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四章 尾号房下
    我检查了一下那有些黏稠的液体,感受了一下那酸爽的连她妈都不认识的味道,很是肯定的确认了这滩液体的真实身份,是尸水……肯定是尸水!

    这里怎么会有尸水的存在?

    莫非这里以前埋过尸体了?

    我沉吟了一下,但并没有很是清晰的头绪,只是本能的觉得此时此刻这间房间里面那种令我感到很是毛骨悚然的感觉并没有消失,相反被注视着的感觉还在愈演愈烈。

    毕竟我最近在修炼那些淬体功法,对内息很是敏感,连带的对阴气和阳气的捕捉程度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再加上我本来就是道士,在阴气方面敏感程度本来就比普通人强,自然床下有东西的感觉在我此刻的心里越发的强烈。

    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将被子和枕头之类的东西整理好了之后,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之后,本能的将那床垫掀了起来,检查起了下面的状况。

    这般巨大的动静就算王笛再能睡也被我惊醒了,有些傻傻的看着我:“臭阿斌,你在干什么,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到处翻,是想要将这个酒店给拆了吗?”

    我也没有怎么去管她的表情,就这样自顾自的拨弄着我身上的床,三下五除二的将床板拆卸了下来:“你不睡了的话,就来帮我查查这个床下面是不是有什么古怪,我总感觉到这个床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我,我想要看一看这下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王笛撇了撇嘴,不过还是顺从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帮着我检查了起来,那样子看上去很是的主动,我本以为她已经发现了什么的时候,却很是惊讶的看见她走到我之前看到的那滩尸水的面前,伸出手掬了一捧起来,干脆利落的放进了嘴里。

    这货在干什么,是脑子有些秀逗了吗,是智商出了点问题吗,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嘴巴里面放?

    “臭阿斌,你哪里弄来的尸水,这味道挺纯正的,似乎还是前十道鬼魂的尸水……这怨气真的足!”

    我还没有来得及对此时此刻的作法有一丝一毫的表示,结果王笛反而抢在我之前,做出了一副极其享受的表情,就好像她此刻喝的并不是尸水,而是一杯82年的拉菲,看得我有些头皮发麻。

    “你……”

    王笛看到我此刻的表情有些变化,这才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很是不好意思的和我说道:“臭阿斌,我忘记告诉你了,尸水在我们鬼魂之间,相当于一种补品,是一种提升鬼魂怨念的东西,也算是一种货币,在我们之间被称作鬼金!”

    我撇了撇嘴角,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就准备继续检查的时候,王笛却拉了拉我的衣袖,有些可怜巴巴的指了指那还剩有一半的尸水,像极了一个被抢了棒棒糖的孩子。

    “臭阿斌……那……”

    我喉咙有些发堵,挥了挥手,看着王笛欢天喜地的表情,感觉到自己略显娇嫩的胃有些有些不听使唤了。

    我急忙转过头,不去看王笛了,继续拨弄起来,将木板都拆除了之后,才发现这床板之下,还有一层木板,只不过这层木板看上去很是老旧,很有岁月的沉淀,浮满了一些焦黄的线条和斑点,腐朽的就好像只要轻轻一碰就要彻底化为粉末一般。

    我看着这排的整整齐齐,黝黑光亮的就像一个很是怪异棺材的木板,也没有任何的顾忌,随手就把这些木板丢到了一边,这才算看到了这床板地下的场景。

    才发现,这床下面居然是空空如已,什么都没有。

    我愣了愣,这情况,说实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有些不甘心的打开手电筒,将这床底下的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照了一遍,才发现在床底下的空隙的角落里面,沾染着一些零零散散的黄土,拾掇起来,轻轻的搓揉感受了一下,才发现这土不是太硬,但有一点脆,和那些坟头上的黄土块感到有点像。

    我皱了皱眉头,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这里的气息,有了点眉目,这里有鬼魂的气息,但并不是太强,也就是说……

    这个鬼魂或许来过这里,或许能在这里停留,但是这里绝对不是它最初被害死的地方。

    王笛像吃果冻一般的吃完那些尸水之后,就坐到了床上,自顾自的看起了电视,全然不管我在做什么,直接把音量开的震天响,把正在专心致志办事的我,吓得那个不行。

    “对了……你能感受到那个尸水的主人的实力究竟在什么程度?”

    王笛的动作,让我的思维停滞了一下,想了想问道。

    王笛皱了皱鼻子,看上去像一条很是可爱点小狗:“这尸水……是一个老年人的,其次它的怨气尤其的深,找我的推测来看,可能是第四道的大怨鬼,不过你也没有感觉错,是有东西在盯着我们,应该就是那个大怨鬼了,而它就在这个床下!”

    得出此结论,我也没有太过于吃惊,毕竟这么多年遗留下来的委托,会是一些小杂鱼造成的我也不相信。

    至于燕长弓的派我来这个地方的目的,应该是想让我将这个大怨鬼超度了吧。

    毕竟有了生死之眼,在加上此刻的王笛据说也有前十道鬼魂的实力,只要小心点弄死他没有什么问题。

    我点点头,不过还是有些疑惑:“可床底下什么都没有……那个大怨鬼,究竟在哪里呢?”

    王笛想了想指了指床下,白了我一眼,这才说道:“这么大的怨气,经过了这么多年都还没有消散的话,那它处在的地方,就是在这尾号房,所以这也就是它为什么能够自如的出现在这个屋里,还差点对你下黑手的原因,因为尾号房并不是仅仅是一间房,而是所有尾号房的总称……说简单点,这个鬼魂的尸体就应该在这其中一间了……而最有可能的地方,也就只有尾号房的最底层了!”

    尾号房的最底层?

    我从床头柜上拿过了酒店的布局图,一眼看去,心里顿时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因为,这尾号房的最底层就是那个站前台的女人所住的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