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五章 梦中鬼压床
    这事情似乎有些复杂了……

    如果那个鬼魂的尸体真的埋在那个前台少女所住的房间的话,岂不是就是说……

    那个前台少女有极大的可能性知道这件事情,知道有一具尸体就埋在她所住的房间下,这样的情形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的身上绝对可以把他们的魂都给吓掉,而那个前台少女却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岂不是很恐怖和古怪?

    我把我的想法王笛说了之后,王笛的眼睛转了转就继续说道:“臭阿斌,那你说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在这个马栏坡大酒店选址的时候,就选在了一处埋有尸体的地方,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鬼魂的怨气就越来越大了,才会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

    我将王笛的话过了过脑子,转瞬间就摇了摇头:“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因为酒店的选址绝对会有专业的风水先生来帮忙看风水的,尤其是像这个四星级酒店,建起来就是为了赚钱的,这么可能会选择一块凶地,嫌自己的钱太多没地方赔吗,若真的是这样的话,这酒店一开始,就开不下去,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情况了,看来就只能等天亮了以后再去打探一下消息。”

    王笛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我的想法。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里那个焦急,但这焦急,却显得很是莫名其妙,因为我又找不到头绪,就像明明知道眼前的障碍是什么,但你一拳向那障碍打去的时候,却发现打进了一团棉花里面,整个人一下子又失去了方向,整个人焦躁的不行。

    看看现在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的眼皮子都快要分不开了。

    王笛看到我这副模样,很是体贴的劝我去睡会儿,她帮我守夜,有什么问题再叫我,毕竟她是鬼用不用休息都没有什么,而我无论怎样,就算意志再坚定,还是需要休息的,不然以疲惫的姿态去面对未知的状况,吃亏的只能是我。

    我想了想,以王笛现在的实力,还是能够应对,不至于像以前那般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一出场就被鬼迷心窍了,直接化主动为被动。

    我摸了摸王笛的脑袋,冲她感激的笑了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砰砰砰砰的敲门声传了出来,直接将我从迷迷糊糊的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是谁啊,我并没有睁开的眼睛,扫了扫不远处的落地窗,才发现此时的天空依旧是一片漆黑,想必我并没有睡多久。

    “王笛……开门去!”

    我迷迷糊糊的想要让王笛去开门,却发现我的嘴巴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一惊,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分毫,就像被硬生生的镶嵌在了这床上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我竭尽全力想要站起来,只觉得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从我的心底蔓延了开来,而这个时候,我无助的让眼睛在眼眶中不断的移动着,才发现王笛此刻并不在我的身边,而传进我耳畔的声音也并不是所谓的敲门声……

    因为那声音是从我的身下传来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我的床板!

    “床上……床上这么会有人……”

    床下突然传出了一阵很是阴冷的风,夹杂这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将我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充斥满了,让我这颗心紧张的不行,因为根本就动不了。

    莫非……

    我是被鬼压床了!

    “穿上……床上这么会有人……”

    而这叹息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一道身影突兀的从我身体中冒了出来,我的身体陡然一冷,就好像突然间被浸泡在了一桶冰水里面一般,一时间连大气都出不了一口。

    好冷……

    我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眯着眼睛打量着出现在我身边的那道身影……

    这是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中老年妇女,她静静地站在我的身边,双肩很是别扭的耸的高高的,干瘪的身材在她诡异的动作下,几乎都要纠缠的像一张破败不堪的麻布片。

    而她的脚尖点的很高,和其他鬼魂没有任何区别,但走起路来,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埋得很低很低,给人一种很是卑微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一看见这个中老年妇女鬼魂,我的心里一下子有些辛酸,因为这样的场景,我只在那些电影电视剧里面看见过,分明就是一个辛苦了大半辈子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生活的可怜老母亲形象。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心酸的感觉,真不知道这个老妈妈是受了多大的苦,才会吃这么多的苦,变成这样一个大怨鬼,还得不到解脱。

    而就在我想东想西的的时候,这个中年妇女鬼魂突然伸出了手,在我的身上摸索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块冰在我的身上一下一下的滑动着,让我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起来,虽说我对这个中老年妇女有一定的同情心,但是她这样诡异的让我觉得很是危险异常的动作,还是让我下意识的调动起了生死之眼,就想要反抗。

    不用生死之眼不要紧,一用生死之眼我一下子吓到了,这个中老年妇女的鬼魂体内居然没有那些黑色白色的线条,显得很是空旷,仿佛直接融入了这片空间,和它们化为了一体。

    这是什么情况?

    生死之眼没有效果?

    那这么说……

    这就不是单纯的鬼压床,而是因为我在梦中!

    想到这里,我努力的想让自己静下来,观望着中年妇女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这个房间怎么又来人了……这么又来人了,快走快走!”

    这个中年妇女摸着摸着,嘴里发出了一阵听上去显得很是苦涩的话语,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直的冲我倒了下来,她的身体在我的视野里面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突然爆发出了无数道伤口,一下子喷出了铺天盖地一般粘糊糊的鲜血,溅射的我满身都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