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八章 交手
    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突然黑了?

    “王笛……王笛,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这个时候的我有些着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慌忙中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呼喊王笛的名字,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是有多么的嫌弃她。

    喊了半天,才察觉到我的声音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并没有得到王笛的回应,才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了……

    倒不是针对于王笛消失了的这件事……

    而是王笛怎么又消失了!

    王笛是我的鬼仆,我们之前有着主仆契约,我们之间如果不是被外在条件阻断的情况下,无论怎样我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而被阻断的情况就只有两种……

    第一种自然就是我之前遇到的那种在梦中被控制住了身体的情况,但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应该比零还要小,因为我总不可能,坐着坐着就秒睡了吧!

    至于第二种……

    只有可能是被鬼迷心窍了!

    一想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可能性,我全身上下都是一震,冷汗之间从天灵盖流到了我的脚底板……

    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还是有一些庆幸的。

    毕竟王笛现在的实力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即便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应该还是有一战之力吧,想必现在正在和那个鬼魂进行着抗争。

    不然的话,这个空当我已经遭受了这鬼魂的暗手了!

    不过我也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就展开了行动,毕竟鬼迷心窍的主要目的仅仅是隔绝人的感官和外界的联系,对人的本身并没有任何影响,心意一动,我的眼睛里面就是黑光一闪,这一瞬间,原本漆黑的什么都看不见的世界一下子多出了稀稀拉拉的黑色光线……

    这些黑色光线自然就是那些事物的要害骨架,黑色光线和白色光线不一样,是不会移动的,所以我此刻视野里面不断移动着,而且是由黑色光线构成的类人形的物体,想必就是鬼魂和王笛他们了吧。

    最令我感到恐惧的是,就在我才恢复了对周围环境的一定认知能力的时候,我就看见一个由几道稀稀拉拉的黑色光线组成的身影和我仅仅只有咫尺之遥了,而从这身影由上到下挥舞着的大致形状来看,很明显是想要致我于死地!

    我整个心脏都提了起来,躬下腰,快速的躲过那身影的攻击范围,顺势一脚叫这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但却想要致我于死地的东西踹飞到一旁,便快速的朝那两道纠缠到一起的身影冲去。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两道身影其中一道一定是那个神不知鬼不觉就对我施展了鬼迷心窍的大怨鬼!

    我将手中的斩鬼剑攥紧,重重的朝着那个看大体的形状,应该是站着的身影重重的砍去……废话,王笛的本事我还信得过的,她在让我失望方面从来就没有让我失望过,不然她还能农奴翻身把歌唱不成?

    况且拿到站起来的身影身上的黑色光线要比我看到的很多鬼魂要多上很多,也就是说即便是我斩碎了她的黑色光线,也并不一定能够重创的了她,想必这也和她身为大怨鬼脱离不了关系。

    斩鬼剑一接触到这个这道满是黑色线条构成的身影的时候,我周围的环境再次恢复了正常,鬼迷心窍破了。

    我眼睛一眨才发现我眼前不远处就站着那个之前在我梦里面叫我离开的那个中老年妇女的的鬼魂,我这一剑本来是斩向她的肩膀的,但由于她在我出手的时候,极其快速的躲闪了一下,仅仅是擦中了她的手臂,勉强击碎了她小半个手臂。

    这个大怨鬼一吃痛,却没有任何想要退后的打算,反而更加凶猛的朝着我的脑袋重重的拍来,我旋转了一下斩鬼剑,调整了一下姿势之后,也不甘示弱的朝着她的面门刺去,顺势从包里摸出一些一时间分辨不出作用的符箓,胡乱的朝她扔去。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大怨鬼很是容易的就躲开了我的攻击,也不躲避那些符箓,直接艺高人胆大的向我压来,我心一沉,很是郁闷,和这些高智商的鬼魂打交道就是麻烦,一下子就看出了我那些符箓都是一些假把式。

    见到这个大怨鬼来势汹汹的模样,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这架势我这小身板明显挡不住啊,于是乎往后一仰,顺势一躺,就地滚了两圈,一脚将地上打不过就装死的王笛给踹到那个大怨鬼的身边。

    “党和人民需要你,你辛苦了!”

    “哎哟喂,尼玛逼……不过,为人民服务!”

    王笛被我一踹起来,脸一红,倒也不马虎,趁那个大怨鬼大部分的注意力还在我的身上的时候,大口一张,直直的咬在了她的膝盖上,也不松口,大口大口的吞咽了起来,这个时候只见的一股股黑色的有点像液体的物质,从大怨鬼被咬的地方汩汩的朝着王笛的嘴里面涌去。

    这个大怨鬼被王笛死死的咬住,面部表情显得很是狰狞和痛苦,那种难以忍受的表情甚至比我之间砍断她的手臂还要强烈好多倍,很显然王笛这一咬,伤到她的本源了!

    大怨鬼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兴许是疼痛的失去了理智,她抛弃了一切攻击手段,张嘴露出两排锋利的堪比手术刀的牙齿,就要朝王笛的脑袋咬去,那张开的尤为巨大的嘴巴,只要咬实恐怕王笛整个脑袋都要消失。

    本来就有些洁癖的我,虽说觉得那不断飞溅的口水很是恶心,但我还是不能放任王笛的脑袋被咬爆,再次鼓动起死之眼,趁着这个大怨鬼攻势已出一时间收不回来的时候,一剑就戳进了她的嘴里,这一剑几乎耗尽了我大部分的力气,剑柄都透出了她的后脑勺。

    只不过,这一剑却让我很是尴尬,因为以我现在的能力和体内的内息储存,使用一次死之眼后要过两三个小时才能继续使用。

    以至于这一剑看似非常恐怖,其实并没有对那大怨鬼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王笛可得理不饶人,紧紧咬着她大腿的嘴一松,一口将她的脖子咬到只剩下一点皮连接着。

    而这个时候,大怨鬼再也招架不住,还没有等到我们给她致命一击的时候,丢下半截身子就消失了。

    我正要松一口气,背后一阵劲风袭来,我赶紧又是就地一滚,一把明晃晃的刀便直直的插在王笛的身上……

    而这把刀的主人想都不用想就是在之前被我踹在一旁的那道身影,而这道身影就是赫然就是坐在酒店前台的那个女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