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三章 床下的尸水
    我顺着声音看去,才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中年妇女……

    “是你?”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这个中年妇女,因为这个人就是之前,我和王笛在沙滩上闲逛的时候,几乎将这沙滩边所有的酒店都介绍完了,却唯独没有介绍这马栏坡大酒店的那个热心路人。

    但从现在的状况看来,这个中年妇女似乎就是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的服务员。

    那她之前做出的那些事情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哎哟喂,你可能这些不听劝的年轻人,给你说了这个酒店有古怪有古怪,你们就是不听,非要来这里住……听阿姨一句劝,就住一晚,明天就从这里离开吧,不然我担心你们的命,可能会不报啊!”

    这个中年妇女一看见我们若无其事的躺在床上的模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一个劲儿的数落着我。

    “阿姨啊,你就别说我们了,这里既然真的这么危险,那你还在这里上班……你不怕死啊。”

    我很是不理解的看着这个一脸忧心忡忡的中年妇女,不知道她究竟在担心些什么。

    “你以为我想来这里上班啊……要不是你们!”这个中年妇女白了我一眼,很是没好气的说道,“这里虽然危险,但是工资挺高的啊,而且上班的时间也少,只要没有像你们这样不要命的傻子来这里送死,我班都不用上,这么邪门的地方,你以为我想来啊!”

    “工资……这里一个月都不一定来的了一个人,还能够发的起工资,你是在玩我吧?”

    “所以这才是邪门的地方,但有时候为了生计,不得不……我孩子我的家人都需要钱,在三亚这个地方,没点钱可生存不下来,有赚就得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这个中年妇女冷哼了一声,言语间多了一抹生活赋予的无奈,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反倒是这酒店在我的印象里面开始变得越发的怪异和深不可测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中年妇女自顾自的在我们的房间走动了起来,将我们整整齐齐的堆放在床边,以及晾在衣柜里面的衣服,统统弄得有些凌乱不堪。

    这都不算什么,甚至厕所里面的杯子牙刷,床头柜上的零食都被她稀里哗啦的弄得到处都是,看上去就像在搞破坏一般,而她脸上那郑重其事的表情,却又硬生生的把我即将打算出手阻止她此刻动作的冲动。

    “阿姨……你这?”

    “这个酒店已经够邪门了,你还住在尾号房里面,不是想要找死的心慌吗……”听到我有些迟疑的问话,这个中年妇女也没有抬头,自顾自的拨弄着这房间里面的东西,好半天叹了口气说道,“在尾号房住是有一些忌讳的,尤其是这些东西可不能摆放的整齐了,毕竟这尾号房,一直都是鬼魂游荡的地方,摆放整齐了他们会认为,你是给他们准备的。”

    哦?

    这些我倒是知道,但这样的情况只会出现在酒店有死人的情况,而且那人就死于这酒店的尾号房里面,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这马栏坡大酒店的此刻的状况就是由那些死在这尾号房里面鬼魂引起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想,这个一个月都没有几个人来住,还要去交一大笔税收的酒店却还能够发的出工资,这些钱的来源会不会来自那些死在这个酒店里的人?

    而那个酒店的那个人,明明知道这个酒店有鬼会害人,却没有打算改变这个现状,反而对那些能够改变这个现状的道士有一种很是强烈的敌视,难不成……

    我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过于可怕了……

    “这个尾号房,以前死过人,她……”

    “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是吧!”

    “你怎么知道!”

    “你欺负我没有看过探灵档案啊!”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将这个中年妇女推到了门外,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很是诚恳的向她表示了感谢,毕竟她也是一片好意。

    可我并不是想要安安全全的躲避这些危险,反而我还要找那个鬼魂的麻烦,所以从她的嘴里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之后,她对于我而言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了,更何况我也看得出她并不想呆在这里,只是出于好心想要帮帮我,也就顺水推舟了。

    由于今天玩的比较累的原因,我和王笛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睡去了,睡了一会儿,一种很是心悸感觉油然而生,一下子把我从梦里惊醒了。

    眼睛一睁开,我条件反射的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斩鬼剑攥在手中,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四下打量了起来,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愣了好一会儿,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再次躺回了床上,就待要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见床的背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很是狭长的划痕,显得很是突兀,其上还沾有一些看上去尤为干涸的黄土块。

    这是什么情况?

    我住酒店的时候都有一个习惯,就是要把床上用品检查一下,看是否干净,如果没能达到我的标准,我是一定要把那些东西换到满意为止,不然我绝对不会安心的,因为如果是那样,我根本就睡不着。

    而这条带有泥土痕迹的划痕,很明显不是那个时候存在的,只有还可能是才出现的!

    难不成……就这么点功夫,我已经被盯上了?

    这样看来,晚上是无法安心的睡了,说实在的就算再给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睡了,死在床上这样的情况,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而这个时候,王笛睡得很是香甜,我也不好打扰她,就将电视声音调到最低,当作哑剧看着压压惊。

    不过我越看电视越觉得心惊,总觉得床板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

    硬着头皮看了一会儿电视,我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就把床板拆了下来,很奇怪的是下面空空如也……

    只有一摊粘稠的液体……

    “嗯……尸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