啦一声,这把刀近乎于全部没入了王笛的身体里面,弄得王笛一时间有些发愣。

    “臭阿斌……我……”

    王笛被这刀给刺中,声音都有一些哽咽了。

    我反应也不算慢,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之后,一把抓住那个持刀的女人的手,直接狠狠的一用力将她给提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抵着她的肩膀,就重重的往外面一扔,就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这个女人就重重的撞在了房间正对面的墙上,随即便软软的跌倒在了地上,没了声响。

    而即便就是这样,看上去她已经陷入了昏迷,可她的手中还是紧紧的攥着那把锋利的短刀,手指的关节都捏的发白了,却依旧没有让这柄凶器脱落。

    我也不管她死活,进门之后将门再次反锁了起来,做完这一切又想了想,考虑到那个大怨鬼虽然受到了重伤,但还没有彻底的丧失战斗力,随时都有可能来到这里,于是乎咬咬牙,从屁股里面抽出了一张限量版的保命符,很是心疼的贴在了紧紧锁闭着的门上。

    而这个时候,王笛在捂着自己的伤口哭的很是稀里哗啦,眼泪那个大滴大滴流着,看的我那一个心疼,于是乎,我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很是轻柔但很是用力的拍了拍她的大脑袋,这一拍,把她的哭泣都拍停止了不说,整个人都被我给拍懵了。

    她捂着脑袋,有些傻白甜的看着我:“诶……你这个人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啊,我都为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你还这样对我,你……”

    她血泪一般的控诉,让我不得不再次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脑袋上,没好气的说道:“你的角色带入的太过于逼真了吧,大小姐,她那把刀仅仅是一把普通的刀,并不是道器,对你根本没有伤害,就算是戳你一百刀你都不受伤好吗?”

    王笛见到自己被戳穿之后,也不捂着伤口,其实根本就没有伤口,冲着我不好意思笑了笑,看的我那个无语凝噎。

    “臭阿斌……现在我们该怎么吧呢,那个大怨鬼可还没有死啊,前十道的鬼魂只要本源没有彻底的消散,恢复起来快的很。”

    王笛瞟了我一眼,从地上拾掇起那个大怨鬼在危急关头,不得已扔下的那小半个身躯,将其撕成一条一条很是细长的丝状物体,一边吮吸一边慢嚼细咽起来,看那陶醉的模样,就好像在细细品味一包手撕牛肉一般。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摸了摸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肚子,心道鬼的世界还真是将不抛弃不放弃这个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还能怎么办,就在这里呆着啊,大怨鬼也被我们给重伤了,一时半会也恢复不过来,现在我们要面对的主要还是那个想借机杀死我们的那个女人,所以留在这里,等警察来处理最好,她目前失去了她的靠山,估计也应付不了警察了,量她也不敢乱来了,再说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除鬼又不是杀人,不然和她进行这样的交流,我真的说不定会忍不住将她给杀掉。”

    王笛嗯了一声,也不管我,因为她此刻整个心都放在她手中的那美味佳肴上面,对其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

    不过,从那个女人之前的行动,我才意识到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究竟是怎样赚钱的了!

    首先他们赚的肯定是死人钱没错,至于方法便很是老套,就如同刚才那般,让大怨鬼对房间里面的人进行鬼迷心窍,然后她便趁机杀死被安排在尾号房里面居住的人,夺取他们的钱财,至于在他们临死前有没有利用鬼迷心窍套取他们的银行卡密码,这我就不知道了。

    而那些在这里旅游的人暂且不说,去执行任务的这些道士的等级普遍不是太高,碰运气想要一夜暴富的人还是占了绝大多数,以他们的水平,估计也不怎么是大怨鬼的一合之将,被这样的方式弄死,倒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总的来说,他们还是死在那个女人的手中,最狠的永远不是鬼,而是人心!

    从这样来看那个女人在和警方提供自己证词的时候,一定对老板娘,也就是她的妈妈的死,做出了隐瞒,她的母亲一定不会像她说的那样,是什么死于一场异常的事故,照我看,和她绝对脱离不了干系,甚至极大的可能性就是她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否则如果她的母亲真的是死于意外,也不会变成大怨鬼了!

    只是有一件非常可疑和让我很是无法理解的事,既然这个做母亲的是被自己的女人给害死的,那为什么还要帮自己的女儿却害人?

    难道说,她一点也不恨自己的女儿吗?

    奇怪……

    就在这我想着想着走入了死胡同的时候,大门处突然传出了一阵异响,门锁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我和王笛都吓了一跳,但随即又松了一口气,毕竟门锁虽然打开了,但别上的门链子还在。

    透过门缝,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之前被我随手一扔,扔到墙上的那女人捏着那柄就算昏迷了过去之后,都没有放下的短刀,狠狠的揣着那扇虚掩着的门,似乎是想要冲进来。

    我和王笛对视了一眼,便冲过去重重的推上了门,死死的用身体抵住,不让她有任何冲进来的可能性。

    而她这一招落败之后,她并没有有任何放弃的打算,一个劲儿拍着我们的门,弄得整扇门都在呯呯碰碰的响着,震动的强度堪比山寨机。

    而这个时候,门外传出了一阵近乎于撕心裂肺的声音,是那女人的……

    “开门……开门,不管你们开不开门,你们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

    我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僵持了好一段时间之后,门外面再次恢复了寂静。

    正当我认为那个女人死心了的时候,一阵炽热的温度和浓烈而且呛人的烟雾便从门外传来……

    不好……

    她想要烧死我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