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八章 王笛你有本事开门
    我艹,亏我还认为我亏待了你,从一开始就从我自己身上找原因,在路上想了几百种方法,想要带你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想着怎样才能补偿你,补偿我这一个多月来,把你一个人扔在那个学校里面,没有像之前那样走哪里都把你带到身边……

    结果呢……

    你特么的躲在屋子里面偷男人!

    而且躲得这个屋子,还特么的是我花钱租的。

    “开门,我是这间屋子的主人,立刻把门给我打开!”

    我拼命地把门拍的碰碰作响,心里都快要迸发出火苗了,而在门背后的那个人居然轻飘飘的甩了一句话出来。

    “你是主人又怎样,我们可是将一年的房租都给缴清了的,有什么事情一年后再来,别打扰我们休息。”

    这话直接把我给也噎住了,今天出事不利啊,他们的还遇到段子手了……

    我愣了下,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捉奸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一个化主动为被动的奇葩!

    我也管不上那么多了,冲着眼前这道大门又敲又踹,嘴里还不断的吼道:“王笛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偷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哼,哼,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呸,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王笛王笛别躲在里面不出声,好哇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一个月,我们一并算总账,算总账,王笛王笛你不要脸,主人不在你就变风骚!”

    我这一连珠炮的声响顿时让屋子里面陷入了一片寂静,我只能看见猫眼处多出了一个比我眼睛还要大上一半的眼睛,我艹,你还找了一个大眼仔!

    比我眼睛大的人都得死!

    我心里那个气,深吸一口气又太开骂,这奸夫一看我又要开骂,眼皮子都在不断的跳,硬着头皮说道:“你住口,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兜着走!”

    我艹,你好大的口气!

    “好大的口气,王笛你这个不要脸的老狐狸精生出个小狐狸精来,特么的趁我不在家勾引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杂种,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好意思说,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我告诉你,王笛我总算是把你给看白了,其实你和孙骁骁差不多,都是人家家里面那个荡妇,荡荡荡荡荡荡……呸,荡荡荡荡荡荡……呸……王笛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哼,哼,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呸,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王笛王笛别躲在里面不出声,你和我签订了主仆契约,你个王八王八王八蛋,你是我的鬼仆,特么的给我滚出来!

    那个仗着自己和王笛有一腿,就躲在王笛的裙子底下的乌龟王八蛋,你算什么好汉,你就给我跪下,有种的你就站着,别动,跪下!别动,跪下!你个东倒西歪的杂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跪下,别动!跪下,老子逮到你就要一剑戳爆你的头,对!只要让老子逮到你就要把你弄得魂飞披散,我艹,你们两个在门背后干什么,又在唱什么双簧,你们有什么底牌,有什么本事就说出来,老子逮到你们这两个奸夫荡妇就要一起超度了!”

    这个时候王笛在里面跪下又起来,起来又跪下,发出一阵阵砰砰砰的声响,好半天才用近乎于颤抖的声音说道:“主人,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你以为我会信,每一个被捉奸在床的人都会这样说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站在王笛背后的那个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货,老天在上,我对天发誓,你现在赶紧把门打开,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一个舒服一点的解脱,要是你还这样执迷不悟,我绝对会把你扬灰挫骨!”

    “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小子,你不要以为你是王笛的主人,我就不打你,我不侮辱我的手,我也不为你浪费力气,我不打你,因为你不配挨我的打,你现在就把王笛身上的契约给解除了,我今天就带着她走,从此以后王笛就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艹,你还要打我?

    “你这个诱骗这个刚刚成年没多久的女鬼上床,不经过长辈同意就同居,而且同居的地方还是我这长辈租的房子,你还要打我,你以为你和她发生了关系,你就不犯法了,王笛你如果还有一点礼义廉耻,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哼,哼,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王笛王笛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你说你们还是真心相爱,你就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啊!”

    吱嘎一声,这门一下子就开了……

    我这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给这透了一条缝的门来上重重的一脚,直接把站在门背后的两道身影踹到了一旁,也没有管那么多,快步走到王笛的身前,王笛也算是理亏,立刻站起身就要认错。

    我立刻吼道:“给我跪下,你看看你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没有认识清楚到错误之前就别给我站起来!”

    王笛很是顺从的趴在地上,一直不停的倒着歉,眼泪一个劲儿的流着,看着她哭的那么伤心的份上,我本来计划着把她打到自己都不认识的手,一下子就放了下来,虽说我以前经常打她,可那都是在我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但说实话,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的妹妹看待,可在外人面前,就算她再不对,我也不会对她动手。

    我转头看向站在一旁很是关切的看着王笛,自称是和她真心相爱的奸夫,牙齿咬得死死的,心想一定要弄死他不可。

    可一看见他的模样,我一下子给跪了……

    有一种人……

    他们用嚣张的发型叫嚣着他们内心深处的卑微,并企图用华丽另类的妆容拒绝融入这个世界……

    有一种人……

    他们用旁人难以理解的审美打造出一个个奇特的造型,只为抗议自己那个他们看不起的出身。

    有一种人……

    “我艹,你居然喜欢了一个杀马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