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一章 心魔出手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那一掌在我此刻的视野中变得很是缓慢,但离我也越来越近,直到充斥满了我的眼眶,那死亡的感觉不再是之前所谓的临近了,甚至都已经达到了透支死亡的地步,以至于我都有一种神魂都被这一掌给磨灭了的感受。

    我不会真的死在这里了吧?

    “废物……真是废物,连这个垃圾都要对付这么久?”

    在这个不知道算是千钧一发,还是说死前的弥留,亦或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我居然听到我的身边传出了一声莫名其妙,却又熟悉异常的声音……

    这声音的出现,让我感到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禁止了下来,一同禁止下来的还有那道可以将我的脑袋一下子拍碎成草莓圣代的手掌。

    “你这话……是在对我说的吗?”

    站在我对面的那个脸上连半两肉都没有剩下的大癫鬼有些发愣的看着我,好半天才有些颤抖和不敢相信的说道。

    “我当然不是在对你说……因为你这垃圾还不值得我自降身份来和你说话。”这个时候,我猛然从那种有些不知所措的迷茫中清醒了了过来,因为我发现这句话,居然是从我的嘴巴里面发出来的来的,而我却并没有张开嘴,“对不起,我知道这个句话有些伤你这个精神病的自尊……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在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

    也就是说……现在主导我的身体的……是我的心魔!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我之所以现在处于一种迷茫的感觉,因为我的身体控制权被心魔给夺走了……

    而眼前这种感觉就好像我的整个意识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从执念中剥离了出来一般,似乎我的意识被彻底的封闭了起来,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我,而是属于心魔!

    我心里一惊,意念猛地波动了起来,一下子就沉入了意识海,浮到了那根传承之柱上,看见这根柱子底部,不断的渗透出血红色的雾气,直直的朝着端坐在我前方不远处的执念之体缠绕去,往执念之体的体内一个劲儿的渗透去,将执念之体中属于我的意念不断的剥离,一丝丝的清理了出来。

    我被着场景给震慑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此刻正处于传承之柱的顶端,俯瞰意识海中发生的这一切。

    虽说,我的意念已经被心魔从执念中剥离了开去,但我和心魔之间还存在着一些不可忽视的联系,而维持着这丝联系的就是此刻我身下的传承之柱!

    一丝丝虽说肉眼不可见,但却能实实在在的感受的细线通过传承之柱将我和心魔死死的连在了一起,见到眼前这场景,我心意一栋,用力的拉扯了一下这些联系着我和心魔的细线。

    这细线一被我拉动,那些不断的从传承之柱下渗透出来的红色雾气,突兀的停止了向我的执念之体蔓延,隐隐约约还有一种快被我拉扯出来的趋势。

    这样的场景刚一发生,我的整个意识海都颤动了起来,一声惊恐的声音在其间不断回荡起来。

    “你想死的心慌吗……你如果想死的话就继续!”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毕竟心魔此刻还在帮我对付那个大癫鬼,我这个时候,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其实也无济于事,因为以我的水平,只能被那个那个大癫鬼给吊着大,与其这样我还不如,让心魔来处理这件事,有传承之柱在还怕他会翻天不成。

    我冷哼了一声,将手一松,就不在对意识海发生的这一切做过多的担忧,彻底放开了的心魔的压制,任由他发挥,而我就像一个在玩一局游戏时死了后,以其他玩家的视角看着眼前的一切的人,感觉上很是奇怪。

    有点像被禁锢了起来,只有思维能够运转,但这思维也左右不了我的身体,因为现在我的身体属于另外一个我……我的心魔!

    “你以为每个疯子都可以成为爱因斯坦吗……你仅仅就是一个没人爱到脸皮子都会抛弃你的丑鬼,麻蛋,丑人多作怪,看到我都要发吐了,我就搞不懂你哪里来的勇气,死了还要祸害人间……所以你就收拾收拾准备再次去世吧!”

    我一只手将之前气势恢宏到单手就可以把我拍成草莓圣代的大癫鬼拎了起来,另一只手在空中将那斩鬼剑灵活的转了好几圈后,不紧不慢的捏了一下这把斩鬼剑,剑身上突然幽光一闪,随即一下子插入了那大癫鬼的肚子中。

    也不管身后那些拼了命向我冲过来,自以为自己是自杀式炸弹的男尸女尸,顺势将那串在斩鬼剑上,看上去有点像烤肉的大癫鬼转了几圈后,直接的抛飞到了我身后,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压趴了一半的男尸女尸,下一秒那些尸体终于不堪重负,轰然爆裂了开来。

    无数反射着寒光的,有着成千上万个切割面的匕首还有一眼望去让整个世界都因此破碎的玻璃碎块在这惊天动地的爆炸中,铺天盖地的向我席卷而来,丝毫没有留给我任何周旋的余地。

    而我站在这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来,看着这尤为壮观的一幕,轻轻的挥出了一剑,黑光一闪,硬生生的在这蕴藏着死寂的屏障中,划开了一条刚刚够一人通过的口子。

    下一个尘埃落定,我堪堪从这呼啸着的漫天飞舞的匕首和玻璃碎块中侧身而过,仅仅是让凌乱的狂风吹乱了我乌黑发亮的秀发。

    和我此刻玉树临风的状况对比起来,而首当其冲的大癫鬼的现状就要凄惨很多了,整个身躯都被这巨大的冲击给磨灭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躯体还连着一张没脸没皮的大脑袋。

    由于他大癫鬼的身份这点伤势虽然严重但是并没有伤及他的本源只是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力罢了。

    而这个时候,我却并没有分心思去关心这个大癫鬼,嘴角却很是奇怪的勾起了一个戏谑的弧度,看向了墓地深处……

    “怎么……你还不打算现身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