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癫鬼(六一快乐!)
    事出反常必有妖……

    再说了,我来这里,并不是旅游观光啊,我是来牵制住剩下的那个鬼魂的啊,若是说,我还认为这些装在稻草人中的尸体,和那个鬼魂没有任何关联的话,我这智商恐怕就有些感人了!

    一看到那些鬼魂的脸上浮现出来的诡异微笑,我心里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难以言明的心悸,这些东西恐怕并不是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不对,这些东西看上去也并不简单!

    在这些尸体发出微笑的那一刻,我立刻条件反射的抡起了斩鬼剑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弧,狠狠地向他们的脑袋劈去!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尸体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但我知道这些尸体一定做不出什么好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的斩鬼剑还没有碰到这些尸体的脑袋,这些尸体的脑袋竟然抢在我都做到达之前,将脑袋直截了当的缩进了脖子里面,躲过了我的攻势不说,嘴里还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直直的冲击着我的耳膜,极大的干扰了我原本的动作轨迹,仅仅只砍断了其中一个女尸的手臂。

    可就在我为我的出手而感到惋惜的时候,那个被我砍掉手臂的女尸就和一个被点燃了引线一般的炸药一般,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在我猝不及防的注视下,轰然爆裂开来!

    爆炸后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狠狠地作用于我的身上,将我胃里面的空气直接给压迫了出去,让我只能在突如其来的窒息中,被迫的睁大了眼睛,但睁大眼睛的这一刻,我才感觉到更深层次的绝望……

    在这个尸体在我眼前四分五裂的爆裂开的时候,身上的密密麻麻镶嵌在伤口上,又厚又长的玻璃碎块,像出膛的炮弹一般,朝着我的身体呼啸而来。

    这些玻璃碎块,直直的砸在我的身上,而且力道极其的大,虽说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遮挡住了我身上的要害,还是被几块玻璃从我的眼角擦过去,在我的脸上擦挂着留下火辣辣的痛意。

    至于大部分的玻璃碎块都直直的插在了我的身体上,弄得我一时间连魂都要吓掉了。

    这样还让我怎么弄啊……

    轻轻一剑碰到这些尸体身上就要自爆,还好我之前砍到的是女尸,要是砍到的是男尸我岂不是得被那些插在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刀给扎成蚂蜂窝啊!

    不过万幸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玻璃碎块大部分都插在我的大腿和腹部只有少部分撞在了我骨头与骨头之间的肌肉组织里,弄得我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估计那些插在我腰肋上的那些玻璃碎块已经伤到了我的肺了。

    我艹,连正主都还没有见到,就把自己的身体报废了一个四分之一,想想都觉得恐怖,而这一布局,绝对和那个鬼魂有关,仔细想想这根本就不是最弱和可能被削弱的鬼魂,我绝逼是被那个媚鬼给坑了。

    以他被我打的半死的状况,怎么可能替我拖住最强的,不用脑子都知道这个死鬼就只能拖住最弱的,顺便公报私仇,让我吃点苦头。

    麻蛋,最毒的是妇人心还有杀马特少年的玻璃心……

    而这个时候,那些尸体并没对那个女尸的自爆,表示哪怕一丝一毫的关心,而是继续向我缓缓的围拢而来,压榨着我周围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空间,而他们的脸上那抹诡异的微笑,却缓缓的荡漾了开来,刺激着我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心脏,毕竟那女尸爆炸的那一幕还在我脑海里面历历在目,那些伤还在突突的跳,后怕的慌。

    我将满身的碎玻璃渣硬生生的拔了出来,就往一边跑去,而这个时候,离我仅仅只是咫尺之遥的一个男尸,却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我直直的撞来,我被这一举动弄得有些猝不及防,捏着斩鬼剑的手还没有来的及收回,就和那个男尸重重的碰在了一起,毫无阻拦的插入了他的体内……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的魂魄都快被吓散了,因为看见这个男尸的身体也剧烈的抖动了起来,看上去也要爆炸了。

    我也来不及考虑,毕竟都要爆炸了,我也控制不了,将斩鬼剑从其中抽了出来,一剑挥去将这个男尸的头颅砍飞到了一边,然后在他即将爆炸的那一刻,用力的一脚向他踹去,然后接着这个反弹的惯性,向反方向跃了出去,死死的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个类似于球的形状,在落地之后就顺势滚了出去。

    这个时间里面,那个男尸彻底的爆裂了开来,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镶嵌在他伤口里面的东西,再次如同天女散花一般,以那男鬼站立的地方为圆心,向四面八方不断地飞起来。

    只不过这次……

    不再是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玻璃碎片,而是一把把带着嗜血寒芒的匕首!

    不过也亏得我此刻身体埋藏的比较低,还在不断地滚动,并且我的周围还聚集着那些密密麻麻带着诡异微笑,却又不知道有何居心和意义的尸体,帮我遮挡了不少的如同流星坠落一般向我扎来的匕首。

    所以这一幕虽然惊险,但是我仅仅也只被那些散落在地上的匕首,割破了些微的皮肤。

    我将全身上下的伤口简易的处理了一下,正准备应对一场而战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尸体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仅仅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我仔细想了想……这两个爆炸的尸体似乎是之前我无意间戳破他们的躯体的稻草人!

    也不知道是命令还是报复,总之弄得我够呛。

    “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哈哈哈哈……”

    当我费尽千辛万苦从这些尸体里面绕了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又像哭又像笑的声音,循声望去,发现不远处的广场正中央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长得尤其肥胖的人,正在那里指着我,时而笑的癫狂,时而哭的撕心裂肺……

    这人莫不是脑子有病啊……

    等等……

    我脸色大变……不好,大癫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