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八章 马栏坡大酒店
    马栏坡大酒店是什么东西,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毕竟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道士界的任务委托,印象那些还是挺深的,这马栏坡大酒店的任务可是一个八百万级的委托任务,只要有人住就会死于非命,至今未解。

    这倒不是真的没有人能够解决,而是委托任务只要一发布,道士协会就会有专门的部门来给这些任务进行定性,划分为某个道士等级之下的人才能做得任务,说到底他们其实并不管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只管这个任务会不会威胁到大量人群的安全,只要不会,这个委托任务多少年无解,他们也不会关心。

    这就造成了,为什么在道士如此多的情况下,委托任务还会不减反增。

    再说了……

    这马栏坡大酒店虽说只是一个四星级大酒店,但是和五星级也相差无几了,一个派你去旅游的人,给你弄两张经济舱的票,却让你住四星级大酒店,不是心里有鬼才怪。

    不过让我很是感到奇怪的是,每次我在接到这些燕长弓特意安排给我的任务的时候,诸如之前张家屯的那档子事,原本存在于意识海里面的残念,都会产生不小的动静,而这次也不例外……

    十个遗愿,我已经完成了三个,这是第四个……

    这个主人自称是那个马栏坡大酒店的男主人,他知道了我要去调查马栏坡大酒店,索性就把这个遗愿改成了和这个委托一样的任务,毕竟这个酒店在生前可是他的一个产业,就算死了,也是他的遗产,现在应该也就是她的女儿和她的妈妈在那里接管这个酒店,虽说他和她们早就分开了,但感情依旧还在,自然希望她们能够过好,再不济也要解决掉这件事,让这酒店生意好起来,让她们能养活自己。

    至于所谓的报酬,就是这个酒店的百分之五十的估价,包括地皮之类的东西,勉勉强强有个八百万左右。

    由于这个任务算是燕长弓给的,估计那些玩意儿已经都留在手中,只等着任务完成就好提现了,这样我还玩个毛线啊,费力不讨好,累死累活一百块都不给我,这简直可以说的上惨绝人寰啊。

    我很是客气的和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的前主人进行了一系列算得上和蔼可亲的交谈,大意是能不能以其他的方式进行付款……

    这个马栏坡大酒店的前主人对我也很是客气,说了句马勒戈壁就不再说话了。

    要不要那么傲娇,你哪有资格和我傲娇……

    这个时代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做人做到我这个份上也是够了……

    机票上的时间,是下午一点钟,我们和王笛将那些登机必备的资料准备好之后,就打了个车向机场进发。

    由于前十道的鬼魂已经和人差不多了,虽说不能再被收进意识海和那些储物工具里面,但也不怕眼光,只要不和人肢体皮肤上的接触,不遇到一些眼睛太尖的道士之外,倒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这次我也就由着王笛和我一起去了,就当是带着王笛去一次久违的旅行吧。

    一系列安检,登机,起飞,降落之后,当我们到达三亚的时候,太阳都落得低低得了。

    出了机场,也顾不上挨不挨宰了,打了一个车就往海边赶去,也不管任务不任务了先去玩玩再说。

    到了海边,我们找地方换了泳衣和泳裤之后,直接跳到海里面游泳去了,至于其他的东西,就寥寥草草的打成了一个包,让王笛直接吞进肚子里面了,她这次进阶后,贪吃鬼的属性也发生了变化,由原本只能吞一样东西,变成了可以吞一样或者很多样东西,勉强算是一个人形储物间了,只要东西不要撑爆她的肚子就好了。

    我们一直就在海边玩,堆堆城堡,捡一些被别人捡的差不多的贝壳,喝着贵的在我心上不断地放学的椰子,倒也算很是轻松愉快,直到夜幕慢慢的降临。

    即便是我很不想去那马栏坡大酒店去搅合这件事,但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处理这件事,虽说燕长弓的人品不咋地,但是能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也是他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节操向我表示这次行动我肯定是能够完成的……即便这个肯定是九死一生。

    在百度地图上搜了一下马栏坡大酒店的地址后,就拖着非要把椰子壳里面的椰子肉啃完不可的王笛往目的地走去,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一个中年妇女,从她的外貌和服饰来看,应该是某个酒店的服务员吧,看到我们两个风尘仆仆的模样,就自来熟的走了过来,向我们介绍着这里的酒店,让我厌烦,但是为了在王笛的面前起到一个良好的榜样作用,我还是很是耐心的听着,即便是我的耳朵都快要听起茧子了。

    不过她这一席话,还是有让我很是感兴趣的地方,那就是她几乎把临近海边的酒店都推荐完了,唯独就是没有向我推荐那马栏坡大酒店。

    就在她向我喋喋不休的念叨着这些酒店有多么多么的贵,多么多么的坑人的时候,我得意洋洋的将我手中的名片递给了她:“你那,就到处去玩玩吧,我已经订好酒店了。”

    这个中年妇女一看见我手中的名片,脸色一下子变了:“你怎么会选择这个酒店?”

    我笑了笑:“我喜欢……不要说什么晦气话啊,我这次好不容易有个好心情出来玩!”

    这个中年妇女也没有多说话,转身就走,嘴里呢喃的说道:“你去住嘛,住死你龟儿子嘞,不识好人心。”

    还是个四川老乡啊!

    等我们走到这个酒店里面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酒店大部分的灯都没有开,只有服务台上开了灯,有一个类似于前台的人在那里玩着电脑。

    我走过去,刚想介绍下自己,这个女人直接丢给了我一把钥匙:“陈斌先生和王笛女士吧,三楼308。”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她:“我还没说话,你怎么知道是我们?”

    我心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莫非从一开始我就钻进了圈套?

    这女人冷笑了一声:“你订房间需要身份证啊,你是不是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