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二章 找她,需要消耗你阳寿
    我闭上眼睛,心神顿时落在了意识海里面的执念之体上,走到那根矗立在我意识海里的那根传承之柱旁,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王笛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都是因为你的原因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将她压制住的本性释放出来的怨气,是你给她的对吗……心魔?”

    我的话,在我的意识海里面久久的回荡着,在空空如也的意识海里,显得很是响亮,在我刻意的控制下也传到了那根传承之柱下,那里有着在不久前想要夺走我身体控制权,却被用硬生生的镇压在其下的心魔。

    “你总算是想起我了,我还以为直到你死了,我们都不会再相见了,怎么,这么快就来找我,是想要我帮忙吗……我首先申明,要我帮忙的话,你得拿出相应的代价,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拿的出来了。”

    没过多久,一阵满是戏谑的声音,从这个传承之柱地下缓缓的飘荡出来,直接响彻在我的脑海里面,可这心魔却并没有直接了当的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以一种旁敲侧击的方法,和我谈起了条件,让我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但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总不能将他从柱子底下拖出来打一顿吧,再说了,我能不能打过他还是一个问题。

    “怎么了,被你那个又可爱身材又好,对你百依百顺的那个小女朋友给戴绿帽子了……”

    “你在说些什么?”

    “哦,对不起,我说错了,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被戴绿帽子了对吧,肯定心里不高兴,想来找我帮帮忙,把你的小女朋友给追回来,顺便把那个给你亲手戴上绿帽子的鬼魂给干掉,只要你求我,我绝对帮你,而且不要任何的回报,我也讨厌被人戴绿帽子,哈哈哈哈……”

    “我警告你不要胡说!”

    “我胡说……你不要忘了,我虽然是心魔,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自从我被你解救出来之后,我就和你共享记忆,你对你所谓的鬼仆的感情,我难道就不察觉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吗……哈哈哈!”

    “你——”

    我本来想指责他,但话说道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

    说句实话,鬼和人其实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只是鬼的想法和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方面,并没有人那般的克制性,显得较为直接一点罢了。

    我在很多道士眼中就是一个奇葩,什么事情都会替鬼魂考虑,因为我觉得鬼魂也有自己的感情,他们会笑,会难受,有自己的感情,自然也会像人一样,去爱一个人或者增恨一个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王笛喜欢上一个鬼魂,甚至和一个鬼魂开始了同居,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我又有什么立场去干扰王笛自己的事情呢?

    我的心魔说的很对,我之所以会如此的生气,给了王笛两耳光不说,甚至还想要将那个鬼魂弄得魂飞魄散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个和其他鬼魂相爱的主角是王笛,仅此而已。

    说实话,我和王笛在一起出生入死了好几个月了,很多时候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的就是王笛在一旁默默的陪伴,我们之间究竟有没有点什么超越主仆关系的情愫,我也不太清楚,如果硬要说没有,我也不会在看见王笛和那个鬼魂在一起后做出那些冲动的事来,真的是这样吗?

    我苦笑了一下,就要从意识海里面离开。

    “等等……”

    这个时候许久没有发出声音的心魔,突然开口了,我很是疑惑的停了下来:“怎么?”

    “王笛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状况,是因为我们融为一体的时候,我是你,你也是我,因为你们之间的主仆契约,所以在那个时候,她本能的吸收了我大量的怨气,又因为你去那丧事服务一条龙的时候,将她留在了那阴穴里面,每天都吸收大量的阴气,从而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发生,这也怪不了她,这是她怨鬼的本性,因为那些怨气,她的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和那媚鬼想比,也差不了太多,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这点你可以放心,但你一定要尽快找到她,以免发生意外。”

    我愣了愣,说了声谢谢,就脱离了意识海。

    再次睁开眼睛,仅仅过了一秒钟,燕青自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告诉我,他对王笛目前可能存在的地方的猜测。

    因为我重伤了那个媚鬼,而治愈他的办法只有一条路,就是让他吞噬大量的鬼魂来修补执念从而达到恢复自身实力的作用,所以王笛现在只有可能存在于阴气极为浓郁,鬼魂尤其密集的地方,但这个城市这样类似的地方又多,王笛此刻又在气头上,铁了心要离开我,自然不会挑选一个让我轻易就找到的地方。

    同样他们一个是重伤的媚鬼,一个是有着极大怨气支撑,但实际上,仅仅是一个鬼粮的王笛,同样会引起一些强大的鬼魂的注意,他们这样做,其实使用自己的命在玩火,很有可能反过来被其他的鬼魂给吞噬掉。

    燕青又和我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说什么燕大他们快来了,他不方便在这里多停留,叫我有事情找他。

    等燕青走了之后,我咬咬牙,通过执念将婉儿呼唤了过来。

    她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我也不和她过多的闲话,直接开门见上的将王笛的事情给她说了,因为燕青也说了,王笛和我签订的是一种平等的主仆契约,约束力并不是太大,只要她不想让我知道她所在的位置,我也没有办法找到他,要找到她只能用其他的办法,所以我才将婉儿呼唤了过来,这也是我第二次请她帮忙了,不过我并不后悔。

    婉儿也没有多说:“既然你把我叫了过来,我自然会尽力帮你,不过针对你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用一种特殊的秘法,通过你们的血脉链接来查找她的踪迹,而这种秘法消耗的会是你的寿命……”

    “需要多少?”

    “最少一年,最多五年……”

    我闭上了眼睛:“没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