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变本加厉的女人
    从这个中年妇女的话里面来看,她在这个酒店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服务员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事,而她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我来到这家酒店的时候死了。

    她在死之前还一直劝阻我离开这个酒店,不要在这里白白的送了命,然后没有过多久就死了,而且还死的这么的凄惨,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她的死和我有脱不了的关系。

    可恶……

    如果这个人和我没有任何的关联,她就是死了,我都不会眨眨眼睛,可她的的确确是因为我的原因死的,我的良心真的过于不去,说实话,只要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人因为你而死都会感到愧疚,更别说她了,她是无辜的啊!

    我走到这个中年妇女的尸体面前,仔仔细细的检查着那把插在她胸口上的刀,一阵揪心的感觉在我的心中升腾了起来,因为从那创口上可以看出来,这中年妇女是被一刀毙命的!

    能被一刀毙命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她是被很是熟悉的人给杀死的,第二种就是被无法抵御的强力给直接给杀死了,但是这两种情况有一种共同的特点,就是被杀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发出叫声,最多只能发出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喘息,而这些喘息根本就不可能让楼上的王笛听到。

    那眼前的情形……

    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中年妇女是知道这里有鬼的,想必她对那个大怨鬼也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不然也不会劝我们最多只能住一天就要离开了,而且在那梦中的时候,那个大怨鬼也告诉我赶紧离开,这说明她杀人也是有一定的原则,亦或是像王笛所说的那样,对我们有所顾忌,从这样来看,这个大怨鬼,再怎么也不会去杀害那个中年妇女。

    这样看来,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不过这可能性就有些超脱我的想象了,必须得再找到一些信息才能证实我的猜测,虽然这酒店的威胁对于那个中年妇女亦或是其他的住客来说,近乎于致命,但对于我而言,并不是算太危险,只需要稍微注意一点,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我来这里的问题可是彻底根治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的问题,而不是治标不治本的走马观花,必须要深入调查!

    从这件事看,这个马栏坡大酒店死人的原因也不一定单单是那个大怨鬼做出来的,很有可能还有后手!

    我看了看眼前这个在几个小时之前还在那里生龙活虎,几十岁的人了,还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了好几十分钟,此刻却变成了一具看上去就觉得很是害怕,鲜血都快要流干净的尸体,心里很是不好受。

    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将这件事情通知了警方,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找他们,我还不知道该这么处理。

    电话拨通了之后,110告诉我,由于出警路途比较遥远的原因,让我保护好现场,等他们上班后,有足够警力之后,他们便会及时出警。

    我撇了撇嘴角,挂了电话,虽然感受得到这个警察的言语间有一定的敷衍在里面,不过我也没有辄,只能就此作罢,也亏得是我搅和在了这件事情中,不然换做其他的人,估计连能不能活到他们来都是一个问题。

    我找了块白被单将那个中年妇女盖住之后,正要和王笛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这个房间的门口,直直的挡住了我们的前进的路线。

    “我艹尼玛逼,大晚上不睡觉,还在这个地方到处逛,弄得乒乒乓乓,还要不要人睡觉了,还有你们没事把这间屋子里面的灯打开干嘛,电不要钱啊!”

    这个人自然就是之前我们在前台办理住宿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女人,此刻她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插着腰,点着一根烧了一半的烟,对着我们就开骂了起来。

    虽然我知道这个人基因里面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但眼前这样的情况,就这样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她的面前,灯还开着,血还在不断地流着,我就不相信她就看不见这些情况,除非她是一个瞎子差不多,但如果她真的是瞎子的话,她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你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啊,你没看见这里死人了吗?”

    说实在的,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她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做出这些令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事情来。

    “死个人有什么好奇怪的……特么的,你们可是道士,本来就是来调查为什么会死人的好吗,不死人你还来这里调查尼玛逼啊!”

    我被她的话给弄得有些无语凝噎了,能强词夺理到我都觉得好有道理的程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大姐……她似乎是你的员工吧,并不是那些来这里碰运气的冤大头,连她都死了,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诡异……诡异尼玛逼啊,她来的时候,我就给她说明了这里情况,你以为不冒一点风险,就可以从老娘的手中拿那么的钱,她你一个月都上不了几天班好吗,就算她死了也算是合同之类应尽的义务好吗?”

    “好尼玛逼啊!”

    这女人言语间的那份理所应当,弄得我真的很想反手给她一耳光扇去。

    而这个时候,这女人看到还没有黑掉到通话界面,一时间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我艹尼玛逼,你居然还给报警了,你这小瘪犊子是不知道,你报警只需要轻轻一按,我再把他们应付走,会用掉我多少钱,我们酒店经常死人,只要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好吗,你报警,报你妹的警啊,你既然会选择报警,那你这么不选择去死啊!”

    说完这话,这女人将手中的烟头一摔,就转头向楼下走去,我拉了王笛一下,便跟在她的背后。

    在她即将走回她的房间的时候,她回头一看,才发现我们跟在她背后,一脸凶狠的看着我们:“跟尼玛逼啊,到底有完没完!”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年都没有几次生意,哪里来的钱贿赂警察,你的钱……和那些死人脱不了关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