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七章 酒店背景
    这女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本来就很是桀骜的眼睛里面,又多出了一丝像刀片一般凛冽的寒芒,看得我整个人都有一些不自在,这杀意也太过于明显了吧。

    “我哪里来的钱,用不着你操心,如果你实在是想要掺和进这件事的话,我也只能告诉你一句话……太过于瞎操心的人,似乎都活不到天亮!”

    说完之后,这个女人打开门,碰的一声就把门关了起来,其后那屋子里面穿出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打砸声,估计我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对她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

    不过她之前所说的话,是在对我进行威胁吗?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扇紧紧锁闭着的门,心里对那猜测的肯定又加深了一点。

    “臭阿斌……你之前是不是傻啊,问那么直接,傻子都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了。”

    王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似乎是对我之前所做的事情有不甚理解。

    我仅仅是笑了笑,指了指那个女人紧紧锁闭着的房门:“我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吓吓她,而是……”

    说着说着,我指了指还插在门上的钥匙,嘴角勾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我要的可是这东西!”

    我拔下钥匙之后,比对了一下钥匙的孔后,挑出了那把可以打开柜台的钥匙,干脆利落的将抽屉打开,打开手电筒,摸出了一小叠住宿登记本,便招呼着王笛和我一起往回走。

    等回到屋子里面后,我打开灯仔细的翻看了起来,这些住宿登记大致看下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在四年前,这个酒店还是在正常的运作的,没有什么的异样,而四年之后,这酒店的人流量明显就减少了,而更奇怪的是这些入住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被安排在了这家酒店的尾号房。

    也就是四年前这个酒店似乎发生了一件什么事,这才导致这马栏坡大酒店有了现在这个状况。

    我摸出手机,将四年前的那个诡异时间和马栏坡大酒店输了进去之后,就在网站上搜了起来,很快马栏坡大酒店在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就在电脑上显示了出来。

    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的心路历程也算是慢慢的被披露了出来……

    马栏坡大酒店的原主人就是此刻在我的槐木块里面的那个残念,报道上说,这个男人在五六年前就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尸体,只留下他的女儿和妻子守着这个勉强算是家族企业的马栏坡大酒店。

    虽然主事人下落不明了,但是这个酒店也并没有垮,因为这个女主人迫于压力,只能在万分无奈下,分割了很大一部分股份给了自己的其余股东,也就是她们的亲戚,这才让这马栏坡大酒店幸免于难。

    这个股份究竟分出去了多大我并不知道,但这酒店的估值绝对不可能只有八百万,少说也得翻个两三倍,但现在能拿出来做抵押悬赏的只有这寥寥无几的八百万,只能说那男人的死,给她们这三口之家带来的损失实在是有点巨大。

    说白了,这一些事情仅仅是一段插曲罢了,游客才不会在意你的老板是不是换了,是不是死了,毕竟这酒店是开在旅游要地的,生意不想好都不行。

    就这样又过了一两年,这酒店又发生了意外。

    四年前的那一天,老板娘突然失踪了。

    她的女儿向警察报了案,警察在检查了酒店内和酒店附近的监控,才知道那天海边风浪特别大,电子设备有些失效,并没有查到她母亲的去向,而据他女儿还有很多酒店的员工所说,她母亲在她父亲失踪了之后,每天傍晚都会去海边走上一两个小时。

    在所有人的证词下,警察在彻底的检查了酒店之后,找救援队在海面找寻了几天之后,只能定了一个失踪了事,这件事情是落幕了,但是马栏坡大酒店从那一天起就开始死人了。

    死的是酒店的人自然没人搭理,但死的如果是旅客那就有点严重了,警察来来回回来调查了好几次,都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有几次甚至还惊到了中央,最后据说被相关部门给接手了,但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给解决,该死人的还是要死人。

    这样久而久之,闹鬼的传闻就传开了,这酒店的生意自然就一落千丈了。

    看看下面的评论,有人说,是老板娘死后不愿意离开这个酒店,终日在这里游荡,那些死去的人,就是被她害死的,也有人说是老板和老板娘死后忍受不了那些亲戚的趁火打劫,于是决定进行报复,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让其他人得到。

    从普通人的视角就只能得到这一点信息了,我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个专供道士使用的网站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扫描的东西,我把手心上的子道兵纹身放在其上碰了碰,网页瞬间跳转,进入了一个类似于论坛的东西,只不过这什么的东西都是和道士之类的有关,很多东西都还是锁着的,必须要更高的等级才能够解锁查看,不过我有燕长弓给的身份证明,找着位置刷了刷之后,以特殊权限进入了燕长弓道士事务所后,对那八百万的委托任务进行了以道士角度的深入研究。

    这委托是由中央的灵异调查事务所,进行难度分析后交由道士协会,统一进行招标,最后被燕长弓道士事务所给拍到手的,进行发布委托任务,也就是那些想要接下这委托任务的人,就要给事务所一定的保证金,而完成后,燕长弓会支付接委托的人他所定下的报酬,而他就能够得到这委托人早就存在这里的保证金。

    总之就是一笔稳赚不陪的生意,毕竟你看见过燕长弓去做会赔的生意吗?

    这样一看,脉络顿时清晰了不少,这件事件大致的雏形在我脑海里面生成了起来,不过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但却没有办法将一切联系起来,似乎总觉得差点什么。

    想着想着,我的整个视野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黑了起来,就像灯被关了一半,瞬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王笛……”

    我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喊叫,可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像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一般……

    什么都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