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章 插在我胸口的丧魂钉
    由于晃动着的原因,我这一剑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即便是拼了老命也只能勉强够着他拽住我腿的那条手臂,而这鬼魂在之前的交手中,就已经知道了我这把剑大致的威力,也不躲闪,任由这把剑斩在了他的手臂上。

    我这一剑终究是轻飘飘的落在了他的手上,依旧是连皮都没有戳破,只不过当这一剑触碰到他手臂的那一刹那,一声很是轻微的咔擦声传了出来,在那个鬼魂惊恐的注视下,这条手臂轰然碎裂开来,连一点渣都没有剩下,而被他控制的死死的我,则是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在他惊恐的打量着自己已经彻底消失手臂的那一刻,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借着惯性向他冲去,冷笑了一声,趁着这鬼魂还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再次举起了剑,朝着关联着他头部的黑色线条,重重的砍下。

    臭小子,杀马特……给我去死!

    就在这一剑要临近他的面门,而他也来不及遮挡,死亡的阴霾浮现在他的那忧郁的让我想吐的面庞上的时候,一道身影突兀的挡在了他的面前,让我愣了愣,逼迫的我不由得手一抖,硬生生的变换了原本的攻击路线,斩在了那鬼魂的肩膀上的黑线上,没能将他杀死,仅仅是砍碎了他大半个身躯。

    王笛见到这个鬼魂被我伤成这幅模样,心疼的不行,将这个鬼魂死死地抱在怀中,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滴在那个鬼魂的身上,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太清楚,略显含糊不清的话语。

    而那个躺在王笛的怀中,浑身都沾满了血迹的杀马特鬼魂,尽管身上严重的近乎于都去掉了半条命的伤势带给他的疼痛让他的面部表情都显得尤其的狰狞了,而他在开口安慰的王笛的时候所说出的话语却显得尤其的温柔:“在我知道你有主人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喜欢上你这个女人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但我就是这么一个喜欢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咳咳……不要管我,快点离开我,你主人要杀的人是我,和你没有关系,乖,听我的话!”

    王笛看着这个不断喘着粗气,说着说着就因为少了小半边肺,而不得不猛烈咳嗽起来,却竭力保持着温柔话语的男人,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不断的摇着头,一边哭一边看着恶狠狠的看着我:“他居然敢这样的伤你,就算他打死我,我也不会和你分开的!”

    王笛的话,还有眼前的那一幕幕让人不由得眼泪鼻涕跟着流的场景,让我全身都是一震,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突然升腾在了我的心里,我怎么感觉此时此刻的我,就和电视上和小说里面那些让逼迫男女角分开的大反派越来越像了呢?

    不对啊……

    你这个小妮子,还有你这个死杀马特,背着我在我租的房子里面同居了一个月,还越来越有理了是吧?

    被捉奸在床的人,反而把被捉奸的人唬的一愣一愣的,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堕落不堪了?

    再说了,你可是我的鬼仆,你不听我的话,我可以理解为你有自己的想法,你喜欢上了这个杀马特,我也可以理解你的口味比较重,你有你的感情观和价值观,以及毁三观的能力,但我唯一不能理解的是,你作为我的鬼仆,你不帮我,反而去帮他,在我即将杀死他的时候,还挡在他的面前,居然妄图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

    可你明明知道我们之间签订了主仆契约而且还是平等的主仆契约,我根本不能杀你好吗……除非我自己想死差不多,没想到你不仅是一个贪吃鬼,而且还是这样的心机鬼!

    他就是一个杀马特,而且还是一个仅仅和你相处了几天就开始和你同居了的杀马特好吗……他明显就是一个专业的骗炮老手,我都没有他那么厉害啊!

    更让我心寒的是,当我被那个鬼魂当做一条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死狗,拽着一条腿,不断地往墙上一下一下的砸着的时候,王笛压根就站在一旁当做看戏好吗,完全就和没有在现场一般,可以一到我占据了优势,这货就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钻了出来,和这个死杀马特上演了一场让我都有些怀疑我的立场是否正确的情感大戏,特么的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摸着因为之前接连不断的撞击,走起路还在冒星星的头,走到王笛的面前,按压着自己的心中那份怒火,以尽量很是温和的语气向用一种极其愤恨的眼神盯着我的王笛说道:“王笛……乖,听我的话,只要你答应离开他,永远不再和他接触,我就放过他,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好吗?”

    那个躺在她怀里的鬼魂,冲她温和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王笛的眼眶又红了起来,轻轻的将这个鬼魂放在地上之后,从一旁拿过来了一件大衣,披在了身上,冷冷的看着我:“你不是说,要我在学校里面给你勾搭几个厉害点的鬼魂回来吗……我现在做到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而且这个鬼魂还是排在第九道的媚鬼,以你的性子难道不会觉得这次赚到了吗,就用一个微不足道的鬼仆,换来了一个强大的助手,不是很符合你空手套白狼的风格吗?”

    这小子是媚鬼?

    我一惊,再次审视了一下这个小子,发现这人除却了那令人发吐的杀马特造型和诡异的妆容,那五官的确显得很是精致,我再次回想起了我运用死之眼去找他的要害的时候,发现他体内的黑色骨干尤其的多,比我之前修复的那个尸体要多上好几倍,那不成这个杀马特真的是媚鬼?

    不对,这并不是重点,我很是愤怒的看着王笛,一耳光再次扇在了王笛的脸上:“我也没有让你用这样下作的方式……还有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做我的鬼仆,我一直把你看做我的妹妹,你看见过那一个哥哥能忍受自己的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说完这话之后,我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显得很是痛苦。

    王笛轻轻的走到我的身边,将我抱在怀中,低声啜泣道:“主人……我错了,对不起我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

    看到王笛这副模样,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正想说些什么,我的胸口顿时一冷,一阵剧痛顿时在我的身上蔓延开来……

    我低头一看,我的胸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插上了那根燕长弓交给我,让我防身用的丧魂钉……

    我颤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整个视野开始快速的陷入了黑暗,只能依稀听见一句话……

    “阿斌……我恨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