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六章 邪门的地方
    哦?

    那地方发生过什么大事?

    我心里不由得一紧,不会吧,难不成真的那么邪门?

    “师傅,请问一下,你能和我详细的说一下,哪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异常恐怖的事情吗,我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这个司机一听到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是怪异:“你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干什么的?”

    废话,我知道了,我还要需要问你?

    这司机一看见看见我一脸懵逼的表情之后,再次点燃了一根烟默默的抽着,似乎是在想,怎么才能给我把这残酷的事实给阐述清楚。

    见到月经哥这副表情,我心里更虚了,莫非燕长弓又给我下了什么套?

    “师傅,那地方真的有那么的邪门?”

    月经哥再次叹了一口气,很是干脆的将车停了下来,很是严肃的看着我:“这是一片娱乐到死的土地,大家只关注明星的绯闻,全部都只记得今天科比退役,太阳的后裔大结局,完全不记得4.14这个曾经重要的日子发生了什么,沉痛纪念东莞扫黄第800天……遗忘意味着背叛,这个民族太让人失望!”

    说完之后,他甚至重重的叹息了起来,似乎是为民族的未来,感到悲伤。

    “就这个?”我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这个,还是什么?”

    “你涨价的理由,就是因为东莞扫黄八百天,这和我要去的地方,有半毛钱的关系?”

    “没关系才叫怪,哪里是红灯区好吗,最近扫黄严重得很,你一开过去,就要吊销执照……那里是郊区,你只要往那个方向开过去,鬼都知道你要去干什么好吗?”

    我被这男人的反驳,弄的目瞪口呆,现在我总算是知道那些司机为什么不接我的单还要骂我人渣败类了,感情燕长弓把丧事服务一条龙开到了红灯区旁……

    哎呦,我艹,燕长弓尼玛逼!

    “我不是去红灯区……我去的地方是哪里的一个丧事服务一条龙!”

    “你说的可是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

    我点了点头,这男人这才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门:“你早说啊……早说,就得加两千了!”

    “为什么,你月经不调啊,还来两次!”

    我一下子震惊了,他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之前你要去红灯区都没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吊销营业执照罢了,去你那丧事服务一条龙,运气不好恐怕还有生命危险啊,那地方邪门得很……”这司机此时此刻的表情显得很是害怕,“那丧事服务一条龙也开了好一段时间了,一直就是那个地方的禁地啊,你真的要去那个地方?”

    看到自称天不怕地不怕的月经哥,吓得那副模样,我不由得觉得很好笑:“就是一个丧事服务一条龙,有什么好怕的,你以前没有听过他们唱过歌吗……再说了,这东西本来就是和四人打交道的,你一个活人怕什么?”

    这月经哥很是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眼,这才继续说道:“开来,你是不了解这里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这可不是普通的丧事服务一条龙,这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可与其他那些赚死人钱的东西不一样,邪门得很……

    死人很正常,但那些人,都死在这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的门口那就有些不正常了吧,这么跟你说吧,从上个月开始,事情就不正常了……

    这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要么一个月不开张,要么就二十四小时营业一个月,而且在这营业的一个月里面,每隔几天就会死上几个人,而且这些死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死前都有在那丧事服务一条龙预定下一副棺材,然后没几天就死在了那门口……

    这个时候,就看见那丧事服务一条龙里面出来一个长得很是猥琐的老头,走出来,念几句话,放一把火,就着几把黄纸,把死在其门外的人给烧了……你说吓不吓人!”

    那丧事服务一条龙真的有这么邪门?

    我被这话吓得不轻,望着那月经哥说道:“这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他的门外,不交给警察,就把那尸体给烧了就完了,警察都不过问吗……你不是说哪里是红灯区,警察多的很吗?”

    “警察?出了事情,他们肯定要管啊,只不过在他们展开了调查之后,更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原来那些死在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的人,其实都在一个月之前就死了,都是自杀,而且死的地方还不是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不是凶杀,而是闹鬼了……要不是这里还是红灯区的存在,没人愿意会来这个地方。”

    哎呦,我艹,我就知道燕长弓不会给我安排一个轻松的差事,看来还是要和鬼打交道,得了,多的也不想,等一会儿,进去见到燕长弓这一切就清楚了。

    这司机知道了我的目的地之后,话都不敢说几句了,油门一踩,很快就把我送到了目的地,只不过车停下来的地方,离燕长弓的丧事服务一条龙还有个几百米,侧目一看还能看到一片清冷的旅馆保健院。

    看着那个司机很是胆小的模样,我也是乐的不行,将钱给了他之后,就往不远处的丧事服务一条龙走去,而这个时候,那月经哥喊住了我,递给了我一张名片:“小子,以后还有这样的事,记得叫我啊,随叫随到!”

    我本来没有打算再和他有任何的纠葛,但看到这人那笑的尤其猥琐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曾经的王子卫,心里一疼,收下了那名片,笑了笑道了声再会,这才和他分开。

    没走一会儿,我就走到了燕长弓丧事服务一条龙外。

    这家店铺,看上去尤为的怪异,整个风格就和五六十年代街沿边上的那种临街小铺,那门居然还是一块一块的木板拼成,要开门的时候,再从里面一块一块的拆卸下来,看上去就麻烦的不行,倒也有种时空穿梭的错觉。

    再加上,天色已晚,门口那个吊着的灯泡散发着鲜血一般的红光,那场面,看的我一阵头皮发麻。

    我走进在丧事服务一条龙内,发现燕长弓并不在其中,倒是柜台后面坐着一个看上去很是眼熟的人,和他对视了一眼后……

    哎呦,我艹!

    这人就是那个给我丧事服务一条龙地址的人!

    他既然要来这里,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回来,还让我被那个月经哥,硬生生的坑去了两千块钱。

    特么的,你难道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猪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