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六章 妹夫,小舅子对不起你
    这怎么可能啊……

    她明明就是一个鬼粮,怎么能够在阳光下呆着?

    虽说之前她也在阳光下停留了很久,但是那可是在心魔的怨气没有消失的情况下才能够那样做的,但如今她和心魔共享的怨气已经消失了,怎么还能在阳光下停留?

    莫非……

    这就是药不能停的意思?

    我看着王笛此刻的表现又是心惊又是担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王笛也扭捏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眼光时不时的瞥下我,对上我的目光之后,又很快的转移开来,似乎还为之前发生的事情,而不敢直面我。

    就在我和王笛心怀鬼胎,而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的时候,燕若飞一句话很是轻飘飘的传了过来……

    “哎哟喂……阿斌啊,你们两个是要表白了吗……爱就大声说出来,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人鬼交往又不是见不得人,那部电影叫什么……人.兽杂交吗?”

    这一句话,瞬间打破了眼前这僵局……

    我,王笛还有燕大对视了一眼,很是默契的点了点头,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将燕若飞拎起来就是一顿暴打……

    “啊——我错了!”

    “叫你人.兽杂交!”

    “我说……我说错了!”

    “就是你没说错,我也要打你,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是,是人鬼情未了……哥,你打我干什么?”

    “对不起,一时手痒!”

    小半会儿时间之后,我们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毕竟我们可是将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毛爷爷语录的人,不然没有理由就打燕若飞,还下这么重的手,总觉得过意不去……

    王笛看了看我,很是颤颤巍巍的说道:“我的怨气不是消失了,而是我的怨气被我自己的身体给吸收了,所以现在我已经不会受到阳光的伤害了,而且我的脑海里面还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道术,大部分甚至都不用消耗阴气,但威力却出奇的大,所以刚才我才能够将那个恶鬼给阻拦下来,给燕叔的到来争取了一点时间。”

    我皱紧的眉头这才松弛了下来,这算好事啊……

    毕竟能在阳光下出现可是三十六道厉鬼里面前十道鬼魂的特权,王笛不但能有这样本质上的提升不说,也可以和前十道的恶鬼有一战的实力,对我而言也算是一个好事吧。

    毕竟在一个只会给我惹麻烦做一些拖后腿的事情的鬼粮,和一个强大到能给我分担一些压力,能帮上我不少忙的强大鬼魂中做一个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此刻王笛,但心魔这事情总归是有些麻烦啊……

    我才在意识海内,经历了一次类似心魔夺舍的事情,自然对这事情有些敏感,再说了,心魔给王笛增强实力,恐怕也没有安什么好心,因为从我不就前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的情况来看,经过了心魔夺舍后,我的执念虽然强大了不少,但我对身体力量的控制开始出现了一些不平衡……

    因为经过了心魔和执念的融合,他和执念或多或少有了一些同化,这些同化,即便是在我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之后,也无法将这些同化给处理掉,毕竟他和我本来就是同宗同源,执念对他并不排斥。

    这样的情况也就告诉我,要少和心魔打交道,少从他那里索取力量,不然这个身体早迟会被他同化,到那时,这身体即便还是我的,也会变得极其的陌生。

    至于王笛……

    我也无法控制,毕竟我们之间有主仆契约,执念都会共享,虽然是我给予的多点,她反哺的少一点,如果非要强行插手,也只能解除掉我们的主仆契约,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这段缘分也就算尽了,我也舍不得。

    哎……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少现在还不算糟对吗?

    王笛这个时候轻轻的拍了拍我:“那个……臭阿斌,你真的不生气了吗?”

    我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到一边,狠狠的瞪了一眼:“本事大了,就敢随便给我取外号了?”

    王笛手一被打开,立刻又恢复了之前颤颤巍巍的模样:“是……主人,我错了……”

    说完,她眼睛里面的光,隐隐约约黯淡下来,看得我一阵心疼,却又感觉到又好气又好笑,摸了摸她的头。

    “要叫也只能叫帅阿斌!”

    王笛脸上一喜,但很是傲娇的将脸转到一边。

    “什么……帅逼,你人丑就算了,连自己的逼都不放过……”

    燕若飞恢复了一点精力,又咋咋呼呼的说了起来,情节再次重演……

    等这风波之后,燕若飞已经精疲力尽趴在地上躺尸了,我们则又胡乱的说了一些话后,才看见燕青向我们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一手拎着拎着一个鬼魂不说,腰上还缠着一个鬼魂,看上去给人一种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咿呀伊尔喂的感觉。

    等到了我们的身边,燕青将那三个被打的像破布口袋一样的鬼魂扔在地上之后,也不多说话,探手将我手中的那个只剩小半个身躯的大癫鬼接了过去,表情显得很是兴奋:“阿斌……你长大了啊,才几天啊,就能自己对付大癫鬼了,是时候给你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了!”

    说完之后,也不等我回复,拎起这些鬼魂,就开始一溜小跑,很快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中……

    就在我正在思索,燕青会给我安排一些什么样的任务的时候,一旁的燕大突然猛地一拍巴掌,哎呀大叫一声不好。

    这一声石破天惊的叫声,差点把我吓得肾衰竭,看着我肾都快被心魔给玩坏了,还来这一出?

    “不好了……阿斌,这次只有三个鬼魂啊,燕叔手上怎么会有四个鬼魂,莫非他,他把你妹夫给带走了!”

    在场所有人被燕大的分析给弄得愣住了,似乎的确是这样的!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一开始我没给燕青说清楚,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赶紧把我妹夫还回来啊!”

    我拿出手机,在拨打电话之前悄悄地给燕青转了五十万,让他把那个杀马特媚鬼赶紧给卖了,卖的越远越好!

    而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叔……你把我的妹夫给带走了,赶紧给我还回来啊!”

    我的话堪得那般天衣无缝,而燕青只是冷冷的说道:“抱歉,已经处理掉了,我只管收货,不管退货,想死就来找我吧!”

    我被这话,弄得全身发抖,一下子跪在了王笛的面前。

    “笛啊,我对不起你啊……妹夫,我可怜的妹夫,是小舅子对不住你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