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七章 再见燕青
    面对我近乎于要发狂的表情和简直要哔了哮天犬的指责,这头直立行走的猪仅仅只是看了我一眼,发出了一声近乎于万年寒冰一般,冰冷到让我彻彻底底的丧失了和他争执的欲望的简短话语。

    “呵呵……老子乐意!”

    他这话一出,我已经出拳的手,顿时收了回来,那淡漠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表情,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下次再来收拾你!

    “叔……叔……我错了我错了!”

    我倒在地上,眼泪和鼻涕止不住的在我脸上蔓延开来,全身上下就像被一万匹草泥马迈着风骚的步伐在我身上来来回回的耕耘了好几百回一般,又酸又痛,连一丝一毫的力量都使用不出来,那种被整个世界的力量压制住一般,生不出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就只能像一只在实验室里面,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拿着手术刀,泛着一丝猥琐的笑容向你走来,却无力挣脱。

    在这样无力反抗,无力挣扎,只能任人宰割的情况下,无论我之前有多狠,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再这样异常恐惧的氛围中,只能鼻涕眼泪齐流。

    其实,当我向这个猥琐的男子挥出拳头的时候,我整个一下子就后悔了……也不知道是我的拳风过于威猛,亦或是屋子里穿过了一阵突如其来的风,也有可能这人实在故意趁着机会来装装和国际接轨的逼,反正这莫名其妙的状况,干脆利落的把这人的脸上一层类似于面膜的东西刮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异常威猛的面庞。

    这人……

    这人特么的是燕青!

    哎呦喂……

    “叔……叔……我错了我错了!”

    回应我的只是一阵阵砰砰砰的撞击声,我就像一个棒球棍一样,被他紧紧的攥在手中,不断的跳动在这间丧事服务一条龙的为数不多的空间里。

    下一刻,我的脑袋旁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星星……

    “叔……叔……你会唱小星星吗……”

    “哎哟,我那暴脾气,我教你唱小星星……”

    砰砰砰的声音继续传来……

    “叔……叔……我说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的身形猛地停了下来,被狠狠的丢在了一边:“你错在哪里,我只是好半天没有看到你了,再次看到你觉得比较开心,小别胜新婚,和你好好亲热亲热罢了……”

    好不容易才从的燕青近乎于地狱般的折磨中挣脱了出来,借这个契机,也懒得爬起来,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而这个时候,燕青的话幽幽的飘荡在了我的耳边,顿时让我的呼吸都为之一顿,直接给跪了,小别胜新婚,胜你麻痹啊,才一两个小时不见,就亲热成这样,要再来一个一日三秋,恐怕我这脆弱的身子骨,多半要被他给直接弄到十八层地狱里去。

    才经历了精英道兵考核,整个人累的那个心力交瘁,又在路上被那月经哥令人目瞪口呆的奇葩车技抖的着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马不停蹄的来到这丧事服务一条龙,就被人活一世,套路就要玩到死的燕青折磨的就快要入土了。

    照理说,此刻的我的身体应该脆弱的不行,闭眼就快要入土为安了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却感到尤为的精神,那些失去力气很是突兀的再次回到了我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回光返照?

    我被打到这种这种程度了,一时间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浮现在了我的脸上,燕青没有看见还好,一看见我这副模样,立刻就是一大耳刮子招呼了过来。

    “老子好心好意看到你接受了纹身传承,那道尊的实力你一时半会儿接收不了,于是我消耗了那么大的精气神,将你经脉给打通,刚缓过神来,你就这副丧门星的模样,是来触霉头的吗?”

    我被这一掌给拍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听到燕青这么说,便立刻闭上了眼睛,感受了起来,这才发现原本在我的体内不规则运行着的内息,在这一刻不知为何,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在我的身体里面沿着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开辟出来的小道,有规则的流动着,一边流动,一边牵引着散落在我身体内的内息,不断增长着壮大,直到流动到很是复杂的经脉分叉口的时候,这下四散分开,周而复返。

    这……

    这情况,似乎是我的经脉全部被打通了,有不有那么玄幻……

    经脉这东西我是知道的,因为这个世界虽然不是小说的世界,还是有些所谓的内功和气功的,修炼这些东西最主要的就是要打通全身上下绝大部分的经脉,才能让自身的内息能够被自身充分的调动起来。

    据说能够打通一半的经脉,才算入门,能打通百分之八十经脉,就算登堂入室,能打通百分之九十的经脉,就算绝世天才。

    而像我这样打通了全身上下的经脉,无论是在这个世界的人的眼中,还是所谓的玄幻修仙小说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这燕青就是给我一顿暴打,就把我从一个普通人给打成了天才,这也太扯淡了吧,如果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话……

    我可能真的要给他跪下了,再打我十顿我也心甘情愿啊。

    燕青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显得很是疲惫,看到我跪在地上求包养求暴打的贱样,连说上我几句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要动手打我了。

    默默的挣脱了我的手臂之后,走到柜台后面,从抱出了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摸出一大堆本子,告诉我该如何记录每日的账务,已经这些摆在这丧事服务一条龙里面的一应物件的销售价格和最低价格。

    “你要在这个地方呆满一个月,每天有生意的时候就做,没有生意的时候……”

    这个时候,燕青很是猥琐的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以我小司机的专业眼光,准保是周边各大保健场所的白金会员卡,难不成在这里干活还有这样服务到家的福利,想想那美好的场景,我无耻又向往的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