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交手
    王笛一听我的话,脸上原本很是诚恳的认错表情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质问的看着我:“你会不会说话啊,你说谁是杀马特?”

    还敢顶嘴?

    看着王笛表情一变,我本来就很是气愤的心里都快要被那一股股源源不断的冒出来的愤怒给弄爆裂了,看着站在一旁那个越看越惹人讨厌,头发黄的像烤鱿鱼不说,还卷的和贵妇犬一样,一脸烟熏妆把那眼圈弄得给一百年不睡觉了一般,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到处都是破洞,露出的皮肤上全是稀奇古怪的纹身的人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杀马特还是谁?

    我强忍着心里的愤恨,冲着眼前的王笛说道:“好好好……以前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追究了,现在当着我的面,你就和他划清界限,我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吗?”

    一向很听我的话的王笛在这个时候突然冲我吼了起来:“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私事,对,我是你的鬼仆,我该听你的话,但我不是你的工具,虽然我是鬼,可我们的执念都是一样的,我也有我自己的感情,我也有我喜欢的人,你对待那些将你伤的遍体鳞伤的人或者鬼的时候,都会选择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替他们着想,但换做了我,你为什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我愣了一下,看着王笛此刻比我还要愤怒的王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气稍微消了一点,但这个时候突然看到王笛此刻的装扮,我顿时再次气不打一出来,因为此刻的她只穿着内衣内裤……

    一男一女将屋子锁着,穿成这样躲在屋子里面,不用脑子都知道他们在这里做了什么,或者即将要干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个耳光就扇在了王笛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让王笛本来很是白皙的脸上顿时多了几根很是明显的五指印记。

    “你怎么能这样的下贱,我就是一个月没有管你,你就带着别人回家同居,我在迟一点回来,我就可以吃你们的喜酒了……看看你现在穿的些什么,还有个正常的模样吗?”

    王笛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耳光给打的有些发蒙,一直恶狠狠的看着我的眼睛里面噙满了泪水:“你……你……你居然打我,你不是说过,永远不会在外人的面前打我吗?”

    我这一巴掌一打出去,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看着王笛此刻的模样,心里一软,正想要说些什么,我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突如其来的阴风,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在我心头升起,我也顾不上说话,也来不及往后查看,侧身就往一边滚去。

    即便是这样,我的背上还是被,那阵凌冽的阴风给蹭到了一下,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升腾起来,我咬咬牙,随手将别在衣襟里的斩鬼剑摸了出来,正想要站起来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一道闪烁的极其快速,在我的视野里面化为了模糊的黑影的身影再次向我袭来。

    “我敬重你是王笛的主人,所以才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向你出手,那就是打我骂我,我都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怨言,可是你居然敢对王笛动手,那我就饶不了你,我平生最怨恨的就是对女人动手的人,依我看,你这主人的身份对王笛是一种束缚,如果你愿意解除这主仆契约,那就算了,如果你不愿意——”

    我也没有去在意背上的伤口,反倒是这个杀马特的话语,让我怒极反笑:“好大的口气啊……如果我说不愿意,我倒要看看你要把我怎样!”

    那道身影冷哼一声速度陡然加快,一瞬间临近了我的面门:“那我就要打到你同意为止!”

    经过这几个月的磨练,我再也不是之前那个看到鬼魂向我冲来就浑身打颤的半吊子道士了,见到来不及躲闪,将这斩鬼剑顺势往面门上一挡,试图阻一阻他的攻势,以便在他变招的时候,来一个见招拆招,可让我吃惊的是,这个鬼魂见我这样做了,丝毫不改变他的攻势,照着我的面门就是重重的一拳。

    我冷哼了一声,找死!

    这鬼魂居然敢硬抗这斩鬼剑,我倒要看看你要打到我同意的底气究竟是从何而来!

    挡在我面门上的斩鬼剑,在我的刻意而为下,狠狠的戳向直直的朝着我的面门砸来的拳头上,当我正准备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以往很是管用的斩鬼剑,居然没有向我之前设想的那般将这小子的手给砍掉,反而在他巨大的力道下,狠狠的朝我的脸上倒戳而来,重重的撞击在了我的鼻梁上,连带着将我整个人都往后重重的掼去,砰地一声撞在了一旁的墙上,撞得我头昏眼花,一股温热的感觉顿时从我的鼻子中流淌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鬼魂更是得理不饶人,再次向我袭来,在头晕目眩的视线中,我很是惊讶的发现,这个鬼魂重重的砸在斩鬼剑上的手竟然没有一点伤痕,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白痕。

    这……

    见此状况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斩鬼剑可是能够斩掉二十七道的怨鬼的,居然对着鬼魂造成不了一点伤害,这鬼魂是有多么的厉害?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这鬼魂再次重重一拳砸在了我的肚子上,将我打出了一口鲜血,不过我也感受到这个鬼魂收了手,不然这一拳可能就会要了我的命,我被这剧烈的疼痛弄得浑身酸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鬼魂将我一条腿提在手中,把我整个人拎了起来,像一个流星锤一般不断地朝着墙上砸去,一边砸一边说道:“别试着跟我沟通,这办法你行不通……你也不要和我讲原则,原则是拿来破坏的……我就问你服不服!”

    我被这来来回回的撞击,弄得有些七荤八素,但在我的咬牙坚持下还是保持这一丝清明,我冷笑了一声,我原本还顾忌着王笛的感受,还打算给你留半条命,既然你要这样做,那你还是去死好了!

    我右眼一睁,黑光闪现,眼前这个鬼魂不断晃动着的身形顿时变成了交织着的黑色线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