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章 消失的女人
    这诡异的一笑,让我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我没好气的看了这个女人的一眼,心里很是不爽,你一个女孩子,说话还是要过下脑子和分清楚场合吧,要不是我知道这里白天是做活人生意的,我准会认为又闹鬼了。

    不过这一眼看过去,便彻底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让我短时间内都这样愣愣色盯着她的脸庞,这倒不是因为她是有多么多么的漂亮,而是因为她的装扮看上去太不合适宜了。

    她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衣裤,脚下却穿着一双红的很是吸引人眼球的绣花鞋,再加上一头又长又直的披肩中分秀发,这打扮,你是要cosplay贞子吗?

    这女人还化了妆,但这妆显得很是粗糙,似乎是别人给他画的,眉毛画的粗细不一不说,脸还白的不行,就像闷头插进了面粉堆一般,看上去和日本的歌姬没有什么区别,仔细看看,甚至还有一点恶心。

    虽然那个女人看上去很是怪异,但说实在的,我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毕竟那棺材都是燕长弓亲手做的,说到底就是几块破木板随意拼成的,总共的耗费的时间,估计连五分钟都要不到,去还要卖两千多块钱,关键是每卖出去一个,我还能提八百块的成,想想都激动。

    再说了,那个女人进来后,她仔仔细细地检查着每一个棺材,就像在巡视棺材作坊一般,每个棺材她看了一遍不说,还要来来回回的将棺材从头摸到尾,摸着摸着脸上还会露出一种很是舒服的表情,这样都算了,她甚至每一个棺材都还要敲上一敲,将耳朵凑上去听一听。

    她这是干什么?

    难不成还要替自己的长辈检查一下这棺材是否合适,是否睡得舒服?

    “这棺材睡着舒服吗?”

    这女人突然将那张很是怪异,并且异常惨白的脸转向了我,发出了一声很是轻微,却又冰冷到听不出哪怕一丝一毫感情波动的询问,这一幕,说真的让我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发起了抖来。

    这女人绝对有问题……

    哪有来买棺材的人,会这么关注棺材的使用感受,还问这么详细,又不是给自己买……

    等等……有古怪啊!

    难不成是鬼?

    我想了想,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刚想拿出鬼精华来查看,却发现身上的已经用完了,店子里面的存货也被今天早上那些道士给买空了,至于王笛……

    这次考核结束就回学校上课去了,催了她几次也不回来,不知道这丫头在搞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那个女人见我长时间没有回答,又询问了起来。

    “这棺材……究竟睡得舒服吗?”

    这话说的我真的是无奈,翻了翻白眼,我这么知道,我平时又不睡里面,再说了,这成本就几十块钱的东西,能睡得舒服吗?

    不过,在这个女人直勾勾的目光的注视下,我叹了口气,还是说道:“这位女士,我做这些生意,也有很多年了,也看见过很多像你这样在为家人选棺材的时候,既要考虑美观,又要考虑实用,还要考虑自己的家人以后睡在里面究竟舒不舒服,不是我说你们啊,等你的家人以后住在里面,肯定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们脸上的表情,还有所谓的投胎转世,都和这个棺材没有半毛钱关系,只和自己这一辈子的经历有关,如果生前都不尽孝,死后也没有必要讲究那么多,所以你呢,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了,就随便选一个,以后在他们忌日烧烧纸钱,表表心意得了。”

    我随便指了一个看上去要比其他的棺材看上去要稍微美观一点的棺材说道:“要不然就这个了,先把定金交了,再给我一个地址,我到时候给你送来?”

    那个女人这时候看了我一眼,眼里多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光芒,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这才再次看向我问道:“你卖的棺材……只要睡进去之后就能忘掉一切的仇恨,就能转世投胎重新做人……是这样吗?”

    这女人脑子是有问题吧,来到丧事服务一条龙什么东西都不买,尽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话题,真把我当作知心姐姐了是吧,说真的,这女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把我弄得烦躁的不行,要是换做一个男的这样在我面前碎碎念,我早就一脚把他踹到对面的保健会所去,然后大吼一句,要找乐子去对面找去,别不花钱来耽误我赚钱的时间。

    一见我没有回答她,她又一脸木然的看着我,张口又要再次询问,我被她这副吃定我的表情,弄得怒极反笑:“这位女士,如果只要躺在棺材里面就能忘记一切仇恨,就能转世投胎重新做人,那还要我们这些道士来干嘛,大家捉鬼就用棺材好了,超度鬼魂用棺材就好了,那这世界上哪里还有所谓的厉鬼,棺材只是一个死亡的象征罢了,根本化解不了仇恨只,有自己才能够放下才是真正的放下。”

    说完这些话后,我也不再去搭理这莫名其妙的女人了,走到柜台后面,继续整理起了账本,我总算是看出了,这女人绝对是脑子有毛病,或者受到了什么打击,还没有理清自己的思路,等她回过神来,该买什么,自然就会买了。

    那个女人却仿佛没听见我这句话一般,跟着我走到了柜台前,指了指那个棺材,我心里一喜,总算是想通了啊。

    但她一开口,我整个人又愣住了,刚要起身的势头又被我压了下去:“你卖的棺材……只要睡进去之后就能忘掉一切的仇恨,就能转世投胎重新做人……是这样吗?”

    这女人……

    绝对有毛病啊!

    “不能!”

    特么的神经病吧,我在心里暗暗对我骂了一句。

    这女人听了我的话之后,居然笑了,冲我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这女人是在闹哪样,感情我说了这么半天,就在逗我玩啊。

    我很是不甘心的跟了出去,站在门口嚷嚷了起来:“你到底买不买棺材啊……总得给一个确切的说法吧!”

    可出门一望,才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艹,又消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