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四章 阴室选拔的推迟
    张九辛这话一出,顿时让现场异常悲壮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好半天,这才嬉笑着,对视了一眼,毫不留情的在他的心上用力的开了一枪:“他们只是很是诚实的在你的手上写出了你这身体上最为显著的特征罢了……我们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一个丑孙子啊,丑道兵……”

    一想到张九辛的道号,说着说着,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丑道兵这个称号,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就要重重的压在张九辛那稚嫩的肩膀上了,这样残酷的现实,你可让张九辛这个孩子以后怎么样该怎么做人啊……那酸爽,想想都觉得大快人心!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很简单了,张亮在说那些话后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一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工作人就过来告诉我们,凭借我们这次考核的名次,也就是道兵纹身,可以在相关的地方领取配套的道术和道器。

    这样突如其来的福利,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异常的兴奋么,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我,正当我打算跟着那些不明真相,却兴奋的练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吃瓜群众走出这间阶梯教室去看一看那些所谓的道术和道器的时候,那个张天士道士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悄悄地给我比了一个手势,把我带到一旁后,从怀里摸出了两张看上去很是古朴的卷轴,给我给指了一下离开这事务所的路径之后,点点头就跟随着那些听到可以领取道器和道术就兴奋的往外冲,甚至把带路的人都远远的抛在后面的大部队们,甚是无奈的朝外走去。

    看到那个人诡异的举动和现在莫名其妙就出现在我手中的古朴卷轴,反射弧本来就比较慢的我,还是忍不住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这两张卷轴,应该就是张亮给我的奖励吧,不过这样他这样偷偷摸摸的行为总给我一种走后门的感觉。

    不管怎样,这东西已经交到我手上了,自然就默认是属于我的东西了,我也没有什么顾忌,当即打开一张卷轴,之后就准备看看里面记载的究竟是什么。

    等我将那张卷轴打开的时候,顿时傻眼了,这张卷轴里面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一张破破烂烂,看上去轻轻吹上一口气就能让他变得四分五裂的白纸。

    就在我认为,这张卷轴就是某个人对我做的一个恶作剧,没好气的准备将它随意地扔到一边的时候,我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身上的动作顿时为之一滞,这些动作的大起大落,让我身体没怎么适应过来,差点就伤到了老腰。

    我突然想起张亮既然会选择用这样鬼鬼祟祟的方式把这些东西拿给我,只能这些东西很明显就不是凡物,使用的方法自然也不是那些凡物的方法,当然要不走寻常路,照我的猜测来看这东西多半是用执念写成的,自然要将执念来引入意识来查看就如同我之前感悟岳家拳那般。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我都是心念一动,分出一丝意念在那两张卷就上,顿时两篇书本的东西,就慢慢的浮现在我的意识海中,我仔细一看,这两本书上写着,太极拳和八极拳。

    我皱了皱眉头,太极拳和八极拳?

    这两种拳法,我从小就学过,基本功也比较扎实,那些口诀甚至都能倒背如流,难不成这些东西还能用来捉鬼不成,我撇了撇嘴,心里升腾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失望,心想预期拿这两个破烂玩意儿,还不如去那些存放道术和道器的地方倒腾倒腾,指不定还能找到一些我需要的东西。

    不过后悔也晚了,念到那张亮也是一片好意,我思来想去还是把这两张卷轴揣在怀里,准备以后当作小说来看着消遣吧。

    等这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张天师道士事务所。

    张九辛在这三个月里,应该不会离开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保护他的事情还落不在我的身上,他呆在这里反而要比待在我身边安全,因为我要去处理的事情还麻烦呢。

    至于在这精英道兵考核中结识的那些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定的接触参赛者们,我也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毕竟在三个月以后的考核中,我们可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能够稍微熟识一点,至少是有利无弊的。

    正当我走在去往燕长弓事务所所在的小山坳的路上时候,刚好想到精英道兵考核已经结束了,名次也下来了,阴室的选拔结果为什么还迟迟没有出来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迷茫的眼神中,递给了我一张纸条后,便快步消散在了我的视野中。

    我还沉浸在那诡异的一幕中很是无法自拔,发个传单有必要这么高冷吗?

    好半天之后,我才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这张纸条,当看到这纸条上写的字,然后我的瞳孔不由得缩了缩,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阴室的消息来了!

    “阴穴的控制者的候选人,你好!经过了我们这一轮的筛选,本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最终结果,但因为不可控的因素两位候选人被分在了不同的事务所,而且都成为了子道兵,所以无法判断出你们的胜负,为了保持公平公正,经过阴室高层人员决定,将把这次的选拔推迟到三个月后的精英小道士的考核结束,规则较上一次没有任何的改变,在这三个月,期间所有的候选人均不得回到阴穴,并且不能在私底下进行的交锋,违者将会直接抹杀!”

    当我看到纸条的末尾之后,纸条又发出了一阵熟悉的灼热感,我把纸条随手扔到一边,看着它慢慢的化为了灰烬,脸色慢慢的难看了起来。

    “我穿越风与大海,也成穿越人山人海,把吃奶的力气都使用了出来,才成为了一个子道兵,然后你就这样轻飘飘的告诉我为了公平公正,又要将选拔继续推迟,你以为你是拖堂的老师啊……特么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究竟在哪里?”(未完待续。)