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五章 谁是冤大头
    “赵叔……现在可以和我谈生意了吗?”

    赵叔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弄得心神俱裂,也来不及说话,自然也顾不上搭理我了,急急忙忙的将那白白胖胖的鬼仆收回到了臂膀上,这鬼仆在他的指引下,再次化为了一道纹身,只不过这道纹身此刻显得很是黯淡,而且其上原本很是复杂的纹路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消散着。

    赵叔此刻别提有多么的心疼了,满脸横肉的脸上充斥着的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凝重,说夸张点,那肥肉都快要皱在一起了,不过从我之前和他的接触来看,他也是一个手段比较层出不穷的多的人,仅仅是愣了一小会儿,他全身上下再次涌动起之前和我碰撞的时候,爆发出来的那道幽冷的光芒,直直的朝他的臂膀上的那道纹身涌去,死了命的朝里面猛灌去。

    好半天功夫之后,他这才很是眉头一松,看着已经停止了溃散的纹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手一挥,将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擦拭干净之后,这才转过头看向我。

    “你这小王八蛋,没听说过买卖不成仁义在吗,话不投机就下这么重的手,我这劳鬼可不是普通的劳鬼,可是花了我好大价钱才弄到手。”

    赵叔说着说着,心有余悸的摸着臂膀上的那道纹身,那心疼的模样就好像他的儿子死了一般。

    看到赵叔心疼的模样,我没好气的说道:“这不好能凑合着用,至于这样吗?”

    赵叔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从我的手中拿过那件差点把他的宝贝疙瘩给弄得魂飞魄散的修罗浴血衣2.0,仔细的翻看着:“臭小子的嘴和你的师父一样毒啊……你究竟动了什么手脚,弄得这破衣服的威力一下子这么强了?”

    “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我笑了笑,将他晾在一边,从柜台上摸来了一张纸和一根笔,悉悉索索的在上面写了起来,写完之后,随手递给了赵叔,“叔……这个就是我初步拟定的价格,你看看是否满意。”

    赵叔接过这张纸后,眉头挑了挑:“你这臭小子,果然深得样的真传啊……这么黑心的价格,你也开的出来。”

    “叔……那些只能用来忽悠小孩子和小鬼头的玩意儿,你都愿意花那么大一笔钱来进,现在我将这些小打小闹的玩意儿,改造成能够斩杀和防御十道左右的鬼魂的道器,价格也才翻了三倍,你就不乐意了,去其他地方买买看,你这点钱,能吃下三分之一,我就算你积了八辈子的德。”

    赵叔被我说的一愣,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而我则继续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倒也看出我的话已经深深的动摇了他的心防,这不是废话吗,能花几十万来进一堆成本价五百块都不到的东西的人,心防能厚的到哪里去。

    在我一半忽悠一半实话的双重攻势下,赵叔一脸大势已去的表情,叹了一口气,桌子一拍把这事情给定了下来。

    这老小子果然有些魄力,够爽快!

    于是我从赵叔的手中将之前才卖出去的那一大堆玩意儿拿了回来,将英气分成一根根头发丝那般的粗细,再将其凝聚成一个个类似于种子模样的东西后,睁开眼睛借用生死之眼的功用,将这些经过整改后的的英气给硬生生的打入了那些道器的骨架中,让他们彻彻底底的融为了一体后,便将这些改造后的道器交换给赵叔,让他检验。

    这一过程,堪的那个行云流水,前前后后也没有超过一分钟,虽说看上去很是轻松,但实际上分离英气这一过程,尤其的消耗心力,也好在昨天被燕青那一阵暴打给打通了全身的经脉,让我的内息较之前更加的凝练,趁这赵叔检查这些道器的空档,赶紧运行了起岳家拳的炼体法门,这才恢复了一点精力,勉强压下了英气空虚的难受感觉。

    而这个时候,赵叔也在通过一些莫名其妙的手段对一批我才整改过的道器,进行了检测,费了他好半天功夫,他这才将这些道器再次收了回去,虽说他并没有向我说明他检测出来的结果,但从他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可以很是明显的看出他对我改良后的道器显得很是满意,二话不说,就把钱转给了我。

    那爽快的样子,看得我直皱起了眉头,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承受能力,早知道就不该有所谓的妇人之仁,就该来点狠的,让他来一个难产大出血才是真的……

    现在可好了,白纸黑字敲定了价格不说,连钱也收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这分分钟一百万上下的感觉还真是挺爽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钱还很是实打实的钱,可不比那些帮鬼魂完成遗愿得来的黑心钱,只能捐不能用,终于可以不用再过苦日子了。

    将这笔大买卖完成之后,赵叔也没有和我扯一些有的没的话,趁着我们都还坐在会谈桌子上的时刻,直截了当的和我继续商谈起了合作事项,大体的内容就是,在今天之后,我改良的这些道器百分之九十都要和他们赵天师道士事务所进行交易,当然在这过程中,秉承燕长弓一派,只要有好处,就不抛弃不放弃,狠狠的宰特么的一笔,燕过拔毛的优良传统,自然又很是愉快地宰了他一笔后,这一人愿宰,一人愿挨的商谈,这才算告了一个段落。

    商量好,而且签了合同发了誓之后,赵叔就像做贼一般,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丧事服务一条龙,看那架势就好像担心我随时都有可能反悔,要赶在我反悔之前离开一般。

    看着赵叔如同狗熊一般虎背熊腰却又灰溜溜的逃出我视野的背影,我的嘴角不由得勾勒起了一丝微笑。

    这老小子……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被坑了之后,还比坑他的人还要跑得快的人,活该当一辈子的冤大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