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买一具睡着舒服的棺材嘞
    从那血淋淋的头皮上我依稀可以猜到的这东西原本主人的大致轮廓……

    似乎就是那个在昨天晚上来店里交份子钱的老大爷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昨天晚上明明拿给了我一万块钱,怎么今天早上一拿出来就变成这血淋淋的头皮了?

    “燕叔……这我真的不知道,我记得明明收了那个老大爷一万块钱的啊,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变成这玩意儿了……”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我完成第一单生意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了,废话,谁看到那么一堆钱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变成这一张血淋淋的头皮,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这个时候,我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又要遭罪了,毕竟第一单生意就搞砸了,以燕青的脾气,不把我暴打一顿,那才叫怪。

    正当我下意识要往一边躲去了时候,燕青这才从眼前那张血淋淋的头皮中恢复了过来,壮实的手臂把想要逃离案发现场的我给一把拉了回来:“躲什么躲,这东西比一万块钱要重要的多了,因为我们这里虽然做死人生意,但还是活人在操作,所以都还是用钱来衡量份子钱,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是那死老头见你第一次来,不想吓到你罢了,所以用了鬼迷心窍,把这东西变成了钱……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哦?

    等等……不对啊,鬼迷心窍?

    这么说,那老头是……我的脸色陡然一变,有些发愣的看着燕青。

    “忘记告诉你了,我们这丧事服务一条龙,白天是做活人生意,晚上是做死人生意的,那些每个月都要来这里的鬼魂都是在燕长弓事务所管辖范围死去,却又不愿意去投胎的鬼魂,只要他们不做坏事,我们就会庇护他们,而作为交换他们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交份子钱,喏,就是你手上那东西。”

    “燕叔……这东西是什么?”

    燕青很是爱不释手的拨弄着那张鲜血淋漓的头皮,将那些鲜血弄得到处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弄得我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这东西叫做鬼面皮,是用于增加阴德的好东西。”

    “阴德就是功德?”

    “阴德是阴德,功德是功德……功德也叫做阳德,你平日里超度那些鬼魂所获得的就是功德,而那些不被人知道,不是为了自己而做的善事,就是你做了善事好事别人不知道就叫阴德,懂了吗?”

    原来如此,我皱了皱眉头,看着那张叫做鬼面皮的东西,很是疑惑:“这东西不是那些鬼魂每个月交的份子钱吗……这明明就是为了你们自己所做的事情,怎么还能算阴德的呢?”

    燕青白了我一眼:“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些鬼在我们的管辖下,不能作恶,只能做一些好事,他们所获取的功德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阴德,而这些阴德就会寄存在他们的鬼面皮中。”

    原来是这样!

    “那这么点东西,就值一万块钱?”

    燕青眼睛睁的很大:“什么叫就这么点东西,就值一万块,这么大一块鬼面皮所蕴藏着的阴德,就算一千万都买不回来,这老头以前一个月最多只交一个小指甲盖的鬼面皮,换算下来,连五百块都没有,所以我才会说那个老头子开窍了好吗……你以为一万块这么点钱,能够入我的眼?”

    说着说着,燕青从这血淋淋的鬼面皮上抠下了一个小指甲盖大小的部分,扔在了我的面前,似乎这就是燕青分配给我的报酬,我苦笑了一下,倒也没怎么在意,毕竟燕长弓一家燕过拔毛性子,我可是深有体会,伸手就要去抓的时候,燕青一巴掌就招呼到了我的脑袋上。

    “这是给燕长弓那损粗的,你这是要干嘛?”

    哦?

    我被这一巴掌拍的有些发懵,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朦朦胧胧间,就看着燕青又从那血淋淋的鬼面皮上撕了大约三分之一,然后把剩余的都给了我。

    “这东西是你的造化,我也不能多占,我拿走的这部分就当作我之前给你打通经脉的报酬,以后如果再收到鬼面皮,就按照今天的分配方法来分配就行了,你也可以适当的多给他一厘,让他对你感恩戴德,顺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你。”

    说完这些话后,燕青拿出一个账本在上面写下了今日收入,五百块的鬼面皮后,又和我扯了一些有的没的话语,便带着就快要笑烂的脸离开了。

    燕青虽然没有和我说太多和这鬼面皮有关的事情,但还是将阴德和阳德各自的作用给我说了,阳德也就是所谓的功德,是指在阳间积累下的福报,主要作用于自身的执念上,而阴德是人活着的时候,在阴间积累下的福报,主要的作用就是让天地根据你阴德的大小,来加深你与这片天地规则的契合度,从而能够发挥道术最大的威力,毕竟大部分道术都和鬼魂有关,阴德可以让那些鬼魂在被你驱使的时候,变得心甘情愿起来。

    一明白这鬼面皮的作用,我也顾不上这东西上粘糊糊的鲜血,一时间也把玩的爱不释手,这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

    后来玩着玩着,还是觉得实在是太恶心了,就随便找了个瓶子把这玩意儿给装了起来。

    这丧事服务一条龙白天的生意还是挺好的,连我补瞌睡的时间都没有,经常有人走进来的买些纸钱之类的东西,当然也有那些老冤大头菜鸟道士进来买桃木剑和阿尼玛,忙完一阵子,我正在清理账本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一阵很是轻微的敲门声。

    这人有病是吧,门开着,不会敲门吗?

    虽然我心里虽说这样想,但还是连忙抬头来看看,毕竟来一个冤大头我就赚一笔何乐不为,毕竟顾客就是衣食父母,可得罪不得。

    顺着声音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感受到我的目光之后,她冲我笑了一笑,便在店子里面慢悠悠的转了起来。

    “这位女士,你要买点什么吗?”我很是礼貌的问道。

    “买棺材嘞……买一具睡着舒服点的棺材嘞……”

    这女人冲我笑了笑,露出了两排很是惨白的牙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