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二章 重手
    “怎么……你还不打算现身吗?”

    顺着我此刻的目光看过去,我的心里才开始后怕起来。

    还有人躲在这周围?

    以我这半斤八两的本事,若是单独对上这大癫鬼,不被他一掌将我的脑子拍成草莓圣代,也只能以走****运的高调姿态,用几近残废的结果换来一场最终由我来演示何为惨烈的胜局。

    但如果我在之前没有救下心魔,或者心魔没有出手,恐怕我这条本来就欠了黑白无常好几次的命,就得真真正正的交代在这里,甚至到头来连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幕后黑手的目的都不了解就死于非命。

    “咦?”

    墓地的深处传出来一声惊呼,和我一样,似乎对心魔可以查探到他的位置而感到惊奇。

    “你所图不小啊……这样一个阴阳相生相克大阵,将阳气和阴气都隔绝了开来,是彻底要把人赶紧杀绝啊!”

    我慢吞吞的说着这些话,手中的斩鬼剑漫不经心的挥舞着,却也恰到好处的落在那个大癫鬼身上,将他虽说看上去很是缓慢,却不断愈合着的身体轻易的挑散。

    阴阳相生相克大阵……

    似乎就是那个隔绝阴气阳气的阵法,怪说我之前在最后关头使用生死之眼的时候会出现障碍,原来我被这个幕后黑手给阴了,阿西吧!

    和鬼斗争,结果被人给暗算了,这种感觉无论是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你是怎么发现的?”

    从墓地的深处缓缓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兜帽衣服的身影蹒跚着向我走来,一路上一股莫名其妙的阴风从他身后席卷而来,将他衣服的后摆刮起了一个很是立体的弧度。

    “你的隐藏手法的确很高超,我自然是察觉不到你的存在……要不是因为你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味道……可不好闻啊!”

    随着那道身影的不断临近,一种很是具有压迫力的感觉,直直的向我压来,我在意识海里面都能感受到这股很是有气场的力道,但此刻的我却像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一般,直接蹲了下来,在大癫鬼残缺不堪的躯体上自顾自的画着圆圈。

    “还是熟悉的味道……一样的令人恶心啊!”

    这道身影走到我正前方几米远后,就停下了脚步,兜帽下露出了两道很是凛冽的目光,直直的朝我的眼睛扫来,其间的那份桀骜,似乎恨不得将我的眼睛给刺穿。

    “在我的印象里面,我们两个人并没有任何的交集吧……但似乎你对我很大的意见啊。”

    我头都懒得抬起来,将斩鬼剑插在大癫鬼的身上,往一遍吐了口唾沫:“对啊,我们是没有过交集,但你派三个前十道的鬼魂来针对我的鬼仆就可以,就不允许我有意见不成。”

    这人发出了一声阴鸷的笑容:“陈兄,有些见外,我还不是想要见见你,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只能借着你鬼仆出的这事,来看看你这位从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走出来的百年难遇的天才啊!”

    “我可没有那个名头,能让乾坤宗的少宗主亲自前往来一观,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话拖得很长,讽刺意味很是浓郁,只要是傻子都看的出来,自然这人也不例外。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这人一下子被点出了身份居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类似于上位者所谓的风光,反而显得很是惊恐。

    “敢对我这个同时领悟生死之眼,注定会成为乾坤宗少宗主候选人的下手的,除了您这现任少宗主张都灵之外,还有谁有这狗胆啊!”

    好一个狗胆,骂的真好!

    我还以为这生死之眼牵扯出来的那些秘密的影响会在很久以后才会出现,结果这么快就来了,而且才了解到这张都灵居然是乾坤宗的少宗主,还有他之所以对我下手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我同时领悟生死之眼,能够成为乾坤宗少宗主的候选人,动摇到他的位置造成的!

    “你……”这人身份被道破,然后又被骂上了一句,一时间气的七窍生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有些气急,好半天才气急反笑,“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好办了,我也不多说,我只是想从你的身上拿走不属于你和你的地位,而且不是那么重要的一些东西,并没有什么恶意……”

    “你是说……生死之眼?”

    这人眼里冒出一种名为识相的光芒,点了点头。

    我顿时无语了,生死之眼就这样被你一脸大义凛然贬的一文不值,还要不要脸啊。

    我笑了笑:“如果连乾坤宗少宗主的候选人的东西都不重要,那什么重要……”

    “如果我说一个人情呢……你以后也会进入乾坤宗,何必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而得罪我和乾坤宗的宗主……我的父亲呢?”

    这个笼罩在黑袍里面的男人,话语间的威胁意味已经很浓了。

    感情这陈都灵来这里,是有他老子撑腰啊!

    “好啊……那你来拿啊!”这道身影一喜,快步向我走了过来,手一伸,就要向我的眼睛抓来,但我的身形一动,用力的捏着斩鬼剑,黑光一闪就向这张都灵扔去,“如果……你有这本事的话!”

    这张都灵一愣,身形仅仅是停滞了片刻,不管不顾直直的朝着我袭来:“那么说……你就是执意要一意孤行,敬酒不吃吃罚酒吧!”

    他一点也不在乎临近他身体的那柄散发着妖异的黑光的斩鬼剑,直接伸手向它抓去,毕竟这斩鬼剑从外表上看去,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木剑,还是一个几十百把块钱就能够打造出来的破烂玩意儿。

    毕竟连我都不相信这东西,能够伤到身为乾坤宗少宗主的陈都灵。

    可就在这张都灵抓住这朝他飞驰过去的斩鬼剑的时候,他的身体很是突兀的震动了一下,就像被什么东西剧烈的撞击了一下,兜帽从他的脑袋上滑落了下去,露出了一张很是惊惧的脸庞……

    因为他的手臂在这个时候……突然碎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