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六章 感动的燕青
    这赵叔虽说是赵天师道士事务所的长老,眼界方面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无论是从之前在他鬼仆身上的试验以及之后用一些手段来检验,自然可以很是轻易地感受到这改进后的道器对于鬼魂的杀伤力和实用性,说白了,也就是英气的作用。

    但因为我将这英气用生死之眼的效用直接打入了那些道器的黑色骨架里面,让英气彻底的和这些道器融为了一体,所以他能感受到我动的手脚是英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以他的阅历,也能看出我那手段的不同凡响。

    在加上他从我做完这一切的表现来进行综合分析,必定会得出我改良道器的那些手段消耗会很大的这一结论,自然也就理所应当的认为我赚这些钱付出的代价一定不比他小多少,这才没有过多的和我纠缠就定下了合作的事项,一副自以为自己赚到了的模样。

    但你认为我会宁愿自己吃亏去成就他人,别逗了,我们燕长弓一派的字典里,就没有吃亏这两个字。

    至于我为什么会选择用这些英气来加强这些道器,并选择和着赵叔进行交易,则是因为我感受到在燕青将我全身上下我的经脉都打通了之后,那股原本已经被生死之眼彻底吸收了的英气开始缓慢的和我的身体本源融为了一体,在相互的作用下,以至于我的身体也能够产生少量的英气,再不复之前那用一点就少一点,用的时候还要考虑余额不足的尴尬局面了。

    只不过唯一不足的是,这些英气在恢复到了由岳飞英魂留于我体内那般大小之后,它便会停止增长了。

    而更碰巧的是,随着这些日子,我对岳家拳法的逐渐深入,再加上有了全身经脉被莫名其妙的打通这一造化,居然瞎猫撞到死耗子一般,摸索到了英气一些修炼方法,其中最为直接的方法就是讲这英气分裂为成千上万的英气种子附着在一些物品上,任由这些英气去净化邪祟,去壮大自身,等到一定时机之后,将其收回体内,让其返本归缘,和体内留存着的英气本源融合,便可以突破自身的桎梏,达到修炼这英气的作用,毕竟我不是岳飞本人,而且这英气也不是我与生俱来,可谓只得其形,不得其魂。

    这样的修炼方法,简言之,就是让外物帮你去修炼,而你就坐享其成罢了。

    而在之前,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物品来寄存英气,直到这赵叔来这里进购道器的那一番话语点醒了我……

    对啊……

    如果我将英气附着在那些道器上任由那些道兵去抓鬼或者执行任务,这岂不是一个让英气净化邪祟的绝佳机会?

    再加上这些英气附着在了那些道器上之后,还会对那些道器的效用有相当程度上的加成作用,顺便了结了这老小子对于燕长弓这些道器不买低等级的道士又没有安全保障,买了又觉得可惜的心结,自然可以顺利成章的宰这老小子一笔,这难道不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再说了道士这个行业,在外人眼里很是光鲜亮丽,说起来也风光,来钱也快,但这是情况只有做这行的人才明白,毕竟这些钱可都是冒着自己的命随时都可能离自己而去的风险才赚来的。

    再这样的局面下,能够遇到这种轻轻松松就能让别人心甘情愿的替你修炼的同时,还有人玩命似的给你钱,还生怕你不愿意赚的事,简直就是幸福来敲门的同时,把你的门给你敲破了不说,还一个劲儿的往里面冲啊!

    更关键的是,我本来就受了岳飞英魂的部分真传,再加上身体此时此刻的变化,英气这东西可是大大的有,源源不断的来,形象的说来,就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这样空手套白狼的事情,我不做白不做,至于那赵叔么……

    天生就是一个做冤大头的命,被我又卖又坑后,还心甘情愿的替我数钱不说,还自作聪明的认为自己赚到了,这智商真的是够了……

    活该他被坑的难产大出血!

    吃了那么多的苦,也不知道机灵一点,涨涨记性,还那么天真的以为和我们燕长弓一派的人合作会有你赚钱的方法,总言之就是太年轻了……

    可悲……可叹!

    不过虽说我这次轻轻松松就赚了一百多万,但想想也没有打算独占。

    等第二天早上八点钟,燕青来查帐的时候就把这件事情给他说了,他也没有过多的惊讶,毕竟在去往传承之柱的路上,他还传音提示我,那些东西是阴灵,言外之意就是叫我用英气来解决掉他们,想必我有英气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于是乎,我索性也就没有隐瞒,把我的英气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的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燕青很是惊讶的看着我:“你这小子脑子是有毛病吧……有钱不赚天诛地灭啊,你把这事告诉我干嘛?”

    我笑了笑:“一个人把钱赚了才是天诛地灭,再说了,如果不是叔你帮我打通了经脉,我也不能这么快的掌握到英气的修炼方法,这次的钱我就不收了,权当做叔帮了我那么多忙的报酬。”

    说完这话,我也不看燕青的表情,就将钱转给了燕青。

    过一会儿燕青看了看短信,一下子跳了起来:“怎么可能……四十万……你这一次就多赚一倍?”

    我点了点头:“叔……这是我们的秘密,可不能让老头子知道哦!”

    燕青看着手机的到账短信,口水都要流了出来,但听到我的话后,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是,那是,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那损粗别想把我们的钱抢走。”

    说完这话后,他看了我一眼,再看了看手机,似乎是做出了一个很是艰难的决定,拿出手机按了按,退还了二十万给我:“这钱我不能全收,收一半就好了,我虽然和你没有见几面,也对你没有什么印象,之前帮你都是受那损粗的委托……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就冲你有好处不想着自己占有,先孝敬叔的这态度,你这侄子,我算是认了……从现在开始,谁要敢欺负在你的头上,我燕青非要把他弄死不可!”

    我也没想到,我这一举动,会让燕青如此的感动,尤其是……

    我居然在他口中听到了我燕青这三个字……以前可都是我张九辛,我张天昆,我……

    看来燕青这话是当真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笑了笑,内心却很是愧疚异常……

    叔……如果我说我只想给你四万,多打了一个零,你会生气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