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三章 撒腿就跑
    “啊——”

    一阵凄惨的叫声,从陈都灵的嘴里冒了出来,凄惨的让我难以置信,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发生?

    一个成本价只有几十百把块的斩鬼剑,居然仅仅挨着一下子就把这身为乾坤宗少宗主的张都灵的手给崩碎了,这让我怎么能相信?

    他既然能顶着这个头衔出来,就不可能没有一些防身的东西,偌大的乾坤宗,也不可能不靠谱到如此地步,但现实就这样让我不敢相信到眼珠子都快要飞出去了。

    也就是说这一剑,穿透了那些所谓的防护措施,将张都灵给重伤了?

    这么可能……

    这斩鬼剑的威力怎么会如此之强?

    这心魔仅仅是一捏,然后像扔标枪一样的扔出去,就把这不可一世到吊炸天的人的手给击碎了?

    我掂量了一下,这斩鬼剑有几斤几两我可是知道的,至于能达到这种目的……

    难道是……我的姿势不对?

    “你……你怎么敢?!”

    陈都灵有些不敢置信的摸着自己已经消失的手臂,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

    “我怎么不敢……呵呵呵呵,你这样说,那我就只能哔了哮天犬了,你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仗着你有这个阴阳相生相克大阵的阵法中枢,一直在向我偷偷的发动阴气攻击,我就该忍着吗……这次只是废你一条手臂,下次就直接取你的狗命!”

    我笑了笑,挥了挥手,陈都灵前方的地面突然黑光一闪,斩鬼剑居然直接闪现在了我的手中,听话的就像一只温顺的猫。

    “有些东西是没本事的人没有资格占有的……比如有些能够调动自己内息来攻击对手,却还是被不能使用阴气阳气的人,打成死狗……如果你现在不走,下一剑戳爆的就是你的头颅!”

    “你敢……我的父亲,绝对会——”

    “是啊,但是死人总不会把这消息带回去吧……”

    我轻描淡写的打断了他的话,直接把斩鬼剑朝他投掷而去,这张都灵见此状况,脸色大变,连狠话都来不及说上一句,转身就要遁走,但斩鬼剑还是先发制人狠狠的撞到了他的后心,只不过在斩鬼剑接触到他后心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上发出了一丝幽光,将斩鬼剑的攻势阻挡了下来。

    下一刻,他脚底就像生了风一般,转瞬间就没有影子了,只听见一阵惊恐万分的声音从远方隐隐约约飘荡了过来。

    “你等着……你有本事不来乾坤宗,只要你敢来,我绝对——”

    “绝对尼玛逼,老子以后看见你一次废你一次!”

    这张都灵这逼还没有装完,再次让我把他的脸打的啪啪啪作响,这才没再吭声,想必是真的走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这里?”

    我打破了这个寂静的氛围,询问了起来,因为他操纵的是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他在最后关头,把投掷的重心硬生生的压低了,似乎并没有下死手的打算。

    “你以为我无所不能啊,之前他没有走,这个阴阳相生相克大阵还有效果,我根本就不能使用阴气和阳气,和他打持久战,根本就耗不过他,只能一开始就下狠手,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能把他留下来……除了他之外,我还能感受到一道我很是熟悉的气息,想必是在保卫那小子安全的人,伤他可以,但是只要杀他,那人绝对会出手,再说了,以你现在这废柴身体,能和他耗到这个程度,就知足了吧……话说,要不是你有这把剑,你今天就麻烦了。”

    “哦……这把剑百八十块钱的剑,我一天可以制造几百把,能有什么用?”

    “那……我就问下,这把剑是你做的吗?”

    我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虽说我知道这斩鬼剑的制作工艺流程,但是这剑的的确确不是我制作的,而是燕长弓拿给我的。

    “不是,但——”

    “那就对了,这剑有点像那个道器大师燕张的铸造风格,但是那燕大师擅长铸造铁器,不涉足木器,但这木剑使用起来却能感受到他的风格,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不过,你要注意这把剑有点古怪,不能沾染到婴儿的鲜血。”

    不能沾染婴儿的鲜血?

    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对了……是燕长弓之前把这把斩鬼剑给我的时候说的,莫非这剑真的有古怪不成,仔细想想那所谓的道器大师燕张名字和燕长弓挺相像的,很有可能是他的师父,毕竟燕长弓也是玩道器的。

    我刚想问他一些和这把斩鬼剑有关的问题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你还在这里废话什么……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我话一说完,就想要通过那传承之柱设在我和他之间的联系,将身体的控制权夺回来的时候,我的虎躯就是一震,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我的意识海内飘荡了开来。

    “你这人不要那么小气好吗……我又不是占了你的身体不还给你,你还是让我透透气吧,再说了,你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吧,你看看外面的情况,想死的话就继续吧,你个小鳖崽子!”

    我透过我的视野向外看去,才发现我的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活死人给包围了,一时间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头颅和随时都有可能折断的干枯手臂,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我魂差不多都吓掉了。

    想必因为那个张都灵的离开和大癫鬼受到的重创,让这些活死人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再加上他们的脑子本来就不好使,也不多想就直接朝处于犯罪现场的我冲来。

    见此状况,本来就有些密集恐惧症的我,吓得将手中和心魔之间的那些细线一放,就蹲坐在了地上:“哥……还是你来吧,之前是我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冷哼了一声,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小子,算你识相!”

    然后只见他转过身,朝着一个活死人少的缺口,撒腿就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