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八章 诡异老大爷
    “咳咳……没有生意的时候,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店子里面!”

    咳嗽了几下后,燕青话锋一转,一巴掌招呼在了我的脑袋上,险些把我拍翻在地上。

    “这一个月,你不能离开这店子五十米的距离,白天没有生意的时候,随便你干什么,但晚上工作的时间要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期间不能打瞌睡知道吗?”

    “嗯……”

    “白天收的钱除去你的份子钱,都放在左边的抽屉里面,晚上收的所有钱和货币,必须得放在右边的抽屉里面,不能放混,知道吗?”

    “嗯……”

    “遇到棘手和不懂的情况,给我打电话,头七天,我每天早上八点左右会来店子里面和你对一次帐,略微指导你一下,以后的日子你就得自己去把握了,知道了吗,没有任何的意见了吧?”

    “嗯……”

    “挺懂事的,那我走了啊……”

    “呜呜……”

    “真乖!”

    这话一说完,燕青甩着他手中那些碰撞的叮当作响的白金会员卡,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我从这才从嘴里掏出一个布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燕青……尼玛逼,要不要这样过分……怎么能不带我!”

    等我平复下激荡的心情,开始慢慢的适应这份莫名其妙的工作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从燕青的话可以看出,这丧事服务一条龙的主要运营时间是在晚上,自然马虎不得,再加上不能睡觉,我只能地坐在柜台后面玩起了手机。

    因为这里暂时没有人来光顾,我一般放着歌,一边看着小说,我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爱上了一具女尸的小说,每天四更看着挺过瘾的,说实在的,自从走上了这道士这一条路后,我就没这么看其他写道士的书了,因为总觉得写的太浮夸了,而这本和其他道士小说不一样,写的才是真真正正的道士人生,像我们这些平凡道士的人生。

    就在我正看的起劲儿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与此同时,那扇由木板堆砌而成的门也被敲响了,看来是来客人了!

    我将手机扔到了一边,立刻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朝大门口看去,才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穿着一身中山装,显得很是骨瘦如柴的老人。

    看到他很是颤颤巍巍的站在门外,我立刻走过去将他扶到一旁的座位上,安抚他坐好了之后,这才很是礼貌的询问道:“老大爷,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这位老大爷,很是疑惑的看着我,仔细的打量着我,似乎是对我的话语感到很是奇怪:“你……是……新来的啊……”

    这老大爷的话语,有些断断续续,让我看上去觉着很是心酸,从一旁给他端了一杯热水放在他的手中,看着他似乎暖和了一点后,这才笑着说道:“是啊……我是这里负责人的徒弟,来这里干几天活,您是这里的常客吗?”

    这话一出,我立刻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似乎是说错话了,这里可是丧事服务一条龙,都是些和死人玩意儿打交道的东西,这样说,岂不是变相的在咒这个老大爷死吗?

    我很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巴,小心翼翼的打探着这个老大爷的表情,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看上去就是很迷信和讲究那一套的老大爷,居然并没有因为我这句话而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愤怒,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冲我很是和蔼的笑了笑:“爷爷岁数大了,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精力来讲究那一套了,你这小子,一点不想你师父,你师父一见我,就是又打又骂的,你突然来这一套,倒弄得我挺不习惯……”

    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有些许的尴尬,这行为恐怕也只有燕长弓这样的人能够做出来了,又打又骂,真不担心这老头子,躺在地上就碰瓷吗?

    “你师父能收你作为徒弟,真的是他的福气啊……我这这把老骨头能够在还没有彻底消散在这个世界上之前,看到这样一个傻小子,也值得了,你呀你呀,这样的人已经不常见咯……”

    我看着这个老大爷,笑的很是慈祥的表情,心里也很是高兴,毕竟有人在夸你,想不高兴都不行。

    “得了得了……也不和你唠嗑了,我来这里也是有正事的要办的……”

    说着说着,他很是颤抖的从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面,摸出了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布包,从这个小布包里面拿出了厚厚的一叠钞票。

    我仔细的数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一万块。

    “老大爷……你这是?”

    “你刚到这里来,你师父没有和你说吧,我们在他管辖范围里,每个月,要向他交足够的份子钱,喏,这就是这个月的……好了,既然正事已经办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耽搁你做生意了,这丧事服务一条龙每次开张的头几天都会有很多的老顾客来光顾,以往因为燕长弓的原因,他的徒弟们在这几天都会遭受很多的刁难,不过你不一样,继续这样保持下去吧,相信你会收到很多意外的惊喜……走咯!”

    说完这一席话,这老头也不再理我,颤颤巍巍的就从大门口走了出去,等他走出去了,我才反应过来,外面黑漆漆的,万一摔上一跤,那才糟糕了。

    我赶紧跟着走了出去,却发现昏暗的路灯下哪里还有那个老头的身影,走了几步,才记起我不能离开这店五十米远,望了一会儿,又喊了几声,确定他不见了之后,这才有些担心的回到了店子里。

    一夜无话,当我的手机显示八点整的时候,燕青带着一身闷人的香水味回到了店里,一进门就咋咋呼呼起来:“怎么样,昨天有生意吗?”

    我把收了一万块钱的事情,告诉了燕青,燕青愣了一下:“一万块……谁这么大方?”

    我又把那个老头的事情给他说了,燕青那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怎么可能,那个老头怎么可能会那么大方,这个月的份子钱居然交了一万,往常连打带骂都只能从他手中硬抢五百……我看看……”

    燕青将我推到一边,打开抽屉,一下子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哎呦,我艹,发达了,发达了,这老头子怎么一下子开窍了!”

    就一万块钱至于这么兴奋吗?

    我凑过头看去,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这抽屉里面的哪里是一万块钱啊,分明是一整张血淋淋的头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