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一章 心魔,是因为你吗?
    丧魂钉……

    丧魂钉这东西燕长弓在之前交给我,让我防身的时候,曾经告诉,这东西可以对人也可以对鬼,对付人的时候,只需要将这东西插入人的心脏或者大脑,就可以将人的神魂撕裂不说,甚至执念都会在这一个过程中直接被丧魂钉给磨灭。

    而王笛仅仅就是因为一次争执,仅仅是因为我伤害了一个鬼魂,伤害了一个据说是她深爱的鬼魂,趁着我对接连扇了她两耳光而感到无比懊恼的时候,将那根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的身上偷走的丧魂钉直接的插在了我的胸口,我的心脏所在……

    她居然想要杀死我!

    此刻的我还沉浸在无尽的黑暗中,只能感受到我的胸口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而这难以言喻的痛苦,我根本就说不清楚,这究竟是那根丧魂钉带给我的,还是王笛在我意识磨灭前说出的那句话带给我的。

    “阿斌……我恨你!”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王笛如此的恨我,就因为我担心她被那个杀马特给欺骗,在那个杀马特妄图置我于死地之后,重伤了他,就能让王笛愤恨到用丧魂钉来磨灭我的神魂,置我于死地?

    不会是这样……绝对不会是这样……

    “阿斌……我恨你!”

    不会是这样……绝对不会是这样!

    “啊——”

    我的脑海里面不断地发出一阵阵尤为剧烈的轰鸣,让我忍不住咆哮了出来,猛地睁开了眼睛,才发现我此刻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在我之前出租的房子里,而是离那出租屋最近的医院,而此刻的我正躺在一张病床上,被刚才脑海里面所浮现的画面弄得满头大汗,好半天才从场景转换中恢复过来,这才真正意义上瘫倒在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终于醒了!”

    就在我很是疑惑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的时候,一道很是吊儿郎当却又感到很是亲切的声音从病房的门口传来。

    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谁,能把这种很是惊喜的话语说的和给尸体道别一般死气沉沉的人也就只有燕青有着看到别人越惨,他就觉得越舒服的恶趣味的人了。

    原来是燕青救了我……

    “叔……”

    我刚想问他一点什么,我的胸口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剧烈的痉挛感,强烈到我都以为我的胸口的就快要像碎大石一般碎成两半了,疼得我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燕青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都这副死模样了,还着急说什么话啊,是要赶着去投胎吗……你想问的话我都知道,你才做了手术,至少得休息一天,才能用鬼精华来进行治疗,不然只要进行大幅度的动作的时候,就还是会撕裂伤口,到那个时候,就连菩萨都就救不了你了。”

    我一听燕青的话,也知道他说的在理,虽然听上去很是不爽,这个时候,燕青似乎察觉到我现在和他交流起来不是很方便,就摁了摁病床旁的按钮,将我的床升了起来,让我以一个半坐半卧的姿势,顿时我整个人都感觉到舒服多了。

    “你这次的情况还是挺危险的,要不是我之前从你手中讨了一点执念,做了一个类似于本命灯的东西可以随时监控到你的状况,发现你此刻状况不对,和燕大他们问了问你的家庭住址,这才找到到了你租房子的地方,要是我再来晚一点,你恐怕就不被着丧魂钉磨灭神魂,也要死在流血过多上。”

    燕青很是嫌弃的帮我整理的着因为调整了位置之后,有些凌乱的被单,很是平常的说道,我心里很是庆幸,要不是我前些日子和燕青搭上了关系,不然今天我可能真的就要交代在那丧魂钉之下了。

    只不过因为这个原因,打扰了燕大和燕若飞的集训,真的挺过意不去的。

    “对了,燕大和燕若飞正在赶来的路上,燕长弓有事赶不过来,不过他让我转告你,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给你收尸,而这点你不用担心,他专业收尸二十年,代表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欢迎你——”

    我不由得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这老头子是存心的吧,不过其话语间的关心我还是能感受到的,虽说和燕青之前在运尸车上留下那欢迎陈斌回家的字样,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对了阿斌……我还是要和你谈谈你那鬼仆的事情。”

    说到这里,燕青的表情突然严肃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

    我的心被燕青这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痛,整个人再次沉浸在之前的让我不愿意去面对的场景中。

    “如果是其他的人伤了你,以你的性子还会和我隐瞒这么久?”燕青戏谑的摇了摇头,“不过你这鬼仆虽然下手狠,但是却也没有要彻底下死手,不然以丧魂钉的效果,你是绝对不可能或者等到我来救你,依我看,她可能被什么东西影响了执念,从而不能完全的控制自己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王笛被控制了?”我很是不敢相信燕青所说的话,整个人一下子呆滞了起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那个该死的媚鬼欺骗了王笛的人,占有了王笛的身子,到最后还控制王笛来杀我?”

    燕青摆了摆手,很是无语的说道:“你把媚鬼当做了什么了,媚鬼是排名前十的鬼魂,是出了名的情种,欺骗你的鬼仆这种行为倒还做不出来,以媚鬼的实力,在出其不意下杀死你还是轻而易举的,犯不着用这样low的行为……所以只有可能是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影响了她!”

    是我影响了她?

    “只要一个鬼魂和人签订了主仆契约后,他们的实力是和主人的实力成对比的,你最近的实力增长幅度是很大的,但你感觉你的鬼仆的实力有增长吗……再加上你身上的功德可是对鬼魂实力提升最好的补品,所以说你这鬼仆绝对有古怪,还有最近你有没有接触什么怨气很深的东西,我怀疑你的鬼仆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她吸收了大量的怨气,激发起了她怨鬼的本性!”

    王笛隐藏了实力?

    吸收了足够多的怨气?

    等等……

    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我紧紧闭上了眼睛,显得很是痛苦。

    “心魔……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